返回上一頁 138、互相擁抱 回到首頁

138、互相擁抱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138、互相擁抱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訂閱比例不足是會看不到最新更新喲。請支持正版,感謝!

可能排隊太無聊了,前面的oga大媽開始找人攀談,她自來熟地回頭問:“小伙子,一個人嗎?”

林昕微微抬眼,沉默地看她。

大媽不等林昕回答,自顧自地開始倒豆子。“宇宙真是太大了,探個親得在太空飛一兩個月。就說我那閨女,嫁了個朱雀王國的apha,移民井木星,我三年沒在現實里見過她了。這不,昨天在虛擬世界里碰面,說生了三胎,她一個人照顧不過來,要我去幫忙。如果在地球,我乘懸浮車咻一下就到了,可去井木星要乘一個月的飛船,你說累不累人?”

林昕不知自己該怎么回答。

他一向不擅長與陌生人打交道,尤其像這樣愛嘮嗑的大媽,一旦交談,沒半個小時恐怕聊不完。

見他不言不語,站后排的年輕女b接話說:“是累人!我弟弟在白虎聯盟當交換生,也有小半年沒聯系了,我媽一直催我去看望。”

大媽找到知音,隔著林昕,和年輕女b暢談,把家里芝麻綠豆般大的小事兒都倒出來,扯東扯西,兩人像忙碌的蜜蜂般在林昕的耳邊“嗡嗡嗡”。

林昕捏著空了的營養膏殼,考慮要不要跟后面的女b換位置。

正思索著,大媽又把話題繞到他身上。

“小伙子,你去哪個星球?順路的話,要不要一起?”

“你也是beta?成年了嗎?”

前后夾擊,林昕不得不開口:“我成年了,去宇宙漫游,沒目的地。”

兜帽遮了少年大半張臉,看不清長相,但清澈干凈的聲音,聽在耳朵里十分悅耳,兩人不約而同地露出驚訝的神情。

“哎喲!小伙子你的聲音真好聽,不會是歌手吧?”

“哇!歌手?平時在哪個網站直播?告個id號,我去關注!”

林昕蹙眉,從衛衣兜里掏出一個黑色的口罩,輕咳兩聲:“抱歉,我有點感冒。”

雖然這年頭醫術發達,疑難雜癥大多得到治療,但更新換代迅速的流感病毒,對人類仍有影響。

見林昕戴上口罩,大媽和女b的反應一致,離他一步遠,歇了交談的心。

感冒發燒不可怕,鼻塞流涕頭痛卻很難受。

世界瞬間清靜了

林昕暗吁長氣。

半小時后,終于輪到大媽,她買了十點的票,拖著行李去安檢處。

林昕站在自動售票機前,刷了下身份識別器,進入售票程序,盯著八點半前往朱雀王國翼火星的票,略一遲疑。

星際四國中,唯獨朱雀王國的oga地位最高,因為掌權者是位女o。自她上臺后,女o增加了很多福利和保障。聽剛剛的大媽說,她的女兒憑優秀的能力和口才,在木井星當了一名律師,名利雙收。

一個尊重女o的國家,應該不會歧視男o吧?

林昕抿著唇,點了購買鍵。

“黃總,物在九翔航天站買了前往翼火星的船票!”

虛擬屏幕里,穿黑色風衣的男a恭敬地向上司匯報情況。

黃先生指尖夾著雪茄,慢條斯理地吸了一口,看向懸浮車外面的風景,吐出一團煙霧,車載空氣過濾器運轉,迅速吸走煙霧。

“九翔航天站?呵”他輕笑。

物的腦子很聰明嘛!

特地選擇離家最遠的航天站,等父母發現他的行蹤,根本來不及趕過去阻止他。

畢竟隔著一千公里的路程,乘最快的懸浮車也得四個小時,而那個時候,他已經坐上宇宙飛船離開地球了。

可惜,物低估了“未婚夫”的身份。

明面上,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總裁,暗地里卻是星際最大的走私商,與星際海盜合作無間,互助互利,二十年間,創下了龐大的財富。

這些財富為他和星際海盜在各國換取了無數的利益和資源。

原本他對男o興趣不大,但送上門的商品,哪有拒絕的道理?

深入了解后,他對這個小男o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一個實力不亞于apha的oga,難能可貴,相信前往暗星拍賣會所的各國權貴都會為之瘋狂。

oga的基因越優秀,生下的apha越強大。

權貴們為了得到優質o,無所不用其極。

至于林昕為什么擁有如此強大的基因,黃先生特地調查了一番。

這一查,便查出原因了。

林家是地球的大家族,嫡系出了數位將軍,最著名的是兩百年前的黑龍上將,他的宇宙軍艦為青龍共和國的疆域擴大了數倍,后來在一場與外星異獸的戰役中犧牲了,被奉為永錘不朽的大英雄。

之后二百年,林家逐漸沒落,到了當代,嫡系只出個上尉,旁系淪為平民。

林昕父母便是旁系。

沒了家族的蔭護,他們不過是普通老百姓。

但強大基因,是刻在血脈里的東西。

如果林昕分化成apha,未來成就不比黑龍上將差。

然而,造化弄人,他成了oga,被一對無知的父母放棄了。

“加派人手,務必在四個小時內抓住他。”黃先生對下屬道。

“是!黃總!”下屬結束視頻通話,馬不停蹄地展開捕行動。

黃先生吞吐煙霧,命令懸浮車智能改變航道,飛往九翔航天站。

小男o以為自己的逃跑計劃萬無一失,卻不知道他黃云琨的勢力遍布整個地球。只要一通電話,即可在最快的時間內招集人手,布置在九翔航天站圍。

既是他的囊中之物,豈會輕易丟失?

很期待小東西見到他后,將會露出怎樣可憐兮兮的表情。

把雪茄往煙灰盤里一按,黃先生撥打老友的電話。

“二當家,我要提價。”

“”

林昕買完票,準備前往安檢口,經過一家蛋糕店,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

今天是他的生日。

以前生日,媽媽都會給他做蛋糕。

今天,他孤身一人在航天站,將離開地球,去陌生的星球。

少年雙手插在運動褲兜里,呆呆地望著櫥窗柜里漂亮精致的蛋糕樣品。

為什么別人家的父母對自己的孩子那么關心?

那位oga大媽提起女兒時,言語里充滿了自豪,隔著遙遠星系,也要乘宇宙飛船去探望。

反觀自己的父母,以他為恥,不顧他的意愿,拿他當籌碼,換取四百萬巨款。

說好聽是彩禮,說難聽分明是賣身錢!

金錢蒙蔽了他們的雙眼,連黃先生看他怪異的眼神都分辨不清。

那雙滿是算計的眼睛里,哪有一絲一毫的感情?

當父母商量著生二胎時,他終于確定他被拋棄了。

林昕握緊拳頭,兜帽下的神色黯然。

他不甘心受人擺布,乖順了十八年,唯一一次叛逆。

他逃了。

大神給了他希望。

教他格斗術和精神源,大大提高了他的擂臺賽勝率。

僅僅十天,他一共贏了三百七十萬獎金。

一百三十萬買了出門必備品。

三萬買了星際船票。

十七萬生活費。

剩下的兩百二十萬,他打算飛船進入太空后,轉給父母。

婚事吹了,彩禮得還給黃先生,賠給醫院的兩百萬拿不回來,他這兩百萬正好墊上,另外的二十萬,加上之前給母親的十二萬,共三十二萬,頂這十年的學費吧!

至于養育他十八年的錢,等他以后賺了再還。

林昕望著櫥窗柜里最大的蛋糕,一臉倔強。

可能少年的身影太落寞了,引起了蛋糕店服務員的注意。

“你好,要買蛋糕嗎?”

甜美的女o聲音突兀地響起,林昕回神,臉頰微微發燙。

“我們店里的蛋糕都是今天做的,有大有小,您看看,需要哪個,要是都不喜歡,還可以定做。”服務員笑容親切地引著少年進店。

林昕被說得心動了。

看著櫥柜里各式各樣的蛋糕,他一眼相中了一個巴掌大的奶油草莓蛋糕。

服務員瞧出他的意向,介紹道:“這個蛋糕里面有巧克力夾層,甜而不膩,小朋友都愛吃。價格不貴,只要五十星際幣。”

五十星際幣?

這對于開在航天站的店鋪來說,確實不貴。

林昕決定對自己好一點。

“我要一個。”

“好的。”服務員動作麻利,取出蛋糕,裝進可愛的盒子里,用絲帶打包好,“需要蠟燭嗎?幾歲?”

林昕頷首。“十八。”

“請稍等。”服務員彎腰從柜子里拿出數字一和八的蠟燭,裝進盒子上面的卡槽里。

林昕用識別器付了錢,從服務員手里接過蛋糕盒。

“別動。”

不知什么時候,他的身后站了一個高大的男人,對方壓低聲音警告,同時,林昕感到自己的后腰被頂了一個硬物。

幾乎不用猜,便知那是一把手槍。

林昕手一抖,差點拿不住蛋糕盒。

服務員面露困惑之色,狐疑地打量站在少年背后的風衣男a。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