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29、十八年前 回到首頁

129、十八年前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129、十八年前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訂閱比例不足是會看不到最新更新喲。請支持正版,感謝!優質a一向以高壯為榮。

林昕分化前的身高是一米八,分化后縮了兩公分,之前在登陸界面,更新數據后的身高是一米七八。

眾所周知,敢在a5區當擂主的,大部份是成年a。

所以,當一米九五高的挑戰者看到“嬌小”的擂主時,先入為主地以為他是“小孩”,甚至饒有興趣地低頭打量。

身高差帶來的壓迫感太強了,林昕本能地往后退,拉開與挑戰者的距離。

意念一動,開啟窺視功能,查看對方的資料。

id:玄冥

性別:apha

精神力:???

體力:???

敏捷:???

防御:???

一排問號看得林昕也頭冒問號。

是他窺視的等級太低,還是a5區的玩家等級都高得離譜?

林昕以前沒進過a5區,只知這里是成年a的專場,因為獎金高,才無所畏懼地當擂主。

只是,他的運氣太背了,遇到的第一個挑戰者便是神級玩家。

機甲世界的規則,等級差超過五級以上,低級玩家不能窺視高級玩家。

反之,高級玩家可輕松窺視低級玩家。

李曜饒有興趣地打量眼前的小家伙,他難得上機甲世界打擂臺,排到的第一個對手竟然是個小崽崽?

犀利的金眸輕輕一掃,他將林昕的信息看得清清楚楚。

id:破軍

性別:隱藏

精神力:五級中階

體力:三級中階

敏捷:四級高階

防御:四級下階

“小孩,你的天賦不錯,適合去a3區做擂主。”李曜提議。

林昕深吸口氣,手指捏著卡片,將精神力注入其中。

他當然知道a3區好混,可是獎金太少,時間倉促,不好籌錢。

卡片吸收了精神力,上面的圖案亮了起來,沖出一道光落在擂臺上,凝聚成一架高達十五六米的藍色格林機甲。

“開始戰斗。”林昕沒有廢話,縱身一躍,矯健地跳進機甲胸部的駕駛艙。

駕駛艙里面空空如野,只有一個圓盤般的托架,托架中心冒出一道藍色的光柱,林昕往光柱里一站,立即有兩條生物數據線貼在他的太陽穴,連接腦神經,剎那間,他的意識與機甲二合為一。

擂臺上,藍色機甲展開翅膀,向后滑行,抽出腰間的長劍,擺出迎戰的姿勢。

“請指教。”少年的聲音通過機甲擴音器傳出,在空曠的擂臺上回蕩,顯得格外清冽。

李曜的眼里流露出一絲欣賞,將手里的卡片往上一拋,金光閃過,他的身后冒出一架華麗的暗金色格林機甲。

“請指教。”

戰斗一觸即發。

三十秒后,藍色機甲轟然倒地。

光散去,機甲消失,林昕渾身是汗地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一招秒殺!

他竟然被挑戰者一招秒殺了!

對手的實力究竟恐怖到什么境界?

還是說,a5區的玩家都這么厲害?那他還有贏的機會嗎?

兩萬獎金太難拿了。

林昕望著擂臺上面的星空,喪氣。

“還好嗎?”李曜從機甲里出來,來到少年身邊,關心地詢問。雖然他已經手下留情了,但未經戰場磨練的少年太過脆弱,一招都沒招架住,便倒地了。

少年靜靜地躺著,散發出頹喪的氣息,李曜過意不去,半蹲下朝他伸手。

林昕慢慢地轉動眼珠,定定地望著近在咫尺的手。

修長、寬大、骨節分明、膚色偏暗,拇指和食指的夾縫間和掌心都有繭子,這是一只習慣握槍的手。

他是現役軍人!

“怎么?”小孩遲遲沒有反應,李曜俯身,靠近他,銀發如絲,垂掛而下。

林昕遲疑地握住男人的手。

對方稍一用力,拉他起身。

“謝謝。”他小聲地說著,禮貌地松手。

“不客氣。”李曜低頭審視。

雖然小孩隱藏了性別,但敢來a5區當擂主的,肯定是apha。不過他的個頭太小,身體更單薄,年紀應該不超過十四歲,還是剛分化的小崽崽呢!

李曜眼里閃過一絲善意的笑意,鼓勵地揉揉小崽崽的頭發,柔軟的觸感令他有些愛不釋手,于是多揉了幾下。

機甲世界的擬真度是百分之一百,腦袋被寬厚的手掌按了按,林昕有片刻的呆滯。

從來沒有人這樣摸過他的頭。

“你很棒。”李曜稱贊。

棒?

他都被一招秒了,哪里棒了?

少年不解地仰起頭,面具擋了臉上的表情,烏黑清亮的眼睛卻透露了他的想法。

李曜屈指輕彈他的額角,說道:“你堅持了三十秒。”

林昕捂住被彈的地方,心里絲毫沒有被稱贊后的歡喜。

他們對峙了三十秒,接著他眼前一花,連對方的招式都沒看清,便被擊中能量源,瞬間倒地。

見他困惑,李曜難得耐心地解釋:“一般擂主看到我,連機甲都不召喚,直接認輸。”

林昕抿嘴。

所以,他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愣頭愣腦地迎戰了?

果然,a5區高手如云,深不可測。

林昕迷茫。

不知道憑自己的實力能不能在a5區賺到錢。如果對手都像男人一樣強,他還有繼續的必要嗎?

沒有錢,如何還債?

真的要像貨物般被父母“賣”給有特殊癖好的有錢人嗎?

小孩身上散發出悲傷的氣息,李曜以為自己打擊了對方的自信心,于心不忍,安慰道:“你還小,有很大的成長空間,以后成為軍人,上戰場多磨練磨練,不僅提升實力還可形成自我風格。”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小孩身上的悲傷氣息更濃了,耷拉著腦袋,連頭上的小呆毛都無精打彩地下垂了。

李曜:???

“沒有機會了”林昕低喃。

李曜皺眉:“什么?”

林昕沒有解釋,從虛擬包裹里拿出恢復原狀的機甲卡,往擂臺旁的操作臺走去。

沒有時間悲春傷秋,他要開啟第二場擂臺賽。

李曜瞅著小孩寞落的背影,古銅色的手摸了摸光滑的下巴。

“等等。”他喚住小孩。

林昕的脊背微微一僵,停下腳步,回頭平靜地看向男人。

李曜道:“要不要跟我學幾招?”

林昕沉默。

李曜含笑道:“不收學費,幫你增加在a5區的勝率。”

少年身上瞬間注入一絲活力,眼睛晶亮,燦若星辰,他毫不猶豫地走回擂臺,站在男人面前,雙腳并攏,右手一抬,行了個標準的軍禮,聲音清脆地道:“謝謝教官。”

李曜一怔,搖頭道:“不用喊我教官。”

林昕眼神執著。

被退學,他失去了學習的機會,如今有人愿意教,他求知若渴。

小孩太認真了,李曜收起輕漫的心態,拿出真本事,慎重地對待。

陽光從窗簾縫里射進來,照亮了房間的一隅,擱在桌上的電子鬧鐘“滴滴滴”地響起,床上蜷著的少年困盹地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坐起來,伸手按掉電子鬧鐘,一看時間顯示八點整了,精神一振,完全清醒了。

林昕掀開被子,迅速下床,進浴室洗漱。

昨晚那位叫“李曜”的大神確實有本事,教了兩小時,他受益匪淺。

a5區的挑戰者果然名不虛傳,每個人都很厲害,如果沒有李曜的教導,他一定會輸得慘不忍睹。

林昕朝鏡子看了一眼,忽略變化相貌后的自己,快速地刷牙。

昨天十場擂臺賽,只贏了一場,今天他必須增加場次數,爭取多贏多賺。

“叮咚叮咚”

門鈴的聲音。

“來了。”林母應了一聲,將從保鮮箱里拿出來的營養膏放在餐桌上,快步過去開門。“老公,你”

林母倏地收聲,詫異地看向立在樓道里的綠色機器人。

“您好,我是快遞員0993號,請問林先生在嗎?我來攬件。”

“呃?”林母以為按門鈴的人是一夜未歸的老公,哪知是快遞機器人。不過,她不記得家里要寄東西呀?

“您好,請問林先生在嗎?”機器人禮貌地又問了一次。

林母正要回答,身后響起少年的聲音。

“在。”

林昕抱著兩個打包好的盒子,站在玄關處。

林母讓開身,驚訝地問:“小昕,這是什么?”

“機甲模型。”林昕越過她,把盒子遞給機器人。

機器人掃描他的身份識別器,確認他是下單的客戶,打開肚子,將盒子塞了進去。

“很高興為您服務,攬件成功,已給您發送訂單號。”機器人收完件,坐電梯離開了。

林母關上門,皺眉問兒子:“怎么想到賣機甲模型?”

“留著沒用。”林昕點了點識別器,給母親轉賬。

“滴已入賬六萬五千三百元星際幣。”電子音響起,林母瞪直了眼,盯著識別器彈出的小提示框,半晌,她驚異地問兒子,“兩個模型賣了六萬多?”

機甲模型比房子都貴!

“不是。”林昕垂眼,長而密的睫毛輕顫,“模型共賣了四萬一,我在機甲世界打擂臺賺了兩萬,還有四千三是以前攢的零花錢。”

一共六萬五千三百元,全都轉給媽媽了。

“小昕”林母眸中含淚。

“媽媽。”林昕抬眼,堅定而期盼地望著她,“我會努力賺錢還債,所以可不可以不要”

話未說完,大門被從外面打開,林父紅光滿面地進來,身后跟著個衣服鮮亮的高大男人。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