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26、真實實力 回到首頁

126、真實實力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126、真實實力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訂閱比例不足是會看不到最新更新喲。請支持正版,感謝!少年一骨碌從男人的懷里爬了出來,往后一退,脊背緊緊貼著帳篷墻壁,正襟危坐。

“對對不起”

黑暗中,林昕仍能清晰地感受到男人銳利的視線,心里更慌了。

他也不知自己為什么要說對不起,就是覺得不好意思。

對于大部份apha和oga而言,信息素契合度是擇偶的條件之一,尤其是那些有權有勢身份地位高的人,更加看重。

因為信息素契合度越高,ao夫妻的感情越融洽,否則產生排異現象,感情破裂,夫妻成怨偶。

但是,任何事都是相對的。

不是所有信息素契合度高的ao,都愿意成為伴侶。

一位激進派的社會學家曾說過:依賴信息素契合度最終不過是淪為欲望的奴隸!

那些追求精神境界,向往理想人格的ao們,對信息素契合度不屑一顧,他們認為只有經歷感情磨煉,同甘共苦過的伴侶,才有資格走進婚姻的殿堂。

林昕分化時間短,信息素運用只限于攻擊和防御,其它方面雖不熟練,但能辨識對方是否單身。

很顯然,大神還單身,因為他的信息素非常純粹,不含任何oga的味道。

作為玄武帝國的元帥,赫赫有名,想成為他伴侶的oga一定不計其數,可是他到現在還沒有標記oga,是不是說明,他是追求精神境界的那類人?

如果是,自己的存在會不會成為大神的困擾?

林昕黯然。

從和大神認識后,他只有一點奢求。

提高實力,立志成為機甲戰士,實現自己的理想。

他想告訴那些歧視他、拋棄他的人,性別決定不了他的人生價值。

不管是o還是a或是b,他就是他,拒絕被人擺布,更拒絕成為他人的依附。

想通了,冷靜下來,林昕認真對男人說:“教官,我只想成為你的兵,為不造成你的困擾,我一定會控制好自己的信息素,絕對、絕對不會求你標記!”

寂靜的夜里,少年的聲音特別清脆。

李曜保持側躺的姿勢,單手支著頭,有些哭笑不得。

小孩糾結了大半會兒,就得出這么個結論?

他一直單身到現在,的確和信息素契合度有關。

作為精神力sss級的apha,信息素非常霸道,契合度不高的oga根本無法承受他的標記,嚴重的可能會死亡。

除此之外,他一心撲在事業上,暫時沒有想要標記的人,于是結婚的事就擱置了。

顯然,小孩誤會了。

李曜坐起身,靠近林昕,寬厚的身體在黑暗的襯托下,顯得異常龐大。

林昕呼吸都淺了,忐忑地揪著被單。

李曜的手掌往他腦袋上一按,用力地揉了揉,低笑道:“你一個小孩子都在想什么?”

林昕被男人揉得有點蒙。

放過小孩的腦袋,李曜重新躺下,耐心地解釋:“我偽裝去拍賣所的目的是抓捕龔越,對拍賣品不感興趣,直到聞到熟悉的信息素,才認出臺上的oga是你。”

林昕很聰明,一點即透。

大神是先認出他,后參與競拍,而非因為信息素契合度高,才加入競拍。

前者是救人,后者是滿足自己的欲望。

兩者意義截然不同。

想通了,林昕放松地垂下肩膀。

李曜見小孩不再糾結,敞開懷抱,道:“再不睡,天要亮了。”

林昕沒有遲疑,主動撲過去,小臉深深地埋進男人的懷里,充滿了依賴。

李曜翹起嘴角,拉上被單,溫柔地撫摸他的背。

雖然信息素契合度百分之一百的oga可遇而不可求,但是他還不至于卑鄙到對一個未成年的小o崽出手。

何況,這個小o崽志向遠大,擁有不輸于apha的實力,是不可多得的可造之才,前途無量,怎么舍得禁錮,使他成為籠中鳥?

李曜并不否認自己對小孩的喜愛,這種喜愛可能還沒達到心動的程度,將來是否標記彼此,選擇權在小孩手中。

他要做的,是守護,是等待,是給予小孩成長的空間。

李曜微微低頭,聽到懷里小o崽發出的酣睡聲,失笑。

十八歲,還很小呢!

林昕睡了一個好覺。

從成為oga后,他已經很久沒有睡得這么香甜這么深沉了。

動了動身體,他迷茫地睜開眼睛。

床上只有他一個人,枕頭上留有淡淡的冷杉信息素,帳篷里很安靜,沒看到大神和機甲球的身影。

林昕一下子清醒,翻身坐起,抓過丟在床尾的運動褲,利落地套上。

“咔嚓”

帳篷的門被推開,高大的銀發男人走了進來,身后跟著一只滿是疙瘩的機甲球。

看到剛要下床的少年,李曜打招呼:“午安,小破軍。”

“午午安,教官。”林昕回應。中午了嗎?他竟然睡了這么久。

玄冥越過主人,飄到林昕面前,開啟話嘮模式。“嘿,小破軍,你知道這顆星球的質量和你的首都星地球一樣嗎?自轉一周大約要二十六個小時,早晚溫差不大,氣候穩定,非常適合人類移居。早上我和元帥出去逛了一圈,森林里到處是異獸,沒有人類活動的痕跡。所以我推斷,這是一顆處在未知星域的未開荒星球。”

“未知星域?”機甲球說了一堆話,林昕只注意到最后一句,他擔憂地望向大神,“能連上星際網嗎?”

他的身份識別器被走私販拿走了,手頭沒有任何可以連網的東西。

“不能。”李曜拖過椅子,坐了下來。他個子高,塊頭大,站在帳篷里顯得特別擁擠。“這里是異獸星球,我們所在的這片森林里大多是低階異獸,最高只有三階。”

機甲球飄到桌上,補充道:“如果你們想離開這里,必須修復我,但是,修復所需的材料只有六階異獸身上有。小破軍,你敢不敢和我們一起去尋找六階異獸?”

林昕聽到“六階異獸”不由自主地睜大眼睛。

困擾人類上千年的星際異獸共有七個等階,六階相當于異獸中的貴族,擁有超自然力量,能離子化,侵占人類身體,竊取記憶、知識、身份等,喜歡潛入人類社會活動。

星際四大國每年都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抓捕這些六階異獸,但效果甚微。

六階異獸不僅厲害,它們全身都是寶。

現代科技的發展,離不開異獸。比如,機甲、空間道具、宇宙飛船等等,都需要大量的高階異獸做材料。

為此,官方和民間都有專門捕星際異獸的組織。

普通機甲的材料,用四五階異獸綽綽有余,玄冥是高級生物機甲,用的當然是六階以上的異獸。

其實他沒和小朋友說,玄冥的能量源是七階異獸的晶核。

四大國探索宇宙上千年,總共只捕到五頭七階異獸,分別打造了玄冥、窮奇、饕餮、白澤、燭龍五架超級生物機甲,其中玄冥和窮奇在玄武帝國,饕餮在白虎聯盟,白澤在朱雀王國,燭龍在青龍共和國。

如今,窮奇沒了,全星際只剩四架超級機甲了。

見小孩驚訝,李曜微笑道:“我們可以一邊尋找六階異獸,一邊訓練,怎么樣?”

林昕頭上的呆毛一翹,眼睛明亮,堅定地道:“好!”

李曜道:“既然你喊我教官,那我就給你定制一個訓練計劃。先說好,我當教官很嚴厲,中途不能喊停,更不能退出。”

林昕雙腿一并,昂頭挺胸,抬起右手向他行了個標準的軍禮。

“教官請放心,哪怕腿斷了,我也會堅持到底。”

小孩認真而執著,李曜也不含糊,開始打腹稿。

小o崽和小a崽不同,天生細皮嫩肉,經不住粗暴的操練,他得仔細琢磨訓練計劃。

趁天色還早,兩人一球收拾膠囊帳篷,穿上野外作訓服,離開山洞,踏入森林。

然而,走了兩小時,殺了十幾頭攔路的二三階異獸,來到一個風景優美的小湖泊,準備稍作休息時,發生了一點小意外。

當時的情況是,林昕蹲在湖邊,潑了些水洗臉上的汗和灰,突然有東西從水里冒出,正面射向他的眼睛,他警戒地偏頭,緊接著右耳垂一疼,空間耳環被那東西咬住扯掉了。

旁邊的李曜行動迅速,一把將他攔腰抱起,閃電般地往后退去,瞬間張開精神力防御壁,“噼里啪啦”,擋下無數條細長的蛇魚攻擊。

林昕捂住流血的耳朵,面露慌亂。

空間耳環里有發情期抑制劑!

應該喜歡吧!

因為大神說,他是他家的小孩。

林昕兩頰微微泛紅,男人的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柔軟的唇似有若無地貼著他的脖子,那片肌膚異常敏感。

少年不由自主地偏頭,跳過這個話題,問道:“你可以變回機甲球嗎?”

玄冥道:“可以。墜落前,我特地保留了一點能量,以備不時之需。”

林昕松了口氣:“哦。”

只要能變回機甲球,就能帶它一起離開了。

不愧是頂尖生物機甲,皮糙肉厚,經得住折騰。

玄冥驅動能量源,機體發出“咯嗒咯嗒”的聲音,十秒后,所有零件縮小,重新組合,凝聚成一個滿是疙瘩的金色小球。

小球飄浮著跟隨林昕,一起來到坑邊。

“需要幫忙嗎?”機甲球往上飄了幾米,詢問。

“不用。”林昕抬頭目測高度。

坑深約十米,坑壁光滑,沒有落腳點,背著大神徒手攀爬,絕對沒那個體力,好在他有工具。

少年給自己戴了一雙手套,這雙手套由特殊金屬打造,厚實柔軟,內置精巧的機關,右手輕輕一撥,掌心彈出一根頂部帶釘爪的鋼繩。

釘爪深深地嵌進坑壁,林昕抓緊鋼繩,用力扯了扯,確定爪力足夠牢固了,繼續撥機關。

“嗖”

但見鋼繩倏地縮短,迅速將兩人帶了上去,即將撞上坑壁時,林昕腿一蹬,穩住身體,左手朝上射出鋼繩,釘爪嵌入更高的坑壁,右手的釘爪變形,輕而易舉地脫離。

左手鋼繩收縮,林昕再次往上竄。

兩三次后,他順利離開大坑,然而,還沒站穩,整個往前一撲,趴在了地上,兩條手臂像廢了般,不斷顫抖,而背上的男人越發沉重,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跟著飄上來的機甲球見狀,關心地問:“你還好嗎?”

“沒事。”林昕微喘氣道。

手臂瞬間承受重量,肌肉有點拉傷了。

少年的臉壓著地上的草,聞到泥土的氣味,暗自下決心。等離開這里,他一定要加強訓練,恢復以前的耐力和體力。

“咔嚓,咔嚓。”

林昕抬頭,疑惑地望著飄在空中的機甲球:“你在做什么?”

如果他沒聽錯,剛剛那個是拍照的聲音。

“哦,拍照順便錄視頻。”玄冥語氣坦然,絲毫沒有被抓包的尷尬。

當然,如果機甲會尷尬的話。

林昕頭上的呆毛都翹起來了,一臉問號。

玄冥繞著地上的兩人拍了一圈,解釋:“記錄我們在陌生星球的歷險過程,等元帥醒來后,讓他看看,你帶著昏迷的他多么辛苦。將來如果有需要,你可以憑這些證據向元帥索要一些東西。”

林昕:

他從來沒有見過會坑主人的機甲!

大神知道自己的機甲胳膊往外彎嗎?

“我不要。”少年垂眼低語,“是教官救了我。”

如果沒有遇到大神,他不知道自己將會陷入怎樣可怕的黑暗中。在穿越蟲洞時,大神寧可耗盡精神力也要護他周全。

這份情義,他一輩子都還不清。

現在不過是背一背休眠中的大神,實在微不足道。

機甲球上下飄蕩,圓滾滾的肚子亮起一道v型的金光,恍然大悟地說:“所以,你要以身相許嗎?”

林昕好不容易站穩,聽到它的話,差點再次撲街。

“什什么?”他舌頭打結。

“不是嗎?我以前在網上搜過遠古時期的,大俠救了小姐,小姐都以身相許。”玄冥說。

林昕瞪眼。

為什么一個頂尖的戰斗機甲會去搜遠古時期的?

抬頭看看只剩半邊臉的夕陽,他皺眉道:“我們先離開這里,找一個安全的地方。”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