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23、開始比賽 回到首頁

123、開始比賽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123、開始比賽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訂閱比例不足是會看不到最新更新喲。請支持正版,感謝!

“請beta、oga醫生和護士盡快前往分化科a區進行支援!”

“緊急通知!緊急通知”

分化科a區,到處彌漫著濃郁純正的蘭花草香味,清芳幽遠,醉人心脾,凡是嗅到這股信息素香味的apha,無不臉色大變,爭先恐后地往外跑。

與外面的混亂相比,躺在病房床上正在進行分化的林昕,睡得一臉香甜。

他感覺身體好像浸在溫泉里,被泡得酥軟,四周霧氣氤氳,如夢似幻,溫水慢慢地滋潤著肌膚,每一個毛孔都舒展開來了,沉沉浮浮。

他伸展四肢,享受泉水對肌膚的滲透,神情氣爽,靈魂似出竅了般,飄啊飄,飄到了浩瀚的宇宙,無數星光從四面八方凝聚過來,將他團團圍住。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只覺額頭發燙,眉心刺痛,一股龐大而神秘的力量突然鉆入腦中,痛得他撕心裂肺。

他在虛無的宇宙里吶喊,雙手死死地按住額頭,想把那股力量拽出來,然而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濟于事。

不知過了多久,熬過最痛苦的時刻,疼痛漸漸地遠去,溫泉再次包圍住他,靈魂回體,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林昕緩緩地睜開眼睛,陌生的環境令他瞬間清醒,掙扎著從病床上起身,頭暈目眩,好一會兒,緩解過來,他困惑地打量四周。

這不是他之前住的病房。

粉嫩的布置,充滿了少女氣息。

病房里只有他一個人,一向關心他的媽媽沒有陪在身邊。

他慢慢地展開五指,再緊緊地握攏,感到體內精神力充沛。

這就是分化成apha的效果嗎?

不僅精神力等級提升了,連五感都有了質的飛越。

他的心臟“噗通、噗通”地跳著,激動又欣喜。

是apha,他就可以留在東華軍事學院,成為正式的機甲生了!家里不僅揚眉吐氣了,父母也能在眾親戚面前抬起頭了。

林昕按住胸口,略長的劉海下,一雙烏黑漆亮的眼睛,燦若星辰。

“醫生對不起”

飽含歉意的女人聲音似有若無地從半掩的門外傳進病房,林昕微微側首,有些怔愣。分化后的聽力太好了,他一下子分辨出這道疲倦又卑微的聲音屬于自己的母親。

他掀開被子下床,赤腳踩在冰涼的瓷磚地上,一步步地接近門口。

女人的聲音更清晰了。

“真的對不起這孩子之前雖然是beta,但他的實力很強,所以我們一直以為他會分化成apha”

“黎女士,作為醫生,我同情你的遭遇,也為孩子的未來擔憂,可是發情期散發出來的信息素,對apha病人的影響很大,這次事故,給醫院造成了不小的損失,不單是物質上的還有名譽上的我們考慮到你們的經濟條件,已經將賠償金調到最低了。”

林昕靠近門,手輕輕地放在把手上,透過門縫,隱約可見一個女人低著頭背對他,站她面前的醫生戴著無框眼鏡,一臉遺憾。

他不是負責化分的apha醫生。

林昕疑惑。

“兩百萬星際幣我們實在賠不出啊!”女人激動而嘶啞地乞求,“李醫生,拜托你能不能再商量商量?我們不是故意的!男孩子化分成apha不是普遍的事嗎?而且而且醫院沒有事先檢查,直接送孩子去分化a區,這怎么能全怪我們?”

“黎女士你先冷靜。”面對即將崩潰的母親,醫生委婉地勸說。

“我的孩子分化成oga了,怎么冷靜得了!”

高分貝的尖叫像一把冰冷的尖刀,扎進林昕的耳朵,穿透了耳膜,刺痛腦神經,令他整個人都蒙了。

媽媽在說什么?

oga?

他?

不是apha嗎?

“咿呀”

病房的門拉開一半,露出少年蒼白的臉。

女人微驚,慢慢地轉身,布滿血絲的眼睛,復雜地望著門口的削瘦少年。

“小昕你”

林昕的手指無意識地摳著門框,小心翼翼地問:“媽媽,我成功分化成apha了吧?”

他的精神力提升了,他的五感敏銳了,他甚至能捕捉空氣中游離的帕物質,這些都是apha的特性,不是嗎?

女人張了張嘴,避開兒子期盼的眼神,沉默以對。

beta醫生推了推眼鏡,殘忍地陳述事實。

“林同學,恭喜你分化成為青龍共和國第四位男性oga!”

擺設簡單的房間里,窗簾緊閉,燈光昏暗,林昕雙腿縮在椅子上,坐在光腦前,白得仿佛透明的手指在虛擬鍵盤上快速地打著字,虛擬屏幕瞬間跳出三個頁面,并排懸浮在半空。

他咬著手指,視線落在正中間的頁面上。

“蔣汀,青龍共和國第一位男性oga,出生于星歷230年,十三歲分化”

林昕點著虛擬屏幕往下滑,仔細地瀏覽他的生平。

五百年前,人類受外星異獸影響,分化出六種性別,根據生殖特征,歸為apha、beta、oga三大類型。

其中,男apha、女oga、以及男女beta為普遍人種,女apha和男oga為稀有人種。

稀有人種里,女a的分化率或許有萬分之一,而男o的微乎其微,這就造成全星際的男o屈指可數。

蔣汀是青龍共和國歷史上第一位男性oga,距今三百年,十三歲分化后便住在研究所,奉獻了一生,享年68歲。

和星際人200歲的平均壽命相比,68歲的蔣汀屬于英年早逝。

林昕感到有些寒冷,尤其是腳丫子冷得像冰塊,他用手搓了搓,企圖利用摩擦產生熱量。

搓了半晌,腳丫子恢復了一點知覺。

拖過第二個虛擬頁面,查看共和國第二位男性o的資料。

鄭玉明,出生于星歷328年,十七歲分化,享年十八歲。

林昕一震,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望著“十八歲”三個字,久久不敢眨眼。

沒有看錯!

確實是十八歲!

他咬緊牙關,將頁面上短短幾行字來回看了三遍,最后頹喪地垂下雙肩。

鄭玉明承受不住來自周圍的歧視和校園霸凌,十八歲生日那天,跳樓自殺了。

林昕背后汗濕,呼吸急促,寒氣遍布全身,他跳下椅子,從床上拖過被子,緊緊地裹住身體,以此來溫暖自己。

回到光腦前,繼續看第三個頁面。

“噼里啪啦”

林昕靈敏的耳朵,聽到了客廳里摔玻璃杯的聲音,以及父親惱怒的罵聲和母親的哭聲。

“兩百萬星際幣,不是兩百塊!老子從哪里弄這么多錢?”

“嗚嗚嗚我怎么這么命苦”

林昕神情黯然,捂住耳朵,木然地盯著屏幕。

章欣宇,出生于星歷450年,十五歲分化,年齡80歲,十八歲嫁人,育有三子,目前居住在玉陽星

還活著。

林昕吁了口氣,臉埋進柔軟的被子里,蹭去眼睛里溢出的水分。

從醫院回家后,他便關在房間里,不斷地查詢oga相關的信息,看完三位“前輩”的資料,他對自己的未來感到迷惘。

他的家庭并不富裕,父母都是普通職工,由于他八歲時擁有了三級精神力,被華東軍事學院的附屬小學錄取,按機甲戰士培養。

然而,到了十三歲,同學一個個分化為優質a,只有他,高中畢業仍是beta。即使他的綜合成績過了華東軍事學院機甲系的錄取線,但精神力不足四級無法轉正,除非他在十八歲之前分化為apha。

三天前,他發了一場高燒,陷入昏迷,媽媽擔憂地送他去醫院,被醫生告知他即將分化。懸在一家人心頭的大石終于落下了,連學院的教官都發來了祝賀的短信。

可是,誰都沒有想到,一個被各方寄予厚望的準a,竟然分化成了稀有的男o。

外界對他的議論暫時顧及不了,單是因他發情的信息素對醫院和病人造成的損失賠償金,便令林家陷入了絕望。

兩百萬星際幣,對他們這樣普通的家庭來說,猶如天價。

父母一籌莫展,林昕更是手足無措。

院賠償期限只有十天,他就算現在出去打工也無濟于事。

何況,他離成年還有半個月,而在共和國,雇未成年工作屬于犯法。

“嘀嗒。”

左手腕上的身份識別器響起進短信的提示音,林昕回神,指尖一點,識別器上方彈出一個虛擬對話框。

李連:林昕,我幫你問過謝教官了,關于你能否轉正的事,學院還在討論。

林昕定定地看著同學的回復,右手漸漸地握成拳頭。

李連:話說你真的分化成oga了?不應該呀!你明明比我這個apha都強,太匪夷所思了。

是啊,所有認識人都為他惋惜。

右手刺痛,林昕不得不松開拳頭。

掌心被指甲摳出了血。

李連:那個你最近不要上超博,等熱度過去了,一切都會往好的方向發展。

超博?

林昕抿了下唇,退出短信界面,猶豫了下,點開超博。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