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20、塵埃落定 回到首頁

120、塵埃落定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120、塵埃落定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訂閱比例不足是會看不到最新更新喲。請支持正版,感謝!

對于大部份apha和oga而言,信息素契合度是擇偶的條件之一,尤其是那些有權有勢身份地位高的人,更加看重。

因為信息素契合度越高,ao夫妻的感情越融洽,否則產生排異現象,感情破裂,夫妻成怨偶。

但是,任何事都是相對的。

不是所有信息素契合度高的ao,都愿意成為伴侶。

一位激進派的社會學家曾說過:依賴信息素契合度最終不過是淪為欲望的奴隸!

那些追求精神境界,向往理想人格的ao們,對信息素契合度不屑一顧,他們認為只有經歷感情磨煉,同甘共苦過的伴侶,才有資格走進婚姻的殿堂。

林昕分化時間短,信息素運用只限于攻擊和防御,其它方面雖不熟練,但能辨識對方是否單身。

很顯然,大神還單身,因為他的信息素非常純粹,不含任何oga的味道。

作為玄武帝國的元帥,赫赫有名,想成為他伴侶的oga一定不計其數,可是他到現在還沒有標記oga,是不是說明,他是追求精神境界的那類人?

如果是,自己的存在會不會成為大神的困擾?

林昕黯然。

從和大神認識后,他只有一點奢求。

提高實力,立志成為機甲戰士,實現自己的理想。

他想告訴那些歧視他、拋棄他的人,性別決定不了他的人生價值。

不管是o還是a或是b,他就是他,拒絕被人擺布,更拒絕成為他人的依附。

想通了,冷靜下來,林昕認真對男人說:“教官,我只想成為你的兵,為不造成你的困擾,我一定會控制好自己的信息素,絕對、絕對不會求你標記!”

寂靜的夜里,少年的聲音特別清脆。

李曜保持側躺的姿勢,單手支著頭,有些哭笑不得。

小孩糾結了大半會兒,就得出這么個結論?

他一直單身到現在,的確和信息素契合度有關。

作為精神力sss級的apha,信息素非常霸道,契合度不高的oga根本無法承受他的標記,嚴重的可能會死亡。

除此之外,他一心撲在事業上,暫時沒有想要標記的人,于是結婚的事就擱置了。

顯然,小孩誤會了。

李曜坐起身,靠近林昕,寬厚的身體在黑暗的襯托下,顯得異常龐大。

林昕呼吸都淺了,忐忑地揪著被單。

李曜的手掌往他腦袋上一按,用力地揉了揉,低笑道:“你一個小孩子都在想什么?”

林昕被男人揉得有點蒙。

放過小孩的腦袋,李曜重新躺下,耐心地解釋:“我偽裝去拍賣所的目的是抓捕龔越,對拍賣品不感興趣,直到聞到熟悉的信息素,才認出臺上的oga是你。”

林昕很聰明,一點即透。

大神是先認出他,后參與競拍,而非因為信息素契合度高,才加入競拍。

前者是救人,后者是滿足自己的欲望。

兩者意義截然不同。

想通了,林昕放松地垂下肩膀。

李曜見小孩不再糾結,敞開懷抱,道:“再不睡,天要亮了。”

林昕沒有遲疑,主動撲過去,小臉深深地埋進男人的懷里,充滿了依賴。

李曜翹起嘴角,拉上被單,溫柔地撫摸他的背。

雖然信息素契合度百分之一百的oga可遇而不可求,但是他還不至于卑鄙到對一個未成年的小o崽出手。

何況,這個小o崽志向遠大,擁有不輸于apha的實力,是不可多得的可造之才,前途無量,怎么舍得禁錮,使他成為籠中鳥?

李曜并不否認自己對小孩的喜愛,這種喜愛可能還沒達到心動的程度,將來是否標記彼此,選擇權在小孩手中。

他要做的,是守護,是等待,是給予小孩成長的空間。

李曜微微低頭,聽到懷里小o崽發出的酣睡聲,失笑。

十八歲,還很小呢!

林昕睡了一個好覺。

從成為oga后,他已經很久沒有睡得這么香甜這么深沉了。

動了動身體,他迷茫地睜開眼睛。

床上只有他一個人,枕頭上留有淡淡的冷杉信息素,帳篷里很安靜,沒看到大神和機甲球的身影。

林昕一下子清醒,翻身坐起,抓過丟在床尾的運動褲,利落地套上。

“咔嚓”

帳篷的門被推開,高大的銀發男人走了進來,身后跟著一只滿是疙瘩的機甲球。

看到剛要下床的少年,李曜打招呼:“午安,小破軍。”

“午午安,教官。”林昕回應。中午了嗎?他竟然睡了這么久。

玄冥越過主人,飄到林昕面前,開啟話嘮模式。“嘿,小破軍,你知道這顆星球的質量和你的首都星地球一樣嗎?自轉一周大約要二十六個小時,早晚溫差不大,氣候穩定,非常適合人類移居。早上我和元帥出去逛了一圈,森林里到處是異獸,沒有人類活動的痕跡。所以我推斷,這是一顆處在未知星域的未開荒星球。”

“未知星域?”機甲球說了一堆話,林昕只注意到最后一句,他擔憂地望向大神,“能連上星際網嗎?”

他的身份識別器被走私販拿走了,手頭沒有任何可以連網的東西。

“不能。”李曜拖過椅子,坐了下來。他個子高,塊頭大,站在帳篷里顯得特別擁擠。“這里是異獸星球,我們所在的這片森林里大多是低階異獸,最高只有三階。”

機甲球飄到桌上,補充道:“如果你們想離開這里,必須修復我,但是,修復所需的材料只有六階異獸身上有。小破軍,你敢不敢和我們一起去尋找六階異獸?”

林昕聽到“六階異獸”不由自主地睜大眼睛。

困擾人類上千年的星際異獸共有七個等階,六階相當于異獸中的貴族,擁有超自然力量,能離子化,侵占人類身體,竊取記憶、知識、身份等,喜歡潛入人類社會活動。

星際四大國每年都要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抓捕這些六階異獸,但效果甚微。

六階異獸不僅厲害,它們全身都是寶。

現代科技的發展,離不開異獸。比如,機甲、空間道具、宇宙飛船等等,都需要大量的高階異獸做材料。

為此,官方和民間都有專門捕星際異獸的組織。

普通機甲的材料,用四五階異獸綽綽有余,玄冥是高級生物機甲,用的當然是六階以上的異獸。

其實他沒和小朋友說,玄冥的能量源是七階異獸的晶核。

四大國探索宇宙上千年,總共只捕到五頭七階異獸,分別打造了玄冥、窮奇、饕餮、白澤、燭龍五架超級生物機甲,其中玄冥和窮奇在玄武帝國,饕餮在白虎聯盟,白澤在朱雀王國,燭龍在青龍共和國。

如今,窮奇沒了,全星際只剩四架超級機甲了。

見小孩驚訝,李曜微笑道:“我們可以一邊尋找六階異獸,一邊訓練,怎么樣?”

林昕頭上的呆毛一翹,眼睛明亮,堅定地道:“好!”

李曜道:“既然你喊我教官,那我就給你定制一個訓練計劃。先說好,我當教官很嚴厲,中途不能喊停,更不能退出。”

林昕雙腿一并,昂頭挺胸,抬起右手向他行了個標準的軍禮。

“教官請放心,哪怕腿斷了,我也會堅持到底。”

小孩認真而執著,李曜也不含糊,開始打腹稿。

小o崽和小a崽不同,天生細皮嫩肉,經不住粗暴的操練,他得仔細琢磨訓練計劃。

趁天色還早,兩人一球收拾膠囊帳篷,穿上野外作訓服,離開山洞,踏入森林。

然而,走了兩小時,殺了十幾頭攔路的二三階異獸,來到一個風景優美的小湖泊,準備稍作休息時,發生了一點小意外。

當時的情況是,林昕蹲在湖邊,潑了些水洗臉上的汗和灰,突然有東西從水里冒出,正面射向他的眼睛,他警戒地偏頭,緊接著右耳垂一疼,空間耳環被那東西咬住扯掉了。

旁邊的李曜行動迅速,一把將他攔腰抱起,閃電般地往后退去,瞬間張開精神力防御壁,“噼里啪啦”,擋下無數條細長的蛇魚攻擊。

林昕捂住流血的耳朵,面露慌亂。

空間耳環里有發情期抑制劑!

“緊急通知!緊急通知!緊急通知!請位于分化科a區的apha全部撤離!全部撤離!”

“請beta、oga醫生和護士盡快前往分化科a區進行支援!”

“緊急通知!緊急通知”

分化科a區,到處彌漫著濃郁純正的蘭花草香味,清芳幽遠,醉人心脾,凡是嗅到這股信息素香味的apha,無不臉色大變,爭先恐后地往外跑。

與外面的混亂相比,躺在病房床上正在進行分化的林昕,睡得一臉香甜。

他感覺身體好像浸在溫泉里,被泡得酥軟,四周霧氣氤氳,如夢似幻,溫水慢慢地滋潤著肌膚,每一個毛孔都舒展開來了,沉沉浮浮。

他伸展四肢,享受泉水對肌膚的滲透,神情氣爽,靈魂似出竅了般,飄啊飄,飄到了浩瀚的宇宙,無數星光從四面八方凝聚過來,將他團團圍住。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只覺額頭發燙,眉心刺痛,一股龐大而神秘的力量突然鉆入腦中,痛得他撕心裂肺。

他在虛無的宇宙里吶喊,雙手死死地按住額頭,想把那股力量拽出來,然而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濟于事。

不知過了多久,熬過最痛苦的時刻,疼痛漸漸地遠去,溫泉再次包圍住他,靈魂回體,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林昕緩緩地睜開眼睛,陌生的環境令他瞬間清醒,掙扎著從病床上起身,頭暈目眩,好一會兒,緩解過來,他困惑地打量四周。

這不是他之前住的病房。

粉嫩的布置,充滿了少女氣息。

病房里只有他一個人,一向關心他的媽媽沒有陪在身邊。

他慢慢地展開五指,再緊緊地握攏,感到體內精神力充沛。

這就是分化成apha的效果嗎?

不僅精神力等級提升了,連五感都有了質的飛越。

他的心臟“噗通、噗通”地跳著,激動又欣喜。

是apha,他就可以留在東華軍事學院,成為正式的機甲生了!家里不僅揚眉吐氣了,父母也能在眾親戚面前抬起頭了。

林昕按住胸口,略長的劉海下,一雙烏黑漆亮的眼睛,燦若星辰。

“醫生對不起”

飽含歉意的女人聲音似有若無地從半掩的門外傳進病房,林昕微微側首,有些怔愣。分化后的聽力太好了,他一下子分辨出這道疲倦又卑微的聲音屬于自己的母親。

他掀開被子下床,赤腳踩在冰涼的瓷磚地上,一步步地接近門口。

女人的聲音更清晰了。

“真的對不起這孩子之前雖然是beta,但他的實力很強,所以我們一直以為他會分化成apha”

“黎女士,作為醫生,我同情你的遭遇,也為孩子的未來擔憂,可是發情期散發出來的信息素,對apha病人的影響很大,這次事故,給醫院造成了不小的損失,不單是物質上的還有名譽上的我們考慮到你們的經濟條件,已經將賠償金調到最低了。”

林昕靠近門,手輕輕地放在把手上,透過門縫,隱約可見一個女人低著頭背對他,站她面前的醫生戴著無框眼鏡,一臉遺憾。

他不是負責化分的apha醫生。

林昕疑惑。

“兩百萬星際幣我們實在賠不出啊!”女人激動而嘶啞地乞求,“李醫生,拜托你能不能再商量商量?我們不是故意的!男孩子化分成apha不是普遍的事嗎?而且而且醫院沒有事先檢查,直接送孩子去分化a區,這怎么能全怪我們?”

“黎女士你先冷靜。”面對即將崩潰的母親,醫生委婉地勸說。

“我的孩子分化成oga了,怎么冷靜得了!”

高分貝的尖叫像一把冰冷的尖刀,扎進林昕的耳朵,穿透了耳膜,刺痛腦神經,令他整個人都蒙了。

媽媽在說什么?

oga?

他?

不是apha嗎?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