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18、誅心之問 回到首頁

118、誅心之問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118、誅心之問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訂閱比例不足是會看不到最新更新喲。請支持正版,感謝!即使身在逆境,依然堅持軍人本色,奮力戰斗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所以,當得知自己在暗星,即將當商品被拍賣時,林昕第一時間不是害怕,而是想方設法尋找逃脫機會。

只要有一絲希望,他便孤注一擲。

他的身體經過專業訓練,可以抵抗十多種禁藥,剛醒來那會兒的確四肢無力,隨著補充水份和營養膏,知覺恢復了一點。

利用現有條件制造假象以欺騙敵人的手段,是后備軍的必修課題,林昕的成績是a,因此偽裝頻死的逼真模樣,他駕輕就熟。

果然,對方上當了。

脖子上的桎梏一開,精神力釋放,林昕瞬間制服歹徒。

“啊啊”

喉嚨被緊緊勒住,御姐窒息,越掙扎越呼吸困難,死亡的恐懼籠罩心頭。萬萬沒想到,身經百戰的她,被美色所惑,一時心軟,竟反遭其噬。

林昕滿頭大汗,身體還很虛弱,這一動作幾乎用盡了他的全力,憑著一股狠勁,死死地繃緊鎖鏈。

“咳啊混小子”御姐的臉色又青又紫,兩腿亂蹬,企圖踢到背后的少年。“殺了我你也逃不出暗星!”

林昕神情冰冷,不為所動:“這里不是暗星。”

暗星和地球隔了兩個星系,最快的宇宙飛船也要飛一個月,他們怎么可能在短短的十天內把他運到暗星?

御姐吐出舌頭,雙眼翻白,出氣多進氣少,掙扎的力氣漸小,聽到少年的話,她斷斷續續地道:“別天真這里就是暗星唔呼呼我們有專用蟲洞跳躍嘿嘿十天綽綽有余臭小子快放開”

蟲洞?

走私販和星際海盜竟然有四大國未知的跳躍蟲洞!

難怪他們如此猖獗!

林昕目光一寒,加大力氣。

御姐面如死灰,后悔末及。

如果再給她一次機會,絕不會管這混小子的死活,更不會為了欣賞美色而喪失警戒心。

正要認命時,突然,她感到少年的手勁小了,鼻子吸進了一絲氧氣。

勒脖子的鎖鏈在顫抖?

她面上一喜,抓住這難能可貴的空隙,使勁一掙,背后的少年像軟面團般癱倒而下。

“咳咳咳”

重新呼吸到新鮮空氣,御姐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她遠離床,靠在椅子上,兇狠地瞪向蜷縮在床上的少年。

他要不是珍貴的拍賣品,她早就一腳踹上去了。

真是日了狗,差點陰溝里翻船,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不知會被怎樣嘲弄?

緩過氣,御姐摸摸刺痛的脖子,小心翼翼地靠近床。

“喂?憑你現在的模樣,還敢逃跑?作夢!”她雙臂抱胸,冷冷地諷刺。

少年呼吸急促,面泛紅潮,雙目緊閉,渾身汗濕,輕薄的紗裙呈半透明,黏在身上,完美無瑕的身材曲線若隱若現。

御姐捂住鼻子。

靠!

她如果是個a,恐怕要監守自盜了。

甩甩頭,她抬腳用靴子踢了踢床沿:“別裝死!老娘不會再上當了!”

少年對她的話恍若無聞,一絲誘人的申吟聲從他口中溢出。

御姐一怔。

“砰”

房間的門被人粗魯地推開,大胡子隔離面罩進來,甕聲甕氣地喝道:“怎么回事?這小子在發情?”

香氣幽清的蘭花信息素從房間里溢出,飄得到處都是。

“啊?發情?”御姐傻眼。

趕情現在這混小子不是在裝,而是真難受!

因為發情了?

拍賣會所至尊包廂里,三名帶面具的男子各坐一方,優雅地喝著茶,欣賞拍賣現場的全息投影,將星際各國權貴們的百態盡數納入眼底。

“快壓軸了,好戲馬上要上演了。”戴狐貍面具的年輕男a興致勃勃地道。

“還得多謝黃先生送來個獨一無二的尤物。”坐中間的青年身穿黑色斗篷,一個戲曲臉譜遮了他的真容。

“哪里,大當家客氣了。”黃先生戴著華麗的假面面具,嘴角微微上揚。作為中間商,花四百萬成本賣出一億五千萬,錢賺得很愉快。

狐貍面具嘟嚷:“明明一開始只要七千萬,沒過幾天竟然翻了一倍多!”

黃先生雙手交握,嘆氣道:“為了抓這物,我廢了兩名下屬。”

“真的假的?”狐貍面具疑惑。“商品”他看過,躺在營養艙里乖巧又可愛,像睡美人般惹人憐,一點都瞧不出他有多厲害。

黃先生道:“二當家要是不信,我給你發個視頻。”

他輕點識別器,不一會兒,狐貍面具收到信息。

“不如放大一起看。”大當家道。

“好的,大哥。”狐貍面具一頓操作,空中彈出一個二十寸的虛擬屏幕。

狹小的巷子里,戴棒球帽的纖細少年冷若冰霜,一對六毫不畏懼,眨眼間放倒兩個apha,殺招狠絕,干凈利落。

“呃這戰斗力真可怕!”狐貍面具咂舌。難怪黃先生要加價,要是沒有后來的狙擊手,這六個apha都得交待在那兒。

大當家目光深沉,緊緊地盯著被麻醉槍放倒的少年。

狐貍面具見他不語,不禁問:“大哥,怎么了?”

黃先生也看向他,手指輕輕地點著椅子扶手。這位海盜頭子心思縝密,性情無常,與他打交道需小心翼翼,否則稍有不慎便身處異首。合作了二十年,黃先生大致摸清他的脾氣。當他專注地盯著某個人時,那人必定引起了他的興趣。

果然,大當家輕笑,笑得令人毛骨悚然:“我有點舍不得賣這小東西了。”

狐貍面具一愣:“大哥,為啥不賣?我敢肯定,今天來的肥羊們為了他,一定會掙著掏空腰包!”

妥妥的二十億星際幣,干啥不賺?

不,或許不只二十億!

他已經很久沒見過肥羊們為了一件拍賣品而瘋狂競價了。

大當家笑而不語,端起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

黃先生垂眼。

視頻里那光彩奪目的少年,任何強大的apha看了都會心動。別說大當家,便是他都差點被吸引了。

好在,金錢的力量戰勝了欲望,他忍痛割愛,讓少年在拍賣場創造更高的價值。

“唔,壓軸來了!”狐貍面具盯著全息畫面道。

偌大的拍賣臺上,主持人站在幕布前,聲音高昂地喊道:“親愛的先生們女士們,接下來將是激動人心的時刻,我們拍賣會所歷來最昂貴的商品馬上要展現在各位面前,請拿好你們手中的競價器,一起來狂歡吧!”

“當”

主持人重重地一敲錘子,身后的幕布瞬間消失,一個金燦燦的巨大圓型鳥籠赫然出現在拍賣臺上。

濃烈的、清冽醇正的、幽遠的蘭花香味如浪潮般狂涌而出,襲卷整個拍賣會場,肆意地彌漫,在場的數千名apha毫無防備,被這股屬于oga發情期的信息素撲個正著。

“嘩”

拍賣觀眾席似被炸彈炸開了般,人聲鼎沸,一些自制力差的apha當下失態,狂飚信息素,還有人離開座位,癡迷地往臺上沖去。

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不知什么時候戴上了隔離面具,有條不紊地圍上前,攔下陷入易感期的apha。

包廂里的貴賓們,即使隔著一堵透明的玻璃墻,也不可避免地嗅到了蘭花信息素,紛紛臉色大變,雙目泛紅,一眨不眨地盯視拍賣臺上的金色鳥籠。

金籠里有人!

金籠的人是oga!

為了讓所有拍賣者都看清楚,長著一對小翅膀的智能攝像機穿過柵欄縫細,飛進籠子,鏡頭對準籠底。

剎時,一個身上扣著鐐銬的少年出現在全息畫面里。

纖細的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開叉薄紗裙,手腳光裸,肌膚勝雪,背后露出性感的蝴蝶骨,細得盈盈一握的腰,在薄紗下若隱若現,引人遐思,仿佛感應到無數道饑渴的視線。

少年緩緩地抬起頭,五官如天神精雕細琢般完美無瑕,細軟墨黑的及肩發絲泛著淡淡的光澤,一雙因發情期而陷入迷茫的眼睛水光瀲滟,眼角咯帶著淺淺的紅暈,看得人心神蕩漾。

現場的apha更瘋狂了,坐在前排的觀眾叫囂著主持人快快宣布起拍價,他們要競拍。

包廂里的貴族們情難自禁,失了往日的風度。

“這是一個男o!”

“天啊!他真美!我想擁有他!”

“男o?難道是那個上過星際新聞的男o?青龍共和國人!”

“我只知道優質女o漂亮,卻不知優質男o更美!聞聞純正的幽蘭信息素,我要醉了!”

“暗星的拍賣會果然名不虛傳!”

“噢!瞧這雙迷惘的眼睛,多么迷人?這孩子可能正在害怕,他需要我的安撫。”

“我想狠狠地咬住他的腺體,注入我的信息素,標記他,擁抱他,讓他成為我的oga!”

“朋友,請不要跟我搶!我單身了三十年,只為等待匹配度百分之一百的伴侶,我感覺他就是!”

“快數數賬上還有多少錢?夠不夠十億?”

“十億?他至少值二十億!”

“二十億?搶錢嗎?”

“舍不得錢,就不要參加競拍!”

一個貴賓包廂里,披戴暗斗篷的高大apha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犀利的金色眸子定定地注視著籠子里的少年,當從那雙含著淚水的黑眸里看出一絲熟悉的倔強時,他五指一展,用力地撐在玻璃上。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