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02、異獸之母 回到首頁

102、異獸之母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102、異獸之母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因盜太多,不得不提高購買比例,很抱歉。請支持正版,感謝林昕沒有絲毫懼意,執著地凝望林父。從小到大,父親教導他,鼓勵他,愛護他,在他的生命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他也以成為父親的驕傲努力著。可是,當他分化成oga后,父親對他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暴怒、責罵、固執、無情、貪婪如此陌生,陌生得他都不認識了。還是說這是父親的本性,之前那個和藹的爸爸不過是他的偽裝?因為自己失去利用的價值了嗎?然而,林昕不甘心被擺布,據理力爭,用事實來證明他并非一無是處。少年的眼睛過于清亮,清亮得林父一陣心虛,屬于aha的權威被挑戰,他惱羞成怒,本能地釋放信息素,企圖壓制忤逆的兒子。剎那間,一股濃烈的龍舌蘭酒味彌漫在餐廳里,帶著磅礴的氣勢,排山倒海地撲向少年。林昕腦袋一蒙,身體好像被束縛住了,動彈不得,嗆鼻的氣味從四面八方涌來,皮膚灼燒了般刺痛。“啊!老公”林母大驚失色,受信息素的影響,情不自禁地瑟瑟發抖。林父見林昕在自己的信息素威懾下,低頭一動不動,冷哼一聲。過去把他當a培養,自然愛護有加,如今成了無用的男o,待遇自然一落千丈。oga不過是aha的附屬品,竟敢跟他談條件?突然,一縷清幽的蘭花香勢如破竹地沖開霸道的龍舌蘭酒香,如萬花怒放,充滿張力,滲透得無聲無息,那龍舌蘭信息素被反彈、包圍、壓縮,一鼓作氣,奉還回去。林父來不及反應,只覺腦中神經一崩,呼吸驟然困難,鼻間盡是清冽、醇正的蘭花香氣。他欲反擊,但蘭花信息素伴隨著可怕的精神力,令他驚慌失措,整個人向后倒去,“砰”地一聲,他連人帶椅仰倒在地。林母不敢置信地捂住嘴巴,看看林父,又看看兒子,蒙了。林昕緩緩地起身,雙手握成拳頭,一步步走到林父身邊,居高臨下地看他。“爸爸,我比你強。”他語氣平淡,一字一字地說,燈光照在身上,像打了一層朦朧的光暈,墨發如絲,肌膚細致似白瓷,眼神淡漠,隱隱透出一絲妖異,美得驚心動魄。這副模樣落在林父眼里,只令他感到駭然。怎么可能?oga怎么可能壓制住aha?林昕的信息素是定向攻擊,僅針對林父一人,所以林母聞到蘭花香卻沒有壓迫感。看到兒子將丈夫擊得無還手之力,她尖叫一聲,沖過去護住林父。“小昕!你要干什么?他是你爸爸!”林昕一怔,頃刻間,餐廳里的蘭花香味消散得無影無蹤。林母扶起氣喘吁吁的林父,嚴厲地斥責兒子:“我們辛辛苦苦地把你拉扯大,你就這樣回報?攻擊自己的父親?大逆不道!”林昕有些茫然地望著面目猙獰的母親。為什么連媽媽都變得陌生了?“剛成年的oga根本無法獨自度過發情期,抑制劑治標不治本,只有被aha標記才能在社會上立足。你爸爸是為了你好,才想方設法地找有錢可靠的優質a!你不領情就算了,竟然出手傷人,還有良心嗎?啊!”林母歇斯底里地質問,無情地否認了林昕的一切。林父緩過勁,惡狠狠地瞪眼怒罵:“養條狗都知道感恩,你連狗都不如!”“我們焦頭爛額地忙活啥?還不是為了還那兩百萬債?”林母一臉失望。“歸根究底,這錢該他自己還!”林父摸著摔疼的尾椎,臉紅筋暴。“若是不愛你,我們何苦拉下臉求人?”“多少人看我們家笑話?老子出門都抬不起頭!”“早知你是oga,我就不避孕了,多生幾個孩子,也好過被你氣死!”“就他這性子,看哪個aha敢標記他?”林昕耳邊轟隆隆,聽不清任何聲音,看著父母的嘴巴一張一合,疾言厲色,他的心一點點地下沉,被無盡的黑暗淹沒,眼睛漸漸蒙上一層灰,失去了所有的高光。“還不給你爸爸道歉!”林母罵夠了,恨鐵不成綱地喝斥。林父板著臉,目光冰冷。“”林昕動了動嘴,啞聲,“對不起爸爸對不起媽媽”見兒子還聽話,林母緩和神色。“下不為例。”林父重新坐下,拿起筷子,戳了戳桌面。“站著干嘛?吃飯!”林母一摸碗,皺眉道:“飯菜都涼了,我去熱一熱?”林父道:“熱什么熱?就這樣吃!”林昕回到自己的位置,沉默地撥著冷硬的米飯,喉嚨發緊。飯后,林昕回自己的房間,鎖好門。捂著隱隱作痛的胃,無力地靠在墻上。燈未開,房間里一片漆黑,月光透過窗戶玻璃照進來,染了一層銀霜。不知過了多久,林昕打開燈,房間一下子亮了起來。他眼睛紅紅的,睫毛濕潤,沾著細小的水珠。抬起手揉了揉眼睛,擦去多余的水份,他來到書桌前,拉出抽屜,從里面拿出一個長型的金屬盒。打開蓋子,一支裝滿藍色藥水的針管靜置其中。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