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89、易感期了 回到首頁

89、易感期了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89、易感期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林昕從小當準a培養,對alha常識的了解程度比oga的透徹多了,聞到空氣中和平時截然不同的冷杉信息素,再感受背后男人滾燙的胸膛,一個alha專屬的名詞呼之欲出。易感期!他哥進入易感期了!和oga的發情期對應,alha成年后容易受易感期困擾。觸發條件一般是受外界事物影響產生情緒上的波動,具體表現為脾氣暴躁、缺乏安全感、擁有強烈的領地意識、敵視其他alha、渴望得到oga的撫慰等。如果是擁有伴侶的alha,會比較粘人,對自己的oga充滿占有裕,長時間不見還可能化身為哭包,甚至和oga一樣做出筑巢行為。另外,實力越強的alha,易感期的反應越厲害。林昕都不用探查,都知道城堡里此時只有他和他哥兩人。單是空氣中充斥著強烈的、排他性的信息素,其他alha便不敢靠近。“哥?”林昕回頭,想看看男人的臉。“唔——”溫熱的唇落了下來,幾乎奪走了他的呼吸。霸道的,迫切的,兇狠的吻,令他措手不及。林昕心跳加速,頭皮發麻,脖子扭得有點發酸,整個人被男人強壯的手臂桎梏著,動彈不得。兩人接過很多次吻,男人一向溫柔,只有在某個激動時刻,才會加重力道,但也不像現在這樣仿佛會吞噬人般,帶給他一絲恐懼和心悸。“唔唔~”林昕不由自主地抗拒,想推開男人,然而這激起了男人的侵略性,將他抱得更緊了。他不得不順從,艱難地轉過身,雙手在男人背上來回撫摸,安慰他的不安。如大型動物被順毛了般,李曜終于放開他。急促地呼吸,林昕面紅耳赤,無力地偎著男人。李曜恢復平靜,稍微放開林昕,捂著自己的額頭,沙啞地道:“抱歉,我有些失控。”“你進入易感期了。”林昕添了添濕潤的唇。“嗯。”李曜放下手,露出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嚇了林昕一跳。“哥,你……都沒休息嗎?”他揪著男人垂在胸前的銀絲。“太忙了,沒時間休息。”李曜捏捏眉心。為了揪出幕后黑手,軍部和d·k重案重聯合行動,爭分奪秒,生怕晚了,被對手抓住逃跑的機會。而這一徹查,仿佛打開了潘朵拉之盒,許多隱藏在暗處的東西浮出水面,令人發指。堂堂玄武帝國首都星,竟然被高階異獸以及它們的信徒滲透得如此之深。不錯,有少數極端的人類,崇拜異獸,心甘情愿地成為異獸的信徒。海盜就是其中之一。難怪徐海被寄生獸救走后,至今逍遙法外。因為有人為他遮掩耳目。原本,李曜將此事交給d·k重案組處理,畢竟他們善長追擊寄生獸,但是伊臨河道事件差點令他失去兩位最重要的家人,他忍無可忍,雷厲風行地插手,誓必擊破異獸勢力。連續不休不眠地工作了三天三夜,收獲斐然,不僅查到了寄生獸的大本營,更清肅了軍中的敗類。宗鋒,作為帝國上將,竟然長期私販軍火和器械,合作對象包括星際海盜。就這樣一顆軍中毒瘤,還有人護著,李曜簡直被那幾個冥頑不化的老將軍給氣笑了。證據都甩他們面前了,卻視而不見,只因宗鋒父親和他們是戰友,在一次任務中為救他們英勇就義。老子是老子,兒子是兒子,老子是英雄他敬佩,但兒子勾結海盜損害帝國利益,就是叛徒,決不姑息!李曜身為帝國元帥,除了皇帝撐腰,家中還有一寶。白管家出馬,萬事擺平。事情告了一個段落,他終于得以休息。哪知剛在辦公室瞇了會眼,身體就出狀況了。一開始反應不明顯,只感到頭暈發熱,熬了幾分鐘,一直收斂的信息素如脫了韁的野馬般,肆意地釋放,對辦公室附近的所有alha產生敵意,他便知道自己進入易感期了。他第一時間拿出阻斷劑,迅速打了一針。然而,以前效果顯著的藥劑,這次竟然失效了。接著他又打了一針,稍微緩和了一些,可仍難以控制。副官付昆冒著生命危險,闖進辦公室請他盡快回家找oga安撫,他忍著撕碎對方的沖動,召喚玄冥,操縱機甲光速回家。一進城堡,不見林昕,心中的戾氣再也無法壓抑,信息素飚升,驅逐城堡里的所有人,霸道地劃地盤,圈領地。當林昕回來,聽到他的聲音,聞著清幽的蘭花信息素,他像一只捕獵的猛獸,撲過去狠狠抱住對方,如饑似渴地深吻。得到屬于自己的oga溫柔地安撫,他躁動的信息素,漸漸平復下來。林昕望著他疲倦的臉,擔憂地說:“哥,你先上樓休息吧!”李曜專注地凝視他,一瞬不瞬。林昕被他幽深的眼神看得心猿意馬,想躲開又怕對方敏感。易感期的alha情緒波動激烈,稍有不慎,便會引發不好的后果。兩人對視了足足三分鐘,李曜慢吞吞地回應:“好。”林昕暗暗松了口氣,拉著他的手,往樓上走去,走了兩步,后頭的男人停下了,他拽了拽,拽不動,不解地回頭。“哥?”“叫我曜。”辣么高大的男人,像個孩子般地杵著不動,固執地瞅林昕。林昕無奈地喊:“曜。”李曜愉悅地翹起嘴角,上前倏地抱起少年。“呀?”突然被公主抱,林昕嚇了一跳,手忙腳亂地摟住他的脖子,一臉錯愕。李曜湊過去親他一記額角,笑道:“抱緊了。”“咦?”林昕聽話地偎進他懷里。李曜縱身一躍,在樓梯下面直接起跳,林昕像坐過山車般,視線一糊,待回神時,兩人已經上樓了。虧得城堡一樓的天花板足夠高,否則兩人這樣蹦跳要撞腦袋了。上樓后,李曜抱著林昕直奔臥室。臥室的門半掩,男人粗魯地用腳踹開,林昕瞥見門上那道明顯的鞋印,心里對家里打掃的女仆充滿了歉意。過了小客廳,進入主臥,李曜把少年往床上一放,壓了上去。“唔,哥……曜……我給你放洗澡水。”林昕掙扎著起身,抬手捂住男人的嘴巴。李曜瞇眼,危險地盯視他。林昕不禁咽了下口水,他胡亂地找理由:“你……身上有汗臭味!”說完,他不敢看男人,怕自己說謊被看穿。李曜放開他,起身,慢條斯理地脫軍裝。林昕吁氣,放松地仰躺在床上,雙臂覆在腦袋上,擋住自己發燙的臉。空氣中的冷杉味極具侵略性,這種侵略不是攻擊,而是挑豆、撩撥,勾起他的情裕,自己的信息素不受控制地隨之散發。房間里,蘭花信息素和冷杉信息素交織。李曜脫完衣服,大方地展示健壯的身材,可惜無人欣賞,那個唯一可以肆意觸摸他的少年正在害羞。他單膝跪在床上,伸手幫少年解衣扣。“一起洗。”“呀……”林昕放下手臂,露出一張通紅的臉,眼睜睜地看著男人手指靈活地給自己解襯衫扣子。“我……我自己來。”他知道今天少不了那事,也做好安撫男人的準備,但被動和主動還是有所區別。男人比平時強勢,熱衷于豆弄他。磨磨唧唧地脫完衣服,兩人一起進浴室。一個半小時后,林昕筋疲力盡地被男人抱著出浴室,滾進柔軟的絲被里,便不肯出來了,露在被子外面的脖子,多了數個咬痕。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