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85、成功得救 回到首頁

85、成功得救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85、成功得救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發現納米追蹤器的當晚,李曜給林昕的脖子上掛了一條墜鏈。這是一條特殊的空間項鏈,可封印驅使獸。當林昕受到生命危險時,觸發封印,驅使獸便能出來保護他。少年第二天醒來發現脖子上多了條墜鏈,頭翹小呆毛一臉困惑地瞅他。“禮物。”他笑著說。少年“哦”了一聲,沒有多問。李曜看著他把墜鏈塞進衣服里面,貼身放著。他沒有說項鏈的功能,以免少年提心吊膽。反正不管幕后指使者是人還是異獸,做好萬全防護總沒錯。然而,他沒想到,才隔幾天,墜鏈便用上了。驅使獸與主人之間有密切聯系,即使隔著異獸的域,仍能感應到彼此。當虬被釋放的瞬間,他即刻知道林昕遇到危險了。李曜不是個沖動的人,他從小性格沉穩,年僅七歲得知父母犧牲,躺被窩里偷偷地哭了一夜,第二天冷靜地面對現實,立下宏愿,繼承父母遺志,成為頂尖機甲戰士。當被人故意推下水死里逃生后,他沒有憤怒,更沒有當場揭穿兇手,而是讓管家去一趟皇宮,請皇后出面,之后平靜地離開李家城堡。在皇家的庇護下平安成長,待到羽翼豐滿,他返回主宅,雷厲風行地掌權,冷漠地將所有旁系清理出去。作為軍人,他剛毅堅強,對下屬狠,對自己更狠,不管任務多么艱難,都能完美完成。作為帝國元帥,他理性,顧全大局,決策果斷,魄力驚人,忠實地為帝國效力,為維護宇宙和平而戰。活了二十七年,他堅定認為自己能從容不迫地面對所有事,包括死亡,直到林昕意外闖入他的生命,成為他不離不棄的伴侶,方知有一個人會牽動他心底最深的那根弦。若不是身上的軍裝時刻提醒著自己肩負重任,他早就失去理智了。感應到虬的異動,找到域的結點,李曜當機立斷,讓玄冥開啟高能炮,對準河畔狂轟爛炸。“轟隆隆——”后面趕來的莫舟操縱機甲懸浮在遠處,敬佩地望著前方。結點是域的薄弱之處,只要找準使命攻擊便能從外部破壞域,但是如果找錯了,后果不堪設想,嚴重的可能要負上刑事責任。一般機甲戰士遇上域,找結點慎之又慎,往往錯過最佳救援時機,然而元帥絲毫沒有猶豫,找準一個點,直截了當地攻擊。果然,那里正是結點。遭到高能炮的攻擊,四周的景象沒有一絲變化,草木完好無損。這就是域的鏡像特性。玄冥對破壞域的工作駕輕就熟,對準結點加大馬力。“元帥,這個域好像不是很堅實,十分鐘就可以搞定了。”“五分鐘。”李曜道。“……好吧。”玄冥應道。李曜眸色深沉,神情冷峻。一般六階異獸的域,以玄冥的攻擊力,至少要二十分鐘,而這個域判定十分鐘,說明布下域的這頭異獸力量不濟。什么異獸會力量不濟?只有長久沒有吞噬精神體處于狂躁狀態的驅使獸。李曜幾乎不用思考便得出這個結論。白管家的驅使獸果然失控了。十年前,他收第一只驅使獸時,白管家曾提醒他,絕不能對驅使獸掉以輕心,主人收得驅使獸越多,危險系數越高。驅使獸會因彼此妒忌而相互吞噬。他拿自己舉例,由于在一場戰役中受了重傷,六頭驅使獸掙脫束縛互相爭斗,只剩下最強的兩頭,被他壓制至今,不敢輕易召喚,哪天要是召喚,必然失控。“如果真有那一天,而我又無能為力時,請元帥務必殺了它們。”說這句話的時候,白管家正悠閑地提著水壺澆花。李曜一直將他的話謹記在心,對待自己的九頭驅使獸,嚴加看管,絕不容許它們內斗,一有苗頭,立即鎖住。“轟隆隆,轟隆隆——”驚雷般的爆炸聲響徹天際。當玄冥倒計到0時,某種硬殼碎裂的巨響覆蓋了整個河畔。域,破了。林昕緊緊抓住虬背上的羽毛,不讓自己因高速飛行而被甩出去。騎著異獸戰斗是個艱巨的活兒,不僅消耗體力,還消耗大量的精神力。高階異獸之間的戰斗驚天動地,震憾場面前所未見,作為機甲后備生,林昕雖然看過視頻,但親身體驗還是頭一遭。他不敢有絲毫的分心,時刻保持冷靜,釋放所有精神力保全自己。掛在胸前的墜鏈不時地甩來甩去,提醒著它的存在。林昕不由自主地想起它的來歷。那天早上醒來,發現脖子上多了條東西,他好奇地拿著墜鏈問哥這是什么。得到的答案是禮物,他沒有多想,便任其掛著。身上戴了空間耳環、空間戒指,多一條墜鏈好像也無所謂。不過,穿著軍裝校服,墜鏈掛在外面不合適,他就藏在衣領里面了。他信了哥的話,把它當做普通的禮物,從未想過,一條普通的墜鏈里面竟藏了這么大一頭驅使獸,關鍵時刻救了他一命。又一次三百六十度翻轉過后,林昕艱難地翹起腦袋,觀看戰局。虬的戰斗力驚人,速度如電,與蠱鮫交鋒明顯占了上風,蠱鮫渾身是傷,節節敗退。林昕握緊拳頭,更加堅定要變強的信念。蠱鮫躲過致命一擊,身形如箭,脫離虬的攻擊范圍,它舔著嘴角,獸瞳收縮,貪婪地盯著虬強大的精神體。不愧是吃飽喝足的驅使獸,養得鱗片光亮,一看就知主人對它好得不得了,反觀自己被餓了四十多年,才吞噬一頭六階異獸,力量只恢復了一半,若能吞下眼前這頭巨獸,絕對能晉階。趁著打斗的空隙,看向虬背上的少年,心思一轉,蠱鮫露出狡猾的表情。當虬的爪子又一次抓向它時,它不躲不避,硬生生地受了一擊,身體如沙子般消散。林昕見狀,大吃一驚,以為蠱鮫被虬殺了,下一秒,他脊背發寒,猛然回頭,只見消散的沙子正在他上方凝聚,成形的頭顱朝他露出詭異的笑容。‘驅使獸是沒有肉身的精神體,本質是精神力的實體化,它們可以化成任何形體,包括精神粒子,所以戰斗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它的任何形態。’看到由精神粒子重組的蠱鮫,林昕想起他哥的話。虬的反應很快,迅速翻轉,用自己的腹部硬生生地擋住了無數細蛇的攻擊,護住林昕。這些細蛇都是蠱鮫的“頭發”,數以億計的細蛇鉆入虬的身體,兇殘地啃噬。虬發出狂暴的咆哮,劇烈掙扎。蠱鮫享受地瞇起眼睛,龐大的精神力通過無數細蛇注入自己的精神體內,魚尾的鱗片恢復了鮮亮的光澤。不愧是李曜那小子最喜歡的驅使獸,喂養得真好。精神力得到補充,蠱鮫力量大增。突然,某一處的精神力輸送被砍斷,它抬頭一看,只見那本該躲在虬背上的少年手握軍刺,冒著從空中跌落的風險,面無表情地揮砍細蛇。蠱鮫危險地瞇眼。“嗷——”虬提醒林昕不要亂動。林昕精神力灌注在腳上,踩著龍背,飛快地揮出手中的軍刺,每一下都能砍掉細蛇的腦袋,但是細蛇太多了,他的揮砍不過是杯水車薪。然而,他不能停。虬是哥哥特地保護他的驅使獸,絕不能折在這里。它明明可以化為精神粒子消散,逃離蠱鮫的攻擊范圍,但為了保護他,用自己脆弱的腹部擋抵,受制于敵,被吞噬精神力。“小朋友,不要做無謂的反抗。”蠱鮫冷聲勸道。林昕充耳不聞,倔強地繼續揮砍。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