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83、半路伏擊 回到首頁

83、半路伏擊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83、半路伏擊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那是拍攝于一百二十年前的教學視頻。空曠的荒野上,身穿玄武帝裝的年輕上將,手握一柄奇特的金色長劍,身姿挺拔地站在一塊直徑約兩米的石頭上,軍帽下的眼睛微瞇,面對一頭龐大的五階異獸,神情輕松。不管異獸從哪個角度攻擊他,他都能應付自如,即使跳躍至空中,用附著精神力的金劍給異獸造成可怕的傷痕,落地時,仍站在那塊石頭上。其他同學看到長相丑陋的異獸都害怕地捂住眼睛,只有小林昕看得入迷,深深地為藝術般的戰斗場面折服。他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原來不靠機甲人類的力量也可以凌駕于異獸之上。教官講解戰斗視頻時,詳細地介紹了年輕上將的背景。他是玄武帝國的頂尖機甲戰士,十六歲上戰場,二十四歲成為上將,所帶領的獅鷲軍號稱異獸收割機,多次在宇宙異獸潮立下一等功。他對異獸特性了如指掌,善于發現異獸的弱點,是高階異獸的克星。他的格斗術空前絕后,傳承自神秘的古武,每次戰斗都像開了掛般,完美地掌控戰斗節奏。從軍八十年間,他為玄武帝國創下無數榮耀。星歷490年,他退役了。很多人想知道他的去向,畢竟如此人才不用浪費,可四十多年過去了,他卻杳無音信。如今,林昕震驚地發現,白爺爺就是那位傳奇人物。他哪都沒去,只是留在李家做了一名盡職的管家。哥說管家爺爺很會照顧小孩,他一直以為是生活上的照顧,現在終于明白,白爺爺帶過的小孩,武力值都爆表。比如他自己,被白爺爺教了段時間,格斗術突飛猛進,學會古武后,反應力、敏捷度、觀察力等都有了一個質的飛躍。就在剛剛,近距離觀看白爺爺和六階異獸干凈利落的戰斗,簡直受益匪淺。只是,現在被三頭六階異獸圍住,林昕心里忐忑。他不擔心白爺爺無法對付,只怕自己拖后腿,影響白爺爺的發揮。然而,時間不允許他多想,戰斗一觸即發。“三對二,不覺得不公平嗎?”白煦抖了抖手里的金劍,從容不迫地開口。“公平?哈哈哈——”亞力克囂張地爆笑,“你一個人類td跟異獸談公平?活了一把年紀怎么還這么天真?”運動服青年諷刺地冷哼,上班族勾了勾嘴角。林昕側首看向管家爺爺。真正算起來是三對一,他的戰斗力可以忽略不計。白煦感到少年的緊張,溫和地安撫:“夫人別擔心,民政局下午五點下班,雖然錯過了預約時間,但我可以找朋友疏通一下,保證你和元帥在今天拿到結婚證。”林昕:……在少年發蒙的當兒,白煦眉心乍然亮起一道印紋,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獸吼聲,沖出一青一紫兩道光,落地后,幻化成兩頭龐大的異獸。強勁地風刮得人睜不開眼,林昕抬手擋了擋,瞇眼睛看向突然出現的異獸。左邊那頭形如獅,頭頂兩角,身后甩三條長尾,每一條都布滿青色的鱗片,背部長了一對青羽翅膀,展開足有十米寬,輕輕一扇,便刮起強風。右邊那頭如傳說中的鮫人,上半人身,下半魚尾,頭發是無數條細長蜿蜒的紫蛇,共長了六條手臂,每條手臂都覆滿鱗甲,它的體形高大,足有三米多高,那紫色的魚尾鰭一散開,似薄紗巨扇。它們的出現,擴大了白煦精神力領域的范圍,直逼亞力克的域。“驅使獸!”亞力克獸瞳豎直,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兩步。白煦放松地活動了下四腳,笑瞇瞇地道:“這樣才公平。”上班族盯著兩頭驅使獸,腦中靈光一閃,冷聲道:“你是——白仞?”白煦卷了卷襯衫袖子,揚眉笑問:“很久沒有聽到這個名字了,有點懷念。”上班族臉色剎時凝重了起來。果真是他!四十年前那個被稱為高階異獸收割機的可怕男人,曾憑一己之力,滅了一波異獸潮。當時他躲在人類世界看新聞,還在疑惑一個人類怎么擋得下數以萬計的異獸,如今看到變成驅使獸的蠱鮫,什么都明白了。人類常說擒賊先擒王,白仞收了為首的蠱鮫當驅使獸,阻止一場異獸潮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覺察他的注視,蠱鮫紫瞳一轉,冰冷地掃了過來。上班族心頭一駭,渾身僵硬。白煦慢條斯理地道:“人數相等,可以開打了。”顯得“多余”的林昕眨了眨眼。南槐市和首都萬武市隔了兩個時區,乘懸浮車最快兩個小時,換成機甲高空飛行,只需十五分鐘。然而,對心急如焚的李曜來說,十五分鐘都嫌漫長。“玄冥,再加快速度。”“不能再快了,這里星球表面,有空中管制。”光柱里的李曜皺眉,神經緊繃。玄冥共享到他擔憂的思維,安慰:“元帥,冷靜,有白管家在,小破軍不會有事。”李曜道:“正因為有白管家,我才更擔心。”事發到現在快過去兩小時了,白管家仍未聯系他,發出的短信石沉大海,一直提示不在服務區內,可見他們遇到的麻煩相當大,大到以白管家的實力一時半刻都解決不了。但,耗時越久,危險度越高。這個危險度并非來自敵人,而是來自白管家本身。如若超過三小時還找不到他們,后果不堪設想。玄冥沉默了下,道:“元帥,你們人類不常說吉人自有天相嗎?小破軍一定會平安無事。”李曜神色冷峻。機甲離開市區,進入一片森林上空。首都星高度開發,但城市和城市之間經常隔著山川和森林,他們選擇的是最短路線,必經這片盤踞一二階異獸的森林。高空偶有會飛行的異獸,前方一條二階翼蛇擋路,玄冥長劍一揮,無情地將它斬斷。“嘶嘶嘶——”翼蛇發出慘叫聲,血雨灑落。玄冥一閃而過,飛出去十多米遠,甩了甩長劍,繼續前進。“嘶嘶嘶嘶——”突然,森林里響起無數翼蛇的叫聲,下一刻,天空出現成千上萬的翼蛇,玄冥來了個空中急剎車,竟是被翼蛇三百六十度地包圍了。“元帥,這些翼蛇正在繁殖。”玄冥的雷達掃了一圈,得出結論。繁殖中的翼蛇非常團結,殺了一條,引來無數條。剛才他們殺的那條好像是翼蛇王。“不對,現在不是翼蛇的繁殖季節。”李曜道。翼蛇一般在六七月發情繁殖,現在快十一月入冬了,該是它們冬眠時期。“對哦!”玄冥揮劍輕松地斬斷撲過來的翼蛇。事出反常必有妖。該冬眠的翼蛇,突然群體出動,將通往萬武市的路堵了個水泄不通,好像故意阻止他們前進。剛剛那條翼蛇王出現的時機和位置也蹊蹺得很。李曜讓玄冥換上高能散射槍,對準撲過來的翼蛇來個大掃蕩。一階異獸攻擊力弱,可數量多,殺完一批又來一批,沒完沒了,四周遮天蔽日般,多不勝數,趕得上異獸潮的前鋒了。高能散射槍一炮射殺上百條翼蛇,空中下起了“蛇雨”。五分鐘后,翼蛇被掃射得稀稀落落。李曜毫不戀戰,沖出翼蛇群的包圍圈。“咻——”突然,熱武器射擊的刺耳聲音破空而來。玄冥敏捷地一閃,避開攻擊,但更多的高能彈從四面八方射來。“元帥,我們被埋伏了。”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