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80、半途車禍 回到首頁

80、半途車禍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80、半途車禍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班長的幫忙是將一抽屜的情書收集起來,裝進一條垃圾袋,再送進垃圾回收箱。“這樣會不會不太好?”唐雪霏問。她長這么大還沒收到過情書呢!“這是最好的處理方法。”譚諾道,“如果無法給予回應,那就當沒收到,對了,還得去學院內網論壇發個貼子,聲明已非單身,否則他們不會放棄。”看向林昕,他問:“林同學不想每天都收到兩百多封情書吧?”林昕迅速搖頭。每天二百多封?一個月不得四五千封?這個數量有點可怕。唐雪霏側首打量譚諾的俊臉,露出可愛的虎牙問:“班長好像很擅長處理這種事嘛?”譚諾淡然地道:“習慣了。”作為他們星球頂尖高中的風云人物,每天向他表白的人很多,情書更是絡繹不絕,但他一心撲在訓練和讀書上,根本沒時間戀愛,一開始是委婉地拒絕,然而效果甚微,最后他不堪其擾,心一狠,把事做絕,終于清靜了。考進問天學院后,優秀的人才太多,他便成了平平無奇,再沒有高中時的困擾了。“那啥……”孔禘插嘴,“如果我沒猜錯,林同學和元帥還沒正式結婚做完全標記吧?即使在論壇發聲明,有些執著的alha仍不會放棄。”要是做了完全標記,林同學現在應該在家里養胎,而不是在學院出盡風頭。林昕耳根一熱,垂眼道:“我們今天下午去領證。”唐雪霏耳朵豎了起來,驚喜地問:“領證?領結婚證嗎?哇!恭喜!”哇咔咔!這對c太好磕了吧?嗚嗚嗚~~感動!“這么快?”孔禘愣了一下。譚諾也有點意外。“恭喜你,林同學。”很快,其他同學都跟著祝福,教室里氣氛火熱。陸靜一進門,以為學生們在歡迎她,有點受寵若驚,結果看到眾人圍著轉校生,她清了清嗓子,引起眾人的注意,學生見到她,訓練有素地回到座位,教室瞬間安靜。“這是怎么了?”陸靜站在講臺上,看向林昕。林昕端正地坐著,目不斜視。旁邊的孔禘舉手,幫他說道:“報告教官,下午林同學要請假和元帥去領結婚證。”陸靜愣了下,笑道:“恭喜林同學,別忘了給我們發喜糖哦!”林昕瞥了眼孔禘,臉頰發燙。“好……好的。”他只想著登記結婚,完全沒想過發喜糖的事。下午一點整,白煦準時來到問天學院大門口接林昕。“夫人,元帥還在南槐市,回來需要兩小時,他讓我們在民政局和他直接匯合。”“好。”林昕頷首,踏上懸浮車,正要往里坐,身后傳來叫喚他的聲音。“林同學——林同學——”他疑惑地轉頭,看到孔禘百米沖刺地朝他跑來。“林同學,等一等——”林昕下車,站在車門邊看他。孔禘跑到他面前,氣喘吁吁。“哎呀媽啊,終于趕上了!”“有事?”林昕奇怪地問。機甲系離學院大門有點遠,他為什么不乘飛行器,反而用兩條腿跑?孔禘緩過勁,摘下軍帽,抹了把臉上的汗,再戴回帽子。“你是不是要去民政局?”他開門見山地問。“嗯。”林昕點頭。孔禘搔搔后腦勺,有點不好意思:“那啥……你能不能捎我一程?剛教官給我打了個電話,說我戶口遷移程序上出了點問題,需要自個兒去民輝派所出戶籍科填張表格。民輝派出所就在民政局附近,所以我想搭個順風車……方便嗎?”林昕看向白管家,白管家微笑。“夫人,正好順路。”林昕對孔禘道:“上車。”孔禘面上一喜。“太感謝你了,林同學!給我省了一筆路費!嗚嗚,這個月開銷太大,手頭有點緊。”上了懸浮車,摸著真皮沙發,他拘謹地坐在一角。好家伙,這車得值多少錢?寬敞華麗又舒適,簡直是男人夢寐以求的豪車!林昕坐在另一張沙發上,姿勢優雅,神情放松,顯然對這樣的豪車習以為常了。“要喝什么?”林昕問。每天坐車,白管家都會給他泡茶,今天同學搭順風車,自然要好好招待。“呃……不用,不用。”孔禘連連擺手,“林同學帶我一程,我已經很感激了。”“只是茶而已。”白煦慈祥地望著他。孔禘被他看得難為情地低下頭,越發地拘謹緊張了。“那……那就和林同學一樣吧!”“好的。”白煦拿出茶葉,開始泡茶。懸浮車由智能控制,自動按路線在空中飛行。問天學院到民政局有一個多小時的路程,三人邊喝茶邊聊天。白煦笑瞇瞇地問孔禘:“這位同學貴姓?來自哪個星球?”孔禘雙手捧著溫熱的茶杯,毫無隱瞞地回答:“我姓孔,來自章陽星。”“哦,章陽星。”白煦緩緩地點頭,“我年輕時去過,那是一顆擁有三個衛星的星球,距離虛日星約十光年。”虛日星是玄武帝國的首都星,越靠近首都的星球,發展越好,十光年外的星球,乘宇宙飛船進行空間跳躍都要一個多月,顯而易見,章陽星屬于偏遠星球,說難聽點,孔禘來自“鄉下”。一般“鄉下人”恥于提自己的家鄉,孔禘沒有,他是個話嘮,開學沒幾天,全班都知道他來自章陽星,父母是公務員,家里有個剛上小學的小o妹子。他的家庭條件很普通,培養一個機甲后備軍非常不容易,孔禘憑天賦和努力,考上首都星的問天軍事學院,著實為家鄉爭光。他話匣子一開,就滔滔不絕。白煦是個健談的人,和他一聊上,便停不下來,林昕安靜地坐在一旁,慢慢地喝茶,聽他們說話。“……章陽星異植多,我們就大力發展種植業,現在市面上最暢銷的圣巴果都來自章陽星。不過,以前星際網還未通到我們那兒,消息閉塞,異植果沒有銷路,十年前來了一位好心的投資商,幫我們建立了銷售渠道,從那以后,圣巴果賣到了全星際。”“那真不錯。”白煦喝了口茶,感嘆,“帝國太大,星球和星球之間相隔太遠,總有照拂不到的地方。”“所以我很感謝那位投資商。”孔禘盯著手里的杯子,清澈的茶倒映出他的臉,一雙烏黑的眼睛閃動著若隱若現的淚光,“如果沒有他幫忙,我考不上問天學院。”“哦,那位投資商屬于哪家公司,也許我認識?”白煦道。“這個……”孔禘猶豫地道,“那位先生平時很低調,不喜歡我們到處說。”既然對方不愿透露,白煦也沒有追問,換了個話題。“孔同學有喜歡的人了嗎?”他笑瞇瞇地問。孔禘的臉倏地紅了起來,偷覷靠在沙發上看書的少年。林昕感覺到他的視線,從書后露出臉,不解地望著他。孔禘端起茶杯,灌了一大口。白煦將他的小動作看在眼里,也不點破,從車載保鮮柜里拿出一盤小點心,放在桌上。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