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75、我的伴侶 回到首頁

75、我的伴侶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75、我的伴侶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青月湖像一塊碧綠的翡翠鑲嵌在草原上,湖水波光粼粼,純凈湛藍,清晰地倒映著藍天白云,水天一線,宛如明鏡,大片金色的蘆葦圍繞在水邊,高高的葦桿上開著如棉絮的蘆花,隨風搖曳。身著風衣的李彥站在湖邊的巖石上,欣賞著美麗的風景,距離他十多米處,聚了一群人,他們有的擺弄設備,有的吆喝,有的搭建拍攝用的輔助道具,而一些穿著古裝的演員,手里拿著劇本正在對臺詞。其中一個穿紫色長裙的女o尤為引人注目,高挑的個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吹彈可破的肌膚,如月的鳳眉,殷紅的櫻唇,化著艷麗的妝,嘴角一勾,笑得嫵媚。李彥的目光一落在她身上,便移不開了。女o似乎有所覺,朝他看了過來,笑得更誘惑勾魂了。李彥下意識地咽了咽口水。不愧是無數alha心目中的夢中情人,單是一個眼神便令人心癢難耐。蘇韻詩,最近很火的新晉影視女神!憑著一部古代宮廷劇一炮走紅,粉絲遍布全星際,商業價值翻倍,成功躍進一線女明星。半個月前她接了部仙俠劇,拍到一半,劇組苦于沒有合適的場景,進度緩慢。這年頭,科技發達,特效精妙絕倫,想要什么場景只需光腦制作便惟妙惟肖,然而,這部劇的導演是個奇葩,喜歡反其道而行之,對電腦特效深惡痛絕,認為失了本真,因此他見慣用實景拍攝。最近一幕戲是湖上決斗,置關重要,無奈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湖泊,整個劇組陷入了困境中。導演任性,暫時給演員們放了個假。于是,蘇韻詩出現在昨天的商業宴會上,氣質撩人,清香四溢的茉利花香信息素俘獲無數單身alha的心。李彥便是其中之一,對她一見鐘情。仗著家世,他從一眾追求者中脫穎而出,成功與蘇韻詩搭上話。幾杯昂貴的酒下肚,李彥被迷得神魂顛倒,當得知女神最近遇到的為難之事,二話不說,拍拍胸脯,挺身相助。湖泊嘛?他們家就有哇!李家草原上的青月湖與劇中描述的如出一轍,完全符合劇組要求。他拿照片給蘇韻詩看,蘇韻詩驚訝,立即轉給導演,導演看后,拍腿大喜,行動迅速,第二天就要開工。李彥為討女神歡心,壯著膽子,招呼都不打,直接帶人去青月湖。青月湖離城堡遠,只要不被巡邏的護衛發現,就能潛進來。草原上雖然有世代為李家工作的牧民,但李彥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里,三言兩語威脅打發了。反正劇組拍一兩天就走人,借用一下又何妨?這里是李家的祖產,他也是李家子孫,憑什么不能使用?李曜仗著自己是嫡系,竟然將旁系全部趕出祖宅。想到這,李彥肚子里一團火氣。小時候他居住在城堡里,過著優渥的生活,結果因為他母親一時沒注意,七歲的李曜落水差點溺亡,便被記恨到現在。李曜十五歲從皇宮搬回城堡,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趕走所有旁系,給了一筆遣散費,霸占了所有祖產。他背后站著皇家,眾親戚敢怒不敢言,忍氣吞聲地搬離了。從那以后,旁系想回祖宅,必須提前預約。李彥當時十歲,不知原由,只知自己從一個華麗的城堡搬到了簡陋的套房,鬧了好一陣脾氣,等母親哭訴一番,才知他們被堂哥趕出了祖宅。他倒想找李曜理論,可惜實力不足。如今李曜成為帝國元帥,他更不敢當面放肆。這次為了女神,他豁出去了!反正,李曜又不是天天在城堡。從兜里掏出一根煙,用智能打火機點火,狠狠地抽了一口,含了一會兒,再爽快地吐出煙霧,李彥沖蘇韻詩帥氣一笑,邁著優雅的步子,朝她走去。“怎么樣?拍得還順利嗎?”“非常順利,這里真是太美了。”蘇韻詩聲音嬌柔,聽起來特別舒心。李彥癡癡地望著她,都快忘了指間夾著根煙。蘇韻詩笑出聲,拿著劇本半擋臉。李彥回神,有些尷尬地跟著笑。活了二十二年,第一次對oga心動,情難自禁。“今天……拍得完嗎?”他問。蘇韻詩回頭看向仍在忙碌的導演和工作人員。“再拍一場湖上打斗戲,就大功告成了。”李彥抬手查看識別器上的時間。“快四點了,一會兒太陽下山,趕得及嗎?”蘇韻詩撩了下耳際的發絲,微笑道:“要的就是夕陽下的景色。”“哦,哦……”李彥捏著燃了一半的煙,搜刮肚子想找話題,平時油嘴滑舌,天花亂墜,現在面對心慕的女神,卻變得笨嘴笨舌。氣氛一時有點尷尬。李彥著急,轉動腦子,挖空心思地想找話題。“那個……”他欲言又止。“什么?”蘇韻詩美目一轉,風情萬種。李彥眼睛都快看直了。突然,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李彥眼皮一跳,下意識地聞聲望去,只見一白一金兩匹駿馬由遠而近,當看到標志性的銀發時,他身體一僵,指間的煙掉到了草地上,背后冷汗直冒。李曜!他怎么會過來?蘇韻詩不明所以,見煙蒂掉地了,怕燃到草,提起裙子,踩掉煙上的星火,然后她好奇地看向騎馬接近的兩人,鳳眸秋波流轉。李曜帶著林昕騎了十五分鐘的馬,到達青月湖。湖畔,聚集了一群不請自來的陌生人,以及和美女站在一起,滿臉心虛的李彥。很好。李曜金眸冰冷。馬蹄聲引起了劇組的注意,眾人停下手頭的事,不約而同地聚過來。李曜拉了拉韁繩,放慢凱的速度。林昕跟著降速,讓雪和凱并排行走,墨黑的眼睛掃過湖畔的人群。這就是電視劇的拍攝現場?那些穿古裝的人是演員?人們似乎對古裝劇情有獨鐘,可能骨子里流著藍星華人的血,幾千年的悠久歷史,淵源流長,到了星際時代,仍然樂此不疲地看宮廷劇、武俠劇、仙俠劇。林昕的視線移向風景優美的青月湖,陽光下的蘆葦,被風一吹,激起一層金浪,湖水碧綠,微波蕩漾,水鳥貼著水面飛翔,泛起一朵朵漣漪。如夢似幻的湖泊,確實是拍攝的好風景。但是,風景再好,也是私人領域,未經主人允許,任何人不得擅自闖入。來的路上,教官簡略地向他提了提李彥其人。與李郁一樣,李彥也是教官的堂弟,但是,性格和李郁差了十萬八千里。他從小被寵壞,任性妄為,書不好好念,大學沒考上,父母花錢讓他進了一所私人學院。今年剛畢業,在父母公司掛了個閑職,無所事事,經常出入酒色場所,結交狐朋狗友。這樣不學無術的旁系,李曜吝于關注,更列為拒絕來戶。尤其他的母親是那個曾想害他溺亡的罪魁禍首,李曜怎么可能給好臉色?強大的精神力威壓鋪天蓋地,瞬間遍布整個湖畔,劇組大多是精神力一二級的普通人,剎時嚇得臉色發白,噤若寒蟬。李彥的精神力雖然有四級,可他從未訓練過,高精神力不過是擺設,感受到李曜的精神力威壓,他當場愣在原地,雙腿不由自主地打顫。而站在他身邊的蘇韻詩嚶嚀一聲,搖搖欲墜,仿佛算計好般,倒向李彥,李彥本能地一接,將人抱了個滿懷。李曜騎著金馬站在他的面前,居高臨下地睨視他。“美人在懷,笑擁軟玉。李彥,好興致啊!”李彥扯動僵硬的嘴角,吞吐地道:“堂……堂哥……你聽我解釋……”“解釋?”李曜笑得和善,“無視主宅規則,擅自帶人進草原,口出狂言,威脅牧民,不知你要怎么解釋?”李彥喉嚨干澀,滿頭大汗,感受到背后眾多質疑的眼神,臉頰火辣辣地發燙。見他不答,李曜拿著馬鞭,輕輕地敲打掌心,瞇眼下令:“限你在十分鐘內,帶著這幫人,滾出李家草原。”李彥憋紅了臉,懷里的蘇韻詩輕吟一聲,一副脆弱的模樣,他一急,粗著嗓子吼道:“李曜!虧你是帝國元帥,一點氣量都沒有,竟然釋放精神力威壓,對付普通人!”劇組的人聞言,全都震驚地看向馬背上的銀發男人。他……他是元帥!?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