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71、軍部軍審 回到首頁

71、軍部軍審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71、軍部軍審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從小的教育告訴林昕,戰士是軍人的第一身份,不管什么兵種,什么等級,只要上了戰場,就要擔起戰斗的使命。戰友是他們唯一交付背后,相互信任,依托性命的人。即使犧牲自己,也要義無反顧地保護戰友的生命。軍校生與其它學院的學生不一樣,從入學那一刻起,就轉成軍籍,任何違紀行為,都由軍部判決。以前在華東學院,他雖然不合群,但團隊訓練時,與隊友毫無隔閡,配合默契。學校指導教官曾說過,他們可以較量,可以比試,可以有小妒忌小摩擦,但絕不容許用學到的強大力量去攻擊和傷害同學。華東學院如此,問天學院必然也如此。宗元和后勤系的學生發生口角,尚在可容忍范圍之內,但用附著精神力的籃球砸人,在籃球比賽過程中使用攻擊性的信息素和精神力,完全違背了戰士準則。林昕不屑與這樣的人為伍。當他擲地有聲地道出宗元不配當軍人時,籃球場上的所有學生都震驚了。少年黑發如墨,襯衫如雪,腰背挺直地站在大坑前,莊嚴而肅穆,午間陽光猛烈,照在他的臉上,汗珠晶瑩剔透,折射出絢麗的光芒。眾alha都看呆了,心臟怦怦直跳。宗元狼狽地坐在地上,對上少年那雙犀利的眼睛,手指無意識地顫抖。他平時雖然霸道慣了,但非常注重言行,聰明地踩著規則底線,沒有留下任何把柄。即使有人想檢舉他,但苦于沒有明確的證據,只能不了了之。而今天,他被憤怒沖暈了頭腦,犯了原則性的錯誤!眾目睽睽之下,使用信息素和精神力,攻擊同校的學生,證據確鑿!怒火在胸腔翻騰,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被眾多異樣的眼神注視,渾身發寒。“嘟嘟嘟——”正當現場氣氛僵硬的時候,維持學院秩序的教官騎著飛行器從天而降,冰冷的眼神掃過地上的大坑以及針鋒相對的兩名學生,面無表情地道:“你們兩個,隨我去一趟軍審部。”林昕終究沒法去醫院看望凌教官。此時此刻,他坐在軍審部的審問室,平靜地望著對面的少尉。后備軍歸軍部管理,犯了錯,一律在軍審部審理。少尉前面懸浮著一個虛擬屏幕,上面列著林昕的身份信息,當他看到準伴侶一欄時,眨了眨眼睛,微微勾起嘴角,望向拘謹的小o崽。“不用緊張。”他溫和地道,“只是例行詢問,請詳細地將當時的情況實事求是地敘述一遍。”“是。”林昕危襟正坐。他說得很客觀,不帶一絲私人感情,將整件事情從頭講到尾,結束后,他主動承認錯誤。“很抱歉,我砸壞了籃球場。”“咳。”少尉停下記錄的筆,清了清嗓子,“基本與監控一致。”早二十分鐘前,他就看過籃球場的監控視頻了,對事情的經過掌握得一清二楚,之所以要求當事人敘述一次,自然是為了判斷他是否說慌。有些人為了推脫責任,會將自己摘得干干凈凈,話說得滴水不漏,心理素質強,若不拿出實質性的證據,很難突破他們的心理防線。“滴滴。”少尉的識別器響了兩聲,他點開隱藏模式,看到發來的信息,挑了下眉,對林昕道,“你問題不大,賠償損壞籃球場的費用后,就可以離開了。”少尉整理記事本,收進空間鈕內,起身打開審問室的門。“你的家屬來了。”家屬?林昕一怔,迅速起身往外走去,來到門口,他停下腳步,遲疑地詢問:“另一位當事人,軍部會如何處理?”少尉微笑:“他不歸我負責,處罰結果等通知。”林昕點點頭,未再多問,踏出審問室的門,剛走了兩步,便在走廊的休息椅上看到了一身軍裝的銀發男人。男人手里拿著一本書,安靜地,來來回回的軍人經過他時,無不向他敬禮。林昕舒展緊蹙的眉頭,加快腳步,朝男人走去。似乎感應到他的氣息,男人合上書,轉頭看向少年。“哥。”林昕來到他面前,想到自己損壞公共設施要賠巨款,一臉羞愧。李曜收了書本,從椅子上起身,把少年抱在懷里,仔細檢查。“有沒有受傷?”林昕靠在他懷里,搖頭。“沒有。”戰斗系的精神力等級普遍不如機甲系,宗元的精神力只有四級,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沒有受傷就好。”李曜斂去眼里的冷光,安撫地拍拍少年的背,“我們走。”“等等。”林昕拉住男人的衣角,耷拉著小呆毛,低聲說,“還得交賠償款。”都怪自己沒控制住情緒,把學院的籃球場砸了個大坑,不知要賠多少錢。頭頂響起男人的輕笑聲,他困惑地昂首。李曜屈指輕彈他的額角。“我幫你交完了。”林昕有點錯愕,不解地問:“哥不是在忙嗎?怎么來了?”李曜拉起他的手,一起往軍審廳外走去。“我正在這里辦事,收到軍審部的通知,作為家屬,自然要過來領人。”其實并沒有軍審部的通知,而是收到李郁小子發來的一段視頻后,他直接下達命令,將人帶到軍審部,嚴格按程序辦事,杜絕任何人干預插手。“對不起……”林昕道歉。“傻瓜,你又沒錯。”李曜像捏小貓般輕捏他的后頸,“錯的是對方。身為后備軍,連基本的素質和涵養都沒有,將來進入軍部,只能成為害群之馬。”兩人邊走邊說,迎面匆匆趕來一個穿墨綠色軍裝的中年男子,從肩章上看,應該是上將軍銜。他看到李曜,面露驚訝之色,停下腳步,敬禮。李曜淡淡地點頭,攬著林昕的肩膀,從他身邊走過。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