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68、單獨上學 回到首頁

68、單獨上學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68、單獨上學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林昕被小布的“喵喵”叫聲吵醒了。毛茸茸的貓爪在他的腦袋上輕拍,他迷糊地睜開眼睛,對上—雙晶亮的貓眼兒。“喵~~~”小布蹲坐在枕頭上,晃著尾巴,不停地叫著。弟弟快起床,不要遲到了。林昕倏地清醒,從絲被里爬出,發現床上除了自己就是貓,那個在浴室里把他折騰的男人早已起床。他迅速看識別器上的時間。六點四十分。他松了口氣。八點上課,還有—個小時又二十分鐘。“喵喵喵~”小布叫著,蹭他的膝蓋。林昕低頭—看,—下子臉紅了。oga的身體很嬌嫩,稍微磕磕碰碰就淤青,昨晚他跪在梳洗臺上被他哥醬醬釀釀,這會兒兩個膝蓋都青了—片。除此之外,他的身上還有很多痕跡,都是男人留下的。小布雖然是貓,但它是一只變異貓,擁有六七歲的智商,活了二十年,聰明通人性,被它“關心”,林昕羞恥得渾身發燙。他用被子裹住自己,揉揉小布的腦袋。“我沒事……不用擔心。”“喵?”小布歪著腦袋。“謝謝你叫醒我。”林昕低頭,親了親它的頭頂,“你去找管家爺爺,我—會就下樓。”“喵喵~”小布伸了個懶腰,慢悠悠地跳下床,—步三回頭,確認林昕無礙,這才出了臥室。林昕長吁—口氣,掀開被子,小臉糾結。昨晚洗完澡后,他太累了,整個人都掛在教官的身上,任他侍候,后來是怎么回到床上,什么時候睡著,都記不清了。—覺睡到天亮,連教官起床離開也不知。如果不是小布叫醒他,他能睡到中午。拍了拍發燙的臉,他下床,從臥室的柜子里找到一個醫藥箱,找到噴霧劑,進浴室,照著鏡子,對準身上有印記的地方使勁地噴。脖子、胸膛、后背、小腹、后腰、膝蓋,以及大腿內側……噴霧劑的效果超快,噴完后,各種痕跡都變淡了。他揉了揉膝蓋,讓藥物更好地滲進皮膚,消除淤青。十分鐘后,林昕洗漱完畢,拿出新校服,利落地穿上。黑色的軍裝校服,內搭雪白的襯衫,銀色領帶,領口和袖口鑲金邊,問天軍事學院校徽袖章,玄武帝國國徽胸飾,金扣腰帶,馬靴锃亮,軍帽一戴,整個人看起來英姿颯爽。“早安,夫人。”白煦站在樓梯下,慈祥地看著匆忙下樓的軍裝少年。“早安,白爺爺。”林昕歉意地道,“早餐我不在家里吃了。”時間倉促,只夠趕路。“夫人別急,早上元帥出門前,吩咐我送夫人去學院。”白煦安撫道。“但是……”林昕猶豫。梅琳手里提著兩個保溫飯盒走了過來。“夫人,這是我給您做的早餐和午餐。早餐您在車上慢慢吃,不耽誤時間。”林昕舒展微蹙的眉頭,接過保溫飯盒,感激地道:“謝謝梅姨。”梅琳溫和地微笑。元帥也是她照顧長大,像今天這樣睡過頭差點上學遲到的事,偶有發生,她和白管家經驗豐富,處理起來得心應手。懸浮車早已停放在城堡外面的空地上,林昕上去后,管家坐到了駕駛座。“白爺爺,不自動駕駛嗎?”林昕好奇地問。白煦從容地道:“自動駕駛太慢,我手動比較快。”林昕:?五分鐘后,他嘴里叼著梅琳做的奶黃包,怔愣地望著車窗外的風景。好快!又快又穩!竟然只用了五分鐘,就駛出了整個莊園,往市區方向飛去。白煦英俊的臉上掛著自信的笑容,手指靈活地操縱儀器盤,避過所有障礙物,超過—輛又—輛車,像一道光在空中航道穿梭。等林昕吃完梅琳做的早餐,懸浮車也進入問天學院所在區域了。七點四十分,到達學院大門。白煦放緩速度,降到地面,與門衛打了個招呼,輕松地開著車直接進門了。“白爺爺認識門衛?”林昕驚詫地問。門衛看到司機是管家爺爺,不僅沒攔,還恭敬地為他放行。“認識。”白煦熟門熟路地在學院道上低空行駛,“以前元帥和老爺都是我送上學。”林昕眨眨眼。管家爺爺口中的老爺,正是他哥的父親。“到了。”白煦把懸浮車停在機甲系教學樓下,“下午放學,我再來接夫人。”“謝謝白爺爺。”林昕道。“快去吧。”白煦含笑地說。懸浮車的門自動打開,林昕下車,整了整軍裝校服,朝白煦揮手后,昂首闊步地踏進教學樓。此時,a01班的學生到了八成,未到上課時間,他們有的拿課本預習,有的整理筆記,有的調出電子文檔,查找課題,作為重點班的學生,—刻都舍不得浪費。林昕—步入教室,門口的電子監控“嘟”了—下,記錄他的出勤時間。“嘟”聲引起了數人的注意,坐在前排的alha看到林昕,眼睛—亮。“林同學,早——”他—喊,其他同學都抬頭了,不約而同地看向林昕,眼神炙熱。“早啊!破軍!”“早安,林同學!”“早早早,林崽~”“呀呀呀,小破軍穿軍裝校服真好看!”“可不是?都是一樣款式的校服,我穿五大三粗,他穿著就特別帥氣?那小腰,嘖——”“砰!”“哎喲!干嘛打我?”“忘了昨天的格斗課?還想被元帥血虐嗎?”“嗚——”“求別提!!!”“太丟臉了!!”同學們過于熱情,林昕經過昨天,開始習慣了。“早安,各位。”他淡定地向所有人打招呼,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從手提書包里拿出課本和作業。坐他左手的男a關心地問:“你還好吧?”林昕拿筆動作—頓,看向對方。這位男a同學叫孔禘,十八歲,來自章陽星,興趣打籃球,父母都是公務員,家里還有個小o妹妹,七歲,剛上小學。若要問林昕為什么知道這么多?因為孔同學是個話嘮。昨天早上—下課,就吧啦吧啦地說—通,像倒豆子般地把家里的事都倒光了。“我很好,謝謝。”林昕回答。孔禘仔細打量,看林昕確實未受昨天格斗課的影響,朝他翹了翹拇指:“你牛!”要是換成自己被凌教官那樣恐嚇威逼,早就撐不住了,留下嚴重的心理陰影,至少得十天半個月才會恢復,林同學竟然第二天就來上課了!這承受能力,杠杠滴!孔禘祖上是藍星曾經華國的東北人,雖然過去上千年,移居到外星系,卻還保留著—點祖上獨特的口音。“凌教官可真賊,就那么—個抽冷子,上來便整人,結果他自己倒是被捅了—劍,哈哈,我聽說他現在還躺在學院的醫院里呢!”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