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57、直播烏龍 回到首頁

57、直播烏龍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57、直播烏龍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叮,您的賬戶進賬一千萬星際幣。”美妙的電子音在耳邊響起,林昕呆滯地望著彈出的虛擬界面,上面顯示,賬戶里的錢從六位數變成了八位數。“夠用嗎?”李曜問,“不夠我再轉一千萬。”是他疏忽了,這幾天光顧著和少年溫存,竟忘了這些小細節。“夠了!太多了!”林昕想撥些款還回去,“我用不了這么多錢。”他只想買個二十萬的智能攝像機,男人卻轉了一千萬,多得離譜。如今他吃的用的穿的,都由管家安排,有錢也沒地方消費。李曜握住他的手,阻止他轉回來。“拿著,這是賣炫冰石的首款。”少年太好養了,給什么用什么,只知付出,不懂索取,這么乖的性子,若是遇上得寸進尺的人,怕是會吃大虧。林昕聽到“炫冰石”,想起這是異獸星球上的礦石,當時他們采集了四天,搬空了整個礦洞。教官這么快就賣出去了嗎?瞧出少年眼里的疑惑,李曜道:“炫冰石是優質的飛船燃料,銷量很好,不愁沒人要。我們采集的是上品冰藍種,一噸價值千萬,我托人賣了五噸,買家首付了三千萬,還有兩千萬未到賬。”林昕驚訝地微微張嘴。當時聽教官估價整個礦洞值萬億,他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會兒聽到五噸賣五千萬星際幣,終于知道教官沒有夸張。李曜輕點少年的額角,低柔地道:“明天我們去登記結婚,這樣賬戶便能共享了。”林昕倏地紅了臉,捂著額角傻傻地回答:“明……明天要去學院報道。”在瑤光號上的時候,教官和他說過結婚的事,當時被教官吻得意亂情迷,模模糊糊地就應了,這會兒聽明天就去登記結婚,他有些手足無措。不是抗拒,就是有點蒙。李曜抱著他,下巴擱在他頭頂輕輕地磨了磨,嘆氣:“那可怎么辦?我只有八天假期了,周末民政局不上班。”男人的語氣里充滿委屈,聽得林昕心里一顫,他輕咬了下唇,結結巴巴地說:“明天第一天上學,不……不能請假,周……周五下午可以嗎?”李曜露出完美的笑容,稍微放開少年,捧住他的臉,親了親他的唇。“好,都聽你的。”少年的臉頰紅撲撲的,乖乖地站著被親。一吻結束,他離開男人的懷抱,耳朵尖還有點發紅,拖出虛擬商城,選擇智能攝像機。對比了幾款不同價格的功能,最后選擇性價比最好的一款。“叮,您已付款五十萬星際幣,q10093號智能攝像機為您服務,請命名。”系統音落,空中冒出一個棒球般大小的紅球,前面是一只圓圓的大眼睛,背后有一對蜻蜓般的翅膀,頭頂翹著一根小巧的天線,懸浮在林昕面前,左右搖擺。“智能攝像機?”李曜瞅著小東西,挑了挑劍眉。“嗯,我想做直播。”林昕把君丘狐和李郁勸他直播的事提了提,說完,他顫著睫毛,抬起一雙明亮的眼睛,征求男人的意見,“可以嗎?”十八歲少年的臉蛋,帶了點嬰兒肥,微揚著頭,漂亮的黑眸里星光點點,透著一絲擔憂,毛茸茸的蓬松,像一只小奶貓巴巴地望著主人,充滿期盼,生怕被拒絕,粉嫩的唇輕抿,這副可憐兮兮的模樣,任何鐵石心腸的人見了,都會當場化身為繞指柔。李曜心都酥了,哪會反對。他舍不得拒絕少年的要求。“當然可以。”他的眼角和眉梢都帶了柔情,拇指按著少年的唇,輕磨。林昕下意識地舔他的拇指,然后發現自己好像干了件蠢事,飛快地后退一步,背對男人,按住“砰砰”亂跳的心。游戲百分之一百的仿真度,太真實了。明明和男人在現實中都深入到不可描述的親密程度了,但被他幽深的金眸注視,仍然心猿意馬。深吸口氣,將旖旎的想法拋至腦后,少年專注地盯著智能攝像機。智能攝像機一直在等待命名,他思索了會兒,勉強取了個名字:“紅蜻蜓。”“收到,q10093號更名為紅蜻蜓。您好主人,很高興為您服務,請下指令。”“請連接直播平臺。”林昕翻出操縱說明書,按照上面的步驟,很快便創建了直播室。李曜安靜地站在旁邊,看著他操作,沒有上前打擾,過了一會兒,他發現少年糾結地皺起眉頭,不禁問:“怎么了?”林昕前面懸浮著直播室的界面,由于沒有正式開通,屏幕一片漆黑。“id昵稱被人注冊了。”他道。第一次輸入“破軍”,系統顯示此昵稱已被注冊,第二次他換了“我是破軍”,系統再次顯示已被注冊,第三次輸入“機甲破軍”,竟然還被占用。瞪著昵稱輸入框,少年無語。李曜了然地道:“再多的破軍,都不是你,網友不是笨蛋,自然會辨真偽。”“嗯。”林昕放棄“破軍”二字,改成“瑤光”,這次很順利,注冊成功。李曜笑了。新開的直播室,觀眾為零,理所當然地沒有一點人氣。智能攝像機飄浮起來,找準鏡頭,開始拍攝,同時,林昕面前的虛擬屏幕里出現畫面,他和教官都在其中。第一次直播,林昕有點緊張,對著鏡頭都手腳都不知道該怎么擺放了。李曜寬厚的大掌按按他的腦袋,安撫:“順其自然,和平常一樣就行。”“哦。”林昕忽視智能攝像機,想到目前直播室沒有觀眾,放松心情,轉頭對李曜道,“哥,陪我練會格斗術,好嗎?”“好。”李曜道,“練二十分鐘,錯過晚飯白管家會上來逮人。”林昕既驚訝又好奇。教官怎么知道?莫非……他親身體驗過?李曜輕咳一聲,來到格斗場地,對少年招招手。林昕眨眨眼,翹起嘴角,縱身一躍,輕盈地跳到格斗場地,毫無預兆地攻擊男人。戾鳳今天很閑。作為機甲世界里赫赫有名的戰神,本該每天忙著打擂臺,但前天中午他在實戰中傷了大腿,被家屬壓著進醫院,躺在病床上邊養傷邊玩身份識別器。高級識別器相當于一臺小型光腦,功能齊全,他趁家屬出去找醫生,拖出直播網站界面,觀看感興趣的視頻。紅狐戰隊隊長君丘狐早早地在超博公告他和破軍的訓練直播,一群土豪粉絲給他的直播室買了推廣,所以,戾鳳剛進首頁,便看到了紅狐貍的直播室。閑著也是閑著,他隨意地點進去。破軍最近很紅,他與黑豹戰隊的劍龍一戰成名,尤其是oga的身份,被人津津樂道。戾鳳當然也很關注。他是朱雀王國的人,接觸過許多有能力有才華的oga,會操縱機甲的不在少數,但像破軍這樣把機甲玩得熟能生巧的oga,寥寥無幾。好奇心驅使,他查了查,找到些蛛絲馬跡,發現破軍竟是青龍共和國前不久分化的男o,一個被當成準a的機甲后備軍。戾鳳恍然大悟。難怪破軍擁有如此敏捷的身手。紅狐貍的直播開始了,數千萬粉絲展開激烈地討論,他興致一來,發了幾條彈幕,由于點評到位,被人喚成大神,接到一堆問題,他耐著性子一一解答。直播結束,他意猶未盡地退出,一抬頭,看到和醫生談完話的家屬回來了,正坐在病床邊虎視眈眈地盯著他。“看得很高興?”男人陰森森地問。戾鳳要是怕了他,就不取“戾”字了,他翹了翹受傷的腿。“骨頭早接上了,信不信我現在下床跑給你看?”男人沉默五秒,咬牙切齒:“至少躺到下午。”“行。”戾鳳無所謂地聳肩,繼續瀏覽直播網站,好心情地地拉大屏幕,和男人一起欣賞。男人的手伸進兜里,想摸煙,看到墻上掛著禁煙的牌子,硬生生地忍下,額冒青筋,被迫看直播視頻。戾鳳翻了翻首頁,沒一個感興趣,于是點搜索鍵,結果點錯位,碰到了旁邊的新人區。新人區就新人區吧,他隨手點開一個新創建的直播室,調整靠枕,躺得舒服點。

求標記是會懷孕的! https://lnwows.com/info-94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