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六百九十六章 話說重頭 回到首頁

第六百九十六章 話說重頭
無限道武者路第六百九十六章 話說重頭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行了,我就在這里下車,多謝你們送我一程。請記住,不要向任何人提起遇到過我……”

車開出幾十里遠,仍未開出草原地界的時候,王宗超忽然開口告別,也不待越野車減速,一個縮身,整個人便從半開的車窗無聲無息間竄出窗外。

“哎,你這……”朱佳兒驚呼方出,連忙側身回頭,就見王宗超的背影已在車后幾十米外,只是幾個顛簸起伏之后,已毫無煙火氣地徹底消失在大草原呼嘯的風沙之中。這般情形,讓朱佳兒不由一陣恍神,泛起一種有關對方的一切都失真不實的荒謬之感。至于前座正副駕駛座的兩名軍人,對此更是恍若無覺,只顧開車。

“雖然,感覺好像是一場漫長迷夢,細節更是混沌不清,然而……”轉眼間,王宗超就以一種看似閑庭信步,實質比奔馳的越野車更快的速度,來到一塊約有十數噸的花崗巖面前。雖然它表明有著明顯風化痕跡,但整體幾乎沒什么可容草木扎根的縫隙,已足見其整體硬度與完整。

“身心一體的本能,可不會欺騙我……”王宗超隨意舉手,緩緩按上花崗巖,手背忽然模糊了一下,似在發力。

緊接著,這塊沉重堅固,不知歷盡多少風吹日曬草木扎根考驗的花崗巖,就像一堆多米諾骨牌堆砌成一般,轟然一下,碎成無數細沙碎石四下流散。

“果然……單純力量的運用,也就足以做到了……”王宗超微微點頭,忽然深深吸氣,緊接著,在他體內,仿佛有無數的微小關竅被接連沖開,連綿殷雷伴隨越來越澎湃浩蕩的潮汐轟鳴之聲接連發出,轉眼間整個大草原都被帶動著以一種人類難以覺察的頻率震動起來。

‘身軀,終究還是以這個時間段的物質條件為基礎……要恢復成巔峰天人程度,還需一段時日。不過也未必非要遵循傳統天人路線,不如慢慢嘗試發展出最契合此方世界的新體系。如無必要,暫不觸動天劫,也先別介入涉及主神與輪回者的因果!

這個世界,既然很有可能是用于保存‘古巫烙印’的‘保險箱’,也是輪回者的重要‘原產地’之一,很可能還存在著什么深層的秘密,不妨待時機成熟去探尋發掘一番……’

王宗超舉步凌空,踏草無痕,轉眼間已消失在大草原深處,徹底不見了蹤跡。

………………………………

一所懸浮于宇宙之中,規模堪比一個大型城市的太空星港之上,兩艘大型太空艦陸續停泊在指定的艦港,其中一艘體形較為龐大臃腫,似是普通礦艦,另一艘外表則顯得精悍流暢,且還明顯搭載著各種武器,卻是一艘太空戰艦。

兩艘太空艦停泊,反沖引擎慢慢熄火,又經過一系列自動化艙口對接,氣壓、人造重力平衡之后,便有列隊齊整的士兵以及科研人員從太空戰艦中走出,緊隨其后的,卻是一批自動行駛的休眠倉,以及倉中一名名還未蘇醒過來的人員。由于動輒以年月計的長途宇航,為避免宇航者無謂消耗精力與壽命,他們是采用定期輪值式休眠,所以小部分人還沒有蘇醒過來。

與此同時,又有一批全副武裝,戒備森嚴的士兵與科研人員或持武器、或持各種儀器,動作迅速進入運礦艦之內,開始偵查、搜索起什么……各種偵查數據、報告以及收集到事物很快如流水般向外傳出。

“‘諾史莫’號飛船已做好總體隔離封閉,飛船內的所有生體組織都已收集整齊,DNA正在檢驗之中,地外生命體——異形的DNA片段已經得到確認,此外還發現另一種疑似源自地球的未知病毒,兩者都具備高度的自我調整與變異空間,而且已經形成穩定契合基因,潛在價值不可限量……

很遺憾,仍然沒有那收集到有關那十名保安去向以及他們帶走物資的任何線索。與先前匯報中一致,那異形與不知名病毒的契合幼體的尸體、我們的潛入‘諾史莫’號飛船的二十五名武裝人員的裝備,以及機器人阿休都已不見了蹤跡,至于送入‘諾史莫’號飛船的單人太空戰斗機則只是被暴力拆走了激光主炮以及部分搭載武器,主體依舊完整留下……

‘諾史莫’號飛船的唯一生還者雷普莉,以及所有曾潛入該飛船的二十五名武裝人員已被隔離控制。從他們身上,暫時無法獲得有價值的線索,已有生物、醫療、心理專家正在對他們進行進一步的檢測與詢問……

……初步猜測,對方擁有先進的智能網絡入侵技術,以及某種不明原理的跨空間實物傳送技術。一切行為的動機還不明朗,不過初步推測,很可能是沖著竊取有價值的生體樣本,以及我方宇航、仿生人與人工智能、軍事各方面新技術而來……”

“不對,這說不通!”聽著匯報,某富態高管忽然打斷了對方,“竊取異形生體樣本說得過去,但一個掌握了這么多不明先進技術的組織,有必要覬覦區區一艘運礦飛船相關的,以及已經落后一代的仿生人技術嗎?至于公司私人武裝那幾十套單兵裝備,以及激光炮更不算是什么值得保密的先進技術!如果他們感興趣的話,有無數種更方便的方式可以弄到更完整更全面的軍事技術。”

“先生,我有一個更大膽的猜測……”匯報的科研人員恭恭敬敬回道,“對方恐怕不是來自人類勢力,而很有可能是首次接觸我們,需要盡可能多地收集我們有關情報的……外星人!”

“外星人……”高管眉頭緊皺,喃喃自語:“難道說……”

“如果是外星人的話,那么一切都說得通……無論是他們的未知傳送技術,以及他們超人的體能,甚至他們的外形,都有可能是一種模仿人類的一種擬態。而他們收集我們的科技物品,并非要獲取技術,而只不過是借此了解我們的文明與技術發展程度而已……”

正在此時,忽然通訊屏幕亮起,有人通過屏幕語氣焦灼地匯報:“質量檢測儀顯示,‘諾史莫’號飛船停泊前后,足有八十六kg質量去向不明!另外,船倉內有四百萬噸放射性礦石的輻射強度大幅衰減,似乎經過了上萬年的衰變!”

“什么!”高管聞言拍案驚起:“不好,多半有‘外星人’入侵我們星港了!立即啟動警報,搜索全港,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可疑分子與可疑角落!”

星港的某處,王宗超背著雙手,一邊不緊不慢地信步走著,一邊隨意觀賞四下充滿科幻風格的星港內部。四周不乏隨著刺耳的警報聲如臨大敵四處奔波搜尋的軍事人員,但卻沒有一人能夠將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如今的他,既與四周環境相融無間,又仿佛處于另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人類一方對于輪回者而已有價值的東西不算多,畢竟他們的單兵軍事,應付起異形都很吃力。至于他們的超光速宇航技術,也是基于這個世界獨特的空間性質,超越光速,不會引起相對論效應,而是會進入一個‘快宇宙’亞空間,而且仍要耗費漫長的時間去航行,其技術不適用于大多數劇情世界。

真正有價值的技術,應該是在‘鐵血戰士’以及‘工程師’文明那邊,可惜都沒有明確的可供接觸途徑。難怪楚軒之后也僅僅來了一次,沒有將這個世界列為重點經營,不過倒也方便我接下來行動。

能量已經凝聚得差不多了,這個世界的空間規則,也已經基本解析適應,先去人類的世界看看……此后,全宇宙大可去得!”

………………………………………………

一無所有的太空某處忽然浮現幾道漣漪扭曲,驚鴻一瞥地勾勒出一艘太空戰艦輪廓,隱約可見其猙獰多變,棱角粗獷的外表,以及兩側艦翼掛載著各式各樣炮口、儀器以及外掛模塊,不過由于某種隱形的光學迷彩,一切細節都看不分明。

“這可真是所有非科幻類、異界類的劇情世界中,我所見過的造型最為別致的月球啊……”

戰艦內,一位戴著覆蓋半張臉的大圓框眼鏡,書卷氣中又頗有點呆萌的少女看著全息立體式顯示的月球全景嘖嘖稱奇——只見顯示出的月球表面豁然有著一個比任何環形山都要巨大的掌印。而且整個月球表面竟然看不到什么粗糙的月壤沙土,而是被某種一枝一葉都有著近乎半透明的水晶質感的藤狀植物密集覆蓋。

看上去,這些植物類似于玫瑰,開滿了無數瑩白中又點綴著妖艷血紅的花卉。透過它們半透明的表面,可以看到億億萬萬毛細血管般的脈絡到處傳遞著微妙脈動的光絲。遠遠看去,只見遍布月球表面的無邊花海隨著看不見的太陽風,微微搖曳著,仿佛一片片無窮光絲織就,血紅點綴錦繡。無數繽紛花瓣從月球表面紛紛揚揚向著宇宙太空深處飄散,在陽光下隱約泛射著七色光輝。這種景象的月球,簡直堪稱瑰麗奇幻,又豈有半點荒蕪可言?當然如果從地球上看,又會覺得多了一圈血色點綴暈輪,表面似乎遍布諸多毛細血管的月色顯得頗有些妖異。

“不能靠太近了,最好保持一萬公里以上距離,這些花瓣都是光能物質化形成的生體組織,類似光靈體形態的天界生物……”眼鏡少女一邊看著各種儀表數據一邊說著,“剛剛有三片花瓣接觸到飛船的防護力場,雖然沒有造成破壞,但卻出現不明擾動,使得隱形效果短暫失效。我擔心這種花瓣,有著觸發預警的功能。”

一名滿身肌肉,滿臉橫肉,壯碩的簡直不似人類的超級肌肉男呵呵笑道:“我已經調查過了,這個月球上的掌印,是一百二十八年前,‘中洲武神’留下的!這也是‘中洲武神’在這個古武世界顯露的堪稱最為震撼的神跡之一,在此之后的百年間,反而基本沒有什么驚世駭俗的舉動。

至于花海的具體起源時間就不大清楚了,是從那掌印中心開始,一點點蔓延繁殖,差不多百年前才達到肉眼可見,又花了近百年時間覆蓋滿整個月球,所以兩者九成是有連帶關系的。如今風云世界的土著都將花海視為‘中洲武神’的造物,就像其神域‘九空武界’內的生物一樣,至于其中用意何在就眾說紛紜了,甚至認為這種變化妖異不祥,是神對世人的警示也是有的。

雖然花海的用意不明,不過月面留印這一神跡倒是激發這個世界的武者的滿腔熱情,許多高手都以能夠繼‘中洲武神’之后在月球上留下一絲半點印痕視為最高榮耀!當然至今,依然沒有成功者……”

“是嗎?”眼鏡少女忽然按了幾下鍵盤,緊接著全息顯示屏上出現了一系列的漂浮隕石。

“這是什么?”肌肉男抬頭看去,眉頭微動:“這些隕石都有被銳器切割過的痕跡,甚至還有刻下漢字的?”

“這是距地面一千到兩千公里之間近地軌道上的某些零散隕石,這意味著什么,大家都很清楚吧?不過在距地兩千公里外的遠地軌道,就沒有類似的發現了。”

肌肉男點頭道:“明白了,雖然這個世界的武者還無法將攻擊觸及四十萬公里外的月球,但他們中有某些人已經能夠攻擊到距離地面一千公里以上的近地軌道的隕石,甚至還能夠留下精準的刻字……無論他們是自身進入太空,還是在地面朝太空攻擊,都不簡單!不過能夠做到這點的人,絕對還是極其少數的,而且事跡也還未曾廣泛流傳開來,不然我不至于沒有收集到相關情報。

說起來,這個古武背景世界真是很有意思,首先武道異常普及化,幾乎任何一名成年人都最低擁有D級強化,但偏偏又治安極好,根本沒有一般古武世界的好斗成風。而且武術的適用性極廣,除了戰斗之外,幾乎在農業、工業、醫療、通訊、天氣預報乃至人工降雨、驅雨所有領域全都能夠有所應用……現在他們根本沒有大規模使用蒸汽或內燃機,僅僅依靠本身體能以及基于自身生體能量的輔助器械,各種開山移川的大型工程對自然環境的改造規模就已經接近二十世紀末的程度了……至少在武道最昌盛的中國本土差不多是這樣!”

“練武不用來戰斗用來殺戮,簡直就是不知所謂!”一名穿著寬大魔紋衣袍,錚亮的光頭之上滿是一圈又一圈繁復而又神秘的刺青,身形高瘦,眼窩深陷的男子冷笑一聲,“在我看來,這個世界的武道體系雖然花樣繁多,但也不過如此。如果方便的話,我很想親手教育他們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我勸你還是低調點好,除非你有把握親手教育一位真神!”肌肉男聳聳肩:“畢竟有‘中洲武神’定下的一套規則,基本沒什么人敢仗著武力高肆意妄為。少數這么干的瘋子,被殺被廢還算好的,某些被落入‘九空武獄’里的,聽說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甚至,你想手腳利落地偷偷殺個把人也很有風險,因為某些偵查型的武者對各種能量與信息的感應比狗鼻子還敏感。而且‘中洲武神’除了力量之外,還有追溯過去的能力。這次我去打探情報,除了多重偽裝,處處小心之外,可還真是稱得上遵紀守法,低調做人!”

眼鏡少女面色變得有些凝重起來:“除了追溯過去之外,‘中洲武神’有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似乎沒有這方面的表現……另外,‘中洲武神’這百年間基本沒顯露神跡或與任何人互動交流,似乎陷入某種沉睡狀態,一切規則運轉都是憑著‘九空武界’來維持。比如要通過‘回溯過去’來偵破兇案,需要精神境界滿足相當要求的武者通過‘九空武界’,耗費大量的精力甚至于壽命才可以做到的,所以一般要實在破不了的重案、兇案才會這么做。不過,卻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通過‘九空武界’預知未來。”

“預知未來,難度與限制明顯比追溯過去要大上許多,‘中洲武神’哪怕有這方面的能力,也多半只適用于自家地盤,不大可能適用于宇宙的每一處,能夠預知到眼下已遠離地球的我們的行動的可能性很低!”眼鏡少女稍稍松了口氣,露出一個成竹在胸的笑容開始分析起來:

“那么綜合已知情報:主神發布的‘摧毀該世界月球表面的花海’這一主線任務獎勵視摧毀的規模而定,最高為A級支線劇情。而我們團隊最擅長的就是大范圍的破壞,區區摧毀月球表面這種事,只要投入幾十個質能擾動彈,一舉引爆月球上的所有氦-3、鈾-235等輕、重核元素就可以慢慢欣賞燒玻璃球了!然而按照風險與獎勵等價的原則,這么簡單就能夠完成的任務,主神又哪會給予A級的獎勵?

既然這個世界的武者沒有能力干涉到距離地球超過三十萬公里的我們,所以威脅大概率來自與花海有著某種密切關系的‘中洲武神’!

好在我們一直注意隱蔽,除了負責收集情報的洛克魯之外,其他人都沒在劇情世界活動過,‘中洲武神’基本不可能提前關注到我們。最大的可能就是在我們剛剛著手摧毀花海,或者成功摧毀花海之后,‘中洲武神’才會驚覺對我們出手,這也將是我們需要承擔的最大風險!”

“那我們該怎么應付?”一名身子嬌小,卻留著長可及臀的如瀑銀發的女子問道。

“最好的應付當然是——避戰!”眼鏡少女一對圓鏡片上閃著某種名為“智慧”的逼人光芒,“我們完全先將質能擾動彈留在月球軌道,布置好毀滅月球表面的自動攻擊體系,之后我們遠離地月系,等臨近回歸時才以量子信號遠距離遙控啟動攻擊程序!這樣一來,即使‘中洲武神’對我們出手,我們也可以盡量保證完成任務并安全回歸主神空間。

為了確保計劃能夠更加穩妥,我們干脆狠一點,同步準備好一套針對該世界中國地區的大范圍空降毀滅性攻擊體系。任何神祗都不可能坐視自己提供信仰之力的基本盤被摧毀而不理,屆時就可以讓‘中洲武神’無暇他顧!

為了確保打擊發動之前盡量隱蔽,我們接下來絕不再前往地球進行任何活動,反正我們根本沒有強化近似這個世界的古武體系的,也壓根看不上他們剛剛發展出的這點武道側科技。另外,所有的太空武器都要偽裝成普通太空隕石。在攻擊發(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無限道武者路 https://lnwows.com/info-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