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小同志還有欠缺 回到首頁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小同志還有欠缺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小同志還有欠缺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威斯丁想也不想的直接答應,開玩笑,前兩次的回去商量,威斯丁可謂是記憶猶新,他幾乎都要被整出家族了,這個情況下,他哪里還敢回去考慮,當然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威斯丁答應,周銘當然也投桃報李,周銘告訴威斯丁“如果你能幫我們完成產業轉移的對接工作,相信我們今后的合作會很緊密,我們會拿出百分百的誠意來對待我們優秀的合作伙伴。”

一聽這話,威斯丁眼睛馬上就亮了“如果我們是合作伙伴的話,我們彼此都不會輕易更換對嗎?”

周銘微笑著點頭“當然,頻繁的更換合作伙伴,不管在任何合作中都是有害的,他不利于保持合作的穩定。”

果然,周銘的回答證實了威斯丁的猜想,只要威斯丁能扮演好這個合作者的角色,周銘并不會輕易更換。

威斯丁放下心來,他拍著胸脯保證自己一定能做好合作者的一切事情。

周銘對此不發表任何意見,只是給威斯丁介紹了一旁的周司長“那么既然威斯丁先生同樣對合作充滿期待,接下來的合作具體事務就請和我們的周司長洽談吧,他是華夏負責承接國際產業轉移的總負責人。”

威斯丁聞言十分激動的站起來和周司長握手“原來您就是周司長,這真是我最大的幸運,我非常期待我們之間的合作,我也相信我們的合作會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威斯丁這情緒之熱情,言辭之懇切,讓周司長完全不敢相信這就是此前一直高高在上難以溝通的美隆家族負責人。

不過周司長也是官場老人,很快調整過來,也同樣熱情的和威斯丁握手,表示自己代表所有的華夏人民,都非常期待這樣的合作。

“這是我們的聯系方式,還請威斯丁先生擬好待轉移的產業清單,我們也好盡快進行產業的分配工作。”周司長說。

其實周司長這話已經透露出些許的急迫了,但威斯丁那邊顯然比周司長更急,他連連表示自己馬上回去辦好這個事情,并且在和周司長也留下自己的聯系方式以后,馬上迫不及待的起身離開。

周司長一行人送威斯丁離開,看著威斯丁離開的背影,他們都感覺此時是那么的不真實。

要知道就在今天以前,他們還在全美各地輾轉來回,看各種美國佬的臉色,就為了能幫國家拉到一點先進國家的淘汰產業轉移。

可是現在仍然是威斯丁,他居然這么主動的答應和回去張羅,讓周司長感覺和做夢一樣。

“好了周司長,有這位威斯丁的幫忙,美隆家族的產業能很快搞定,雖然只是美隆一家,但美隆控股著匹茨堡到克利夫蘭的很多制造產業,就這些產業,也足夠我們消化一陣了。”

周銘還提醒周司長“這里面絕大多數應該都是低端制造業,盡管仍然技術含量并不高,仍然需要國內盡快吃透,對于產業鏈的行程非常重要,而且這些產業……”

周銘這邊的叮

囑還沒說完,周司長就向周銘深鞠一躬“我代表國家和人民感謝周銘同志所做的一切,我同時也為自己之前的不信任向周銘同志你致歉,對不起,我差一點就錯過了這么重要的機會!”

幾個跟來的年輕人對這個情況感到無比驚訝,他們萬萬沒想到周司長這么驕傲的一個領導,居然會給這個周銘道歉,這太不可思議了。

周銘也趕忙扶周司長起來,告訴他不用這樣“周司長你不用向我道歉,我并沒有怪你,我們在這邊做的一切都是我們作為華夏兒女應該做的嘛!”

周銘是真的不敢接周司長的道歉,一方面是因為周司長好歹也是高配到副省級的大員,這種人物背后的人脈網相當可怕,自己在這樣的人物面前拿大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另一方面則是周銘自己也對這個年代這種一心為了祖國和人民的干部的敬意。

周司長被扶起來,但他仍然堅持向周銘道謝“我必須要向周銘同志你道謝,因為你根本不知道這件事對我們的國家和民族有多么重要!”

周銘笑著表示言重了“我并不認為自己有那么重要,而且周司長也該對咱們的祖國和人民有點信心,就算這一次我們沒能說服威斯丁達成合作,我們也依然能承接發達國家的產業轉移。”

“這是大趨勢!畢竟我們擁有最廣泛的高質量勞動力,還有穩定上進的政府,我們就是最佳承接產業轉移的地方,或許他們現在還有意識形態和傲慢偏見等等,但他們最終還是會選擇華夏!”

周銘堅定的說“對于這一點,我有充足的信心!”

周司長一行人非常驚訝,甚至比周銘說服了威斯丁還要驚訝,因為他們在美國的一系列事情,讓他們自身是有些自卑的,下意識認為華夏可能很差,他們需要盡可能的放下尊嚴來換取承接產業轉移的機會。

可萬萬沒想到在周銘這里,居然是注定的嗎?

周司長帶著感慨和滿意的微笑看著周銘不愧是韓大使力薦的年輕人,果然厲害!

周司長和其他人的想法還不一樣,對其他幾個年輕人來說,可能會覺得周銘有些過于自大了,但周司長是參加過的幾乎一模一樣。

“能有周銘這樣的小同志,真是國家之幸民族之幸呀!”

周司長感慨萬千,但他隨后仍然說道“不過周銘同志你的眼光很不錯,但你的眼光和分析邏輯會受限于你的身份眼界,很多背后的事情你并不知道。”

“背后的事情?”周銘感到奇怪,“這背后還能有什么事情?”

見周銘滿臉納悶的樣子,周司長一行人終于找到機會直起了身子,一個個語重心長的告訴周銘這是怎樣的秘密。

“其實原本以周銘同志你的身份是不該知道的,畢竟這個事情事關重大,只能有少部分人能知道,甚至不會有任何媒體予以報道,只能說懂的都懂。”

“我們原本也不知道

,也是因為工作性質的原因,機緣巧合下才知道的。”

“這個世界遠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還有很多更可怕的事情,如果不是圈內人,可能你一輩子也不可能知道……”

面對這一群驕傲的老謎語人,周銘感到很無語。

“到底什么事情呀?和現在的制造業轉移有很大關系嗎?那不妨和我說說,在我能力范圍內,我會盡力幫你嗎解決。”周銘說。

解決?

聽周銘這么說,年輕人都笑了。

周司長拍拍周銘的肩膀“我知道你想為國家和民族工作的熱情,但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接觸的,或者是超出你想象的,比如現在正在發生的資本世界大戰。”

蛤?

周銘第一時間愣在了那里“資本世界大戰?”

周司長用力的點頭“就是資本世界大戰,這是一場發生在西方各國間的經濟戰爭,沒有人知道他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可能就是這些西方國家他們自己都不知道,也沒有人知道他們會以一種什么方式展開,究竟是企業間的競爭,還是國家下場,打一場局部戰爭,進而推動資本的國際流動,總之這是一場前所未見的特殊戰爭……”

面對周司長這番‘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的科普,周銘有些無奈的打斷“周司長我想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了,我只是好奇這些和我們的產業轉移有什么關系?為了爭取時間嗎?”

“周銘小同志,我知道你這么年輕就贏得了現在的成就,很了不起,但你也需要保持一個謙虛穩重的心態,尤其是在對待你所未知的新生事物上,更要抱著一個學習的心態,這樣才能更成功!”

周司長顯然對周銘打斷自己的話感到不滿,于是先批評一番,然后才說道“資本世界大戰當然和我們的承接西方工業有相當大的關系,就是搶時間!”

周司長告訴周銘,由于資本世界大戰這種事情前所未聞,國家也無法判斷這些西方國家是真打還是假打,這場資本大戰究竟會持續多長時間,因此國家必須在現在能控制的時間里,借著這個契機,承接盡可能多的西方制造業,最好能將全世界所有門類的工業都接過來,以免未來哪里被卡脖子。

聽了周司長的解釋,周銘這才恍然明白過來,為什么國家要那么不惜一切代價的加入世貿組織,哪怕答應出錢購買西方國家垃圾這種憋屈的條件,也要加入。

說到底就是在搶時間,借著資本世界大戰西方國家無暇他顧的時間,將全世界的工業全搬到國內來。

雖然短時間內,各地的污染飆升,也造成了很多國有資產外流,以及各種貪腐事件,以及國內崇洋媚外思潮興起等等,但承接全世界的工業,卻是未來經濟騰飛的基礎。

“原來如此,林澤康首長果然是一位高瞻遠矚的領袖呀!”

周銘感慨道,但隨后周銘又說“不過別的我不知道,但資本世界大戰就快有結果了。”

()

重生之商界大亨 https://lnwows.com/info-45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