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這是威斯丁? 回到首頁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這是威斯丁?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這是威斯丁?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在周司長一行人面前,就見威斯丁來到周銘的獨棟別墅門前,仔細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才慢慢敲響了周銘的房門,那種小心翼翼就像是擔心驚擾到了周銘一樣。

然后等萊斯來給威斯丁打開房門,萊斯一臉的不耐,但另一邊威斯丁卻點頭哈腰如同狗腿子一樣。

這一幕看得周司長他們目瞪口呆,他們怎么也不敢相信剛才在自己面前牛皮上天的威斯丁,現在怎么能慫成這個樣子?

要說他是去見摩根或者洛克菲勒家的大佬,還能理解,畢竟那可是這個國家的主宰,威斯丁和他們的身份不對等,可偏偏現在他要見的只是周銘,這就讓人無法理解了,難道周銘還有什么他們完全不知道的身份嗎?

“剛才這位黑人女士,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了,我怎么覺得他越看越像那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女士呢?應該是我看錯了吧,那可是白宮的人,是現在總統的親信,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這位年輕人苦笑著說,但周司長卻皺著眉頭告訴他恐怕并沒有看錯,那個人真的就是那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女士。

幾個年輕人震驚的看著周司長,哪怕這是他們領導,他們也完全無法茍同。

但周司長緊接著提醒他們“所以你們認為韓大使為什么會那么有底氣的向我們推薦這位周銘同志?”

他們這才想起來大使韓振給他們的電話,雖說外交官因為工作原因,會在很多事情和態度上比較圓滑,卻也絕不可能在這種問題上開玩笑。

所以可能這位周銘先生真有非常了不起的能力?

這個問題誰也給不出答案,于是周司長帶著幾個年輕人直接上前敲開了周銘的房門。

還是萊斯給他們開的門,之前周司長他們沒仔細觀察,現在當他們仔細看了看,果然這位就是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萊斯女士,周司長他們當時就給驚到了。

但這個驚訝卻只是剛剛開始,因為緊接著他們就聽到了威斯丁的聲音。

“我可以答應你產業搬遷條件,但是可不可以請把這件事交到我手上,讓我全權負責。”

“事全交到你手上由你全權負責?我想威斯丁先生也不會將你的美隆銀行還有海灣石油公司的股份給我對嗎?”

“如果這是作為交換條件的話,我想我可以說服自己!”

???

周司長他們感覺自己的認知在崩壞,他們完全不敢相信現在面前這人真的是剛才怒斥驅趕自己的美隆家大佬,怎么感覺同樣的人,他在周銘面前這么卑微呢?

其實不光周司長,周銘同樣很驚訝威斯丁現在的態度,而且不同于周司長,周銘可是更清楚威斯丁之前的態度。

雖說不算堅決拒絕吧,但至少也是不敢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復。

就算他回去和美隆族長商量,族長一如自己所料的那樣答應了自己的要求,按常理來說,威斯丁也應該是拿這當條件,在銀行和海灣公司的股份上,和自己討價還價

,或者直接開出新條件才對,可像威斯丁這樣,沒討價還價,也沒開什么新條件,就說要將整個事情交給他負責,這就太奇怪了,除非……

沒等周銘多想,威斯丁就先發現了門口進來的周司長一行人,他當時就站起來了。

“你們這些家伙,忘了我剛才是怎么和你們說的嗎?居然還敢跟到這里來,你們這是在挑戰我的底線!”威斯丁非常憤怒的說。

別看威斯丁在周銘面前慫了吧唧的,但面對周司長一行人還是很高大威猛的。

并且周司長這些人也就吃他這套,見威斯丁有發火的趨勢,他們馬上堆出笑臉給威斯丁解釋,自己這些人只是順路,并不是跟著威斯丁,也不會給他增加任何煩惱的。

周銘這時眉頭一挑“威斯丁先生,我不知道你和他們究竟有什么過節,但他們是華夏外貿部的,所有承接搬遷產業的工作都要他們來對接,你現在要趕他們走?”

威斯丁聞言當時就愣住,但隨后威斯丁很好的表演了一出變臉,臉上堆出了驚喜的表情。

“原來是你們呀,我就說我和你們肯定是有合作機會的!”威斯丁高興的說,他的笑容發自內心,你完全沒辦法和之前那副刻薄的嘴臉聯系在一起。

周銘冷眼注視著一切,心底有了明悟。

“看來威斯丁先生在美隆遇到了一些麻煩對嗎?”周銘突然問道。

威斯丁臉上燦爛的笑容當時就僵在了那里,因為他這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一旦讓周銘知道了這個秘密,他就等于拱手讓出了主動權。

不過威斯丁仍然打算再掙扎一下,他重新堆出笑容表示不知道周銘在說什么“我怎么可能遇到什么麻煩,我可是和現在的族長從小到大的朋友,我是他最信任的人,不管發生什么事他都不會背叛我!”

周銘聽后有些無語,大概這就是典型的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吧。

周銘點頭表示“威斯丁先生說的這些我完全相信,不過我認為威斯丁先生還是需要給自己做一份保險的對嗎?畢竟一個人的信任始終是有限的。”

威斯丁第一時間沉默了,周銘隨后給他致命一擊“威斯丁先生你知道的,對于產業外遷的事情,你并不是唯一的選擇,我甚至可以直接去和理查德先生直接對話,我相信這并不是個壞選擇。”

“不,你不能這么做,在我這里你才能得到更好的!”威斯丁脫口而出說道。

周銘滿意的點點頭,通過剛才的試探,大體的情況自己已經全知道了,都是一些老生常談的東西,理查德由于才接手美隆家族,又不是純正直系,因此他需要展現足夠的能力才能壓得住廠子。

于是他選擇了伊蘭克戰爭和產業外遷這兩個辦法,其一那不用說,利用伊蘭克戰爭打爛中東,利用海灣石油公司直接獲利,操縱石油價格牟取暴利。

另一點則是產業外遷,甚至相比直接操作的海灣石油,這一點才更重要。

要知道,美隆是一個上百

年的老豪門,因此內部積壓著很多老舊產業,這些制造業在過去世界大戰期間輝煌無比,也是這個國家登上世界之巔的本錢基石。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產業的更新換代,再加上人力成本的上升,以及資本逐漸朝著金融方向靠攏等等因素,都導致美隆家族內部的制造產業漸漸從榮耀變成了包袱,這才有了企業大量外遷的風潮。

這些美隆制造業山河日下了,但偏偏掌握這些制造產業股份的,都是家族內部舉足輕重的人物,因此如果這位新族長如果能做好產業外遷工作,讓這些家族老人能重新在制造業上獲利,得到他們支持的新族長,就能更好的坐穩這個位置。

威斯丁打的也同樣是這個主意。

雖然周銘不知道威斯丁在美隆究竟遭到了什么排擠,但就他拼命想要抓住外遷產業的積極性而言,絕對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到了他還能不能生存下去的地步。

周銘笑著招手示意威斯丁和那邊的周司長他們都一起坐下。

周銘對威斯丁說“當然對我來說,我同樣認為你是最適合的合作伙伴,我本來也打算跟你合作,否則我也不會將負責這個事情的周司長請來這里。”

是的,周銘已經做出跟威斯丁合作的決定,原因很簡單,就因為威斯丁好控制。

試想要是和美隆的理查德族長合作,那的確是做到了和最高權力人對接,但同樣也失去了轉圜余地,如果未來理查德要是背后想搞事情,自己就不好辦了。

相反在威斯丁這里就沒這個顧慮,畢竟你威斯丁要不行,我就可以直接去找理查德。

就算理查德那邊想搞事,威斯丁為了自身考慮,也會想辦法幫助周銘先生把合作穩下來,甚至慫恿手握股份的美隆族老去給理查德那邊施壓,這樣一來轉圜余地就能大上很多。

周司長到現在仍然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但他接收到了周銘的信號,也很快告訴威斯丁自己非常愿意合作“就像我此前提到過的,華夏擁有非常多受過教育的工人,我們的道路和電網,也都在以全面工業化為目標進行規劃的,因此非常適合承接你們的產業轉移。”

“尤其考慮到現在的匯率,以及華夏國內的生活水平,以及人工工資等原因,你們的制造業轉移都是非常劃算的。”

盡管這些話已經不是第一次說了,但周司長這時仍然不得不再重新提一遍,尤其還提到“一如二十年前的西屋合作一樣,那是非常成功的電網合作,讓我們雙方都受益匪淺,我認為能給我們接下來的合作,提供非常寶貴的參考。”

周銘眼見威斯丁皺著眉頭似乎在思考的樣子,周銘笑著拍拍他的肩膀“沒有關系,如果威斯丁先生覺得為難,可以先回去和人商量商量再做決定。”

回去商量再做決定?

威斯丁聽到這話,整個人都抽了,表情也像被喂了死老鼠一樣難受。

然后威斯丁馬上正色道“用不著商量,我現在就可以答應!”

()

重生之商界大亨 https://lnwows.com/info-45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