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你們要相信周銘 回到首頁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你們要相信周銘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你們要相信周銘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周司長和他的助手們離開周銘的獨棟別墅以后,就馬不停蹄的來到了達拉斯機場,因為對周司長來說,他們還有非常重要的工作要做。

可結果當他們買機票的時候才發現他們要買的航班剛剛起飛,而下一班則在下個禮拜。

幾個人頓時嗚呼哀哉起來,哀嘆自己的倒霉,怎么就這么不湊巧,同時也把鍋丟到周銘頭上,認為都是周銘的錯,才讓他們沒能趕上這趟航班。

“那可不是這趟航班的問題,我們壓根就不該來達拉斯,那個什么周銘我看就是一傻子,什么玩意就讓我們來達拉斯啊!”

“真不知道韓大使怎么就相信了他,什么達成了和美隆家族的合作,可以幫我們承接美隆家族的化工制造業外遷,這根本都是不可能的嘛!”

“而且我們才到美國倆月就知道美隆家族的產業主要都集中在五大湖區,尤其以匹茨堡為主,怎么會到達拉斯來,這一南一北根本就是南轅北轍嘛,這周銘不會是什么二代,韓大使是被逼的吧,還是周銘那家伙是什么漢奸間諜,就怕我們真的談成什么事情……”

聽著幾個年輕人越說越過分,周司長不得不打斷他們的抱怨。

“好了你們也都少說幾句吧,韓大使和周銘小同志他們本質上也是為了支持我們的工作,只是他們可能由于自身的專業不對口,或者是其他原因,導致他們在認知上出現了偏差,或者是被人騙了,畢竟我們在美國這幾個月時間,可沒少見識資本主義的騙子。”

周司長告訴他們:“所以都是革命工作的同志,都少說兩句吧。”

周司長還說:“而且這一次周銘小同志的事情,也告訴我們凡事還是得靠自己,你們明白了嗎?”

就周司長這個說辭,毫無疑問他也是根本不相信周銘的,只是他不希望大家相互埋怨。

周司長隨后去問通過其他方式去匹茨堡,看看從哪里轉機比較合適,只是他們的問題沒得到解答,機場的邊境管理局的警察卻先來找到他們,告訴他們的護照簽證馬上就要到期,需要限期離境,而不能在聯邦各地到處亂竄。

本來周司長一行人就心情很不好,聽邊境警察這么說,他們就更不爽了。

當即一個年輕人就跳起來據理力爭:“我們的簽證明明都沒有到期,上面還有時間,而且我們是要去匹茨堡談生意,怎么就成了流竄?”

但邊境局警察卻直接掏出了槍放在桌上,眼神威脅的看著周司長他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些華人到了美國就把自己的護照一撕,就想留在美國,我告訴你在我這里絕對不可能,你們就得滾回你們的國家去!”

年輕人想繼續據理力爭,但看到桌子上槍,又什么話都說不出來了。

還是周司長當機立斷,告訴邊境警察自己馬上想辦法延長簽證期限。

周司長隨后拿出電話撥通了韓振的電話,韓振聽是周司長,很興起的詢問他們和周銘聊的怎么樣:“肯定周銘給你們介紹了很多項目吧,咱們是老朋友了,你也用不著感謝我,回頭你給我送點茶葉就行。”

周司長一聽當時就炸了:“老韓你別給我說這個,提起那個周銘小同志我就像罵你,不過現在先不說這個,我們現在在達拉斯機場的邊境局,你趕緊給我們想辦法延長簽證期限,要盡快!”

“好的,這不是什么難事,我馬上給你們想辦法。”

韓振先應下來,然后奇怪的詢問:“可是老周你們怎么進了達拉斯機場的邊境局?你們現在不應該在周銘那嗎?你們這么快就談好了?”

“談好了個屁,老韓我告訴你你千萬別逼我罵你,我是信你才急急忙忙來達拉斯的,可你給我介紹的那是個什么人,說什么美隆家族的合作,簡直滿嘴的胡說八道,浪費我們的時間!”

周司長提起這個很是惱火:“老韓你知道周銘那個家伙說什么嗎?他說就因為他和美隆家族有點合作,就能促成美隆的產業搬遷,你聽聽這叫什么話,有他這么異想天開的嗎?這和把喜馬拉雅山炸開,然后讓西部沙漠變成綠洲一樣,不都是扯淡的東西嗎?”

“就這樣的東西,你他嗎還給我介紹,你是覺得我在美國這邊太閑了,想給我找點事情做嗎?我可謝謝你八輩祖宗了!”

韓振在電話那頭都懵逼了,他跟周司長是一個大院長大的,一直以來周司長都是文質彬彬的,這還是第一次見周司長飆這么多粗口。

韓振隨后就樂了:“哈哈!看來老周你還是著急了呀,你忘了我和你說過,這位周銘同志可是個奇人,他說行就一定行的,我讓你好好了解他,你肯定也沒做,那我來告訴你一些秘密吧……”

韓振隨后就將周銘利用華商博覽會進口機床,還有在地產峰會上組建論壇的事情。

周司長手握著電話,他的臉色絕對古怪,因為如果不是周司長和韓振很熟,知道他不會在這種事上開玩笑,絕對會認為這是編出來的故事,太離譜了,離譜到甚至讓周司長有些懷疑人生了。

要知道周司長也不是沒干過引進機床的事情,他知道國外這些發達國家對機床這種技術封鎖的有多厲害,哪可能這么輕易就給你,他們甚至那時候耗在美國大半年都一無所獲。

邊境警察聽不懂中文,但他眼見周司長這么半天沒說話,有些很不耐煩的搶下他的電話。

“怎么樣?我不管你是打給你的律師,還是別的什么人,總之這個事情沒那么容易解決,除非你能給我一大筆罰金,否則你們可免不了牢獄之災!”

幾個年輕人非常氣憤,他們聽出來這個邊境警察根本就是在向他們敲詐。

周司長無奈的笑笑,然后告訴這個邊境警察:“簽證的問題我已經解決了,你隨時可以打電話向邊境管理局進行查詢,而且我是通過外交途徑,向你們的聯邦外交部門解決的!”

周司長是故意這么說的,就是為了警告這個邊境警察,不要妄想通過其他方式繼續向他們敲詐,那樣只會把事情越鬧越大。

果不其然,那邊境警察聽完整個人都憤怒了,然后當他打電話向邊境管理局查詢以后,只能無奈的把槍收回去了,同時咬牙切齒的對周司長說:“我警告你下次不要落在我手里,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我發誓!”

隨后周司長幾個人就被從邊境管理局的調查室被放出來了,而外面去查詢航班信息的年輕人都找人要找瘋了,見到周司長他們出來才各種慶幸。

“領導,你讓我問的事情我已經全問好了,今天剛好有一班飛往費城的航班,我們可以通過費城轉機,最快明天就能到匹茨堡!”

他興奮告訴周司長自己得到的消息,但周司長卻輕輕搖了搖手,他以為是對自己的調查結果不滿意,他拼命解釋這已經是最適合的路線了,因為美國各州的航線并沒有那么頻繁,而且現在的時間也不好,這已經是他找到最快最適合的航班了。

周司長則說:“你誤會了,我并不是要現在馬上離開,而是說我們可以留在達拉斯一段時間,在下一個飛往匹茨堡的航班以前。”

那人當場懵逼了,他不明白之前還急匆匆要走的周司長這是怎么了,難道匹茨堡已經談了一半的項目不要了嗎?那可是他們這一個禮拜的心血呀!

隨后還是其他人偷偷告訴他,是韓振大使告訴他們那個周銘可能真的很神奇。

這個人沒有經歷剛才的事情,他明顯并不相信:“再神奇能神奇到哪去,別是咱們領導得罪人了吧。”

盡管這些年輕人都不相信,但他們還是跟著周司長返回了凱撒酒店。

可他們還沒到周銘的獨棟別墅前,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周司長他們急忙快步走上去:“威斯丁先生!”

威斯丁剛剛才走下車,他看到過來的周司長一行人皺起了眉頭,對于過來想握手的周司長,他并不理會,只是簡單告訴他們:“居然又是你們,我已經告訴過你們,關于你們的方案我會考慮,但不是現在,我現在還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如果你們沒別的事情,我們下次再說。”

周司長的手還停在半空中,挺尷尬的,但周司長在美國這么長時間,早都習慣了老美的傲慢,更別說還是威斯丁這種姓美隆的家伙了。

周司長只能硬著脖子說:“沒有關系,這些我能理解,我也很期待下一次和威斯丁先生的見面。”

威斯丁也不接話直接轉身離開,可他們走著走著,卻發現周司長一直跟著自己,這讓威斯丁感到憤怒:“這位先生,我警告你不要跟著我,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你再繼續跟著,我不管你在華夏是什么人,我都會喊保安將你轟出去的,希望你珍惜自己的臉面!”

面對威斯丁這一點不客氣的話,周司長一行人從心底感到憤怒,可他們卻毫無辦法。

直到接下來……

重生之商界大亨 https://lnwows.com/info-45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