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什么叫表面兄弟 回到首頁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什么叫表面兄弟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什么叫表面兄弟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威斯丁你這家伙是不是哪里得罪了理查德,為什么他要把你的股份全部收回呀?”

一個電話打到威斯丁這里,熟悉的聲音傳來,這番話直接讓威斯丁當場懵掉了。

得罪理查德?

自己沒有呀!至于收回自己的股份,這又是從何談起啊?

“馬修我的朋友,今天可不是愚人節,我認為你的這個玩笑太惡劣了!”威斯丁說。

電話那頭馬修卻不依不饒“兄弟你要相信我,這并不是玩笑,我認為威斯丁你需要再好好仔細想想,這可是我在理查德的辦公室親眼看到的,就在他的抽屜里,他是簽了名蓋了章的,而且我還聽說他為此已經知會了曼哈頓和花旗等好幾個大股東啦。”

威斯丁這才冷靜下來,真的明白馬修并不是在和自己開玩笑。

可問題在于自己并沒惹理查德老板生氣……不對,如果要說有的話,只有在周銘的事情上,自己被算計以后,讓美隆陷入被動。

威斯丁并不傻,也不天真,立刻要是馬修沒在開玩笑,那就肯定是自己被出賣了。

威斯丁本來還奇怪理查德怎么會那么大方,愿意拿出自己那么多的股份給周銘,還奇怪這個華人就真的那么重要?原來是拿自己的股份去賣好處。

“可惡的混蛋!”

威斯丁恨得咬牙切齒,可是卻毫無辦法,畢竟理查德現在是美隆的掌門人,這是他的權力,更重要的則是對方有理有據。

幸好自己和周銘并沒有談妥,否則就真是被人賣了還在幫他做事!

威斯丁只能這么阿q精神的想著,但緊接著,他突然又想到周銘說過在化工企業轉移搬遷上的合作。

要知道,美隆家族可是從匹茨堡的鋼鐵和鋁業等化工產業起家的,這些化工企業就相當于是家族的一條腿,而現在隨著現在人工成本的不斷攀升,再加上金融資本的興起,讓這些傳統產業越發的艱難。

也正是這個原因,關于這些家族產業的搬遷和發展工作,一直都是美隆的重中之重。

現在理查德之所以敢這么肆無忌憚的對自己舉屠刀,無非就是因為自己手中只有海灣公司和美隆銀行的一點股份,但如果自己要是能在產業搬遷的工作上占據主導地位,那理查德就不敢對自己輕舉妄動了。

威斯丁想到這里不免露出了饒有意味的笑容沒想到啊,那個華人說的還真沒錯,你果然是給我送上了一份大禮呀!

想到這里,威斯丁心態逐漸穩定,他告訴電話那頭自己的朋友“馬修,我的朋友,你是我威斯丁最好的朋友,我非常感謝你告訴我如此重要的消息,但我想理查德先生應該是弄錯了。”

這次換成馬修驚訝了,他是了解威斯丁的,作為一名旁系血脈,他從來都是將自己這些股份看得比命還重要,眼下理查德動他的股份,不等于是要他的命嗎?怎么他還能這么淡定,這還是威斯丁嗎?

“威斯丁你沒什么事吧,我認為這個事情或許存在解決的空間,我可以為你提供幫助。”馬修那邊試探道,他認為威斯丁應該是出了點什么毛病。

但威斯丁卻依然堅定的讓他不用擔心,任何事情他都能搞定。

話說到這個份上,威斯丁的態度就相當明顯了,馬修雖然不知道威斯丁這是哪里來的底氣,卻也明白事情就這樣了。

掛斷馬修的電話,威斯丁的表情先是極其猙獰,但隨后就平靜下來。

威斯丁就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皺著眉頭想了好一會才再一次拿起電話,撥通了理查德的號碼。

電話響了幾聲以后被接通,理查德非常高興能接到威斯丁的電話“讓我猜猜,我的兄弟一定帶了最好的消息給我!”

理查德的聲音爽朗,如果單只是聽他電話里的聲音,威斯丁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他居然背著自己做出了那樣的事。

不過既然事情已經這樣,威斯丁自己也沒有退路。

于是威斯丁也擺出自己的演技“上帝保佑,我的確給你帶來了好消息,首先是我和這位周銘先生確實已經達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并且不僅如此,我還帶來另一個關于化工企業搬遷的好消息!”

理查德聽威斯丁這么說,眉頭當時就皺起來了。

本來聽前半句的時候,理查德還很高興,認為自己可以卸磨殺驢了,可沒想緊接著威斯丁又來了后半句。

恩?

“你說你帶來了化工企業搬遷的好消息是什么意思?”理查德沒有一點點防備的下意識就問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們可以把化工企業這些高污染,高勞動密集型產業,全搬去華夏,這樣就能解決常年困擾我們化工產業的負擔問題!”威斯丁很積極的解釋。

但理查德顯然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們怎么就聊到這個問題上了?”

“當然是為了美隆,為了我的兄弟,理查德你能坐穩在美隆族長的位置上啊!”

威斯丁非常大義凜然的說著,他說理查德和自己都是旁系血脈,所以在家族內部受盡了白眼,哪怕現在理查德繼承了族長位置,更遭到了很多人的背后記恨,甚至各種想方設法的找麻煩。

所以威斯丁說自己都是為了理查德考慮,想更多的幫助理查德,他這一次在接觸周銘以前,就特意查過了關于華夏的一些消息材料,得知華夏擁有十億人口,這是非常龐大的人口資源,如果他們能得以利用,那絕對能解決困擾美隆多年的化工企業問題。

“這一次我就借用這一次談判機會,拿出了這個條件,用以在股份掌握上讓他做出讓步!”威斯丁很驕傲的說。

如果光聽威斯丁這番話,那絕對是大公無私,是任何下屬兄弟的表率。

可理查德根本不相信這個,不相信威斯丁會這么為自己和美隆家族著想,唯一能解釋的,只能是自己的打算被曝光,威斯丁這是拿這個保命呢!

“威斯丁!”

理查德很嚴肅的喊他的名字,原本理查德是要直接挑明甚至罵他一頓的,但話到了嘴邊卻成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你知道化工產業對美隆家族有多重要,你也知道那些老家伙玩不懂金融政治,整天就守著那些股份,如果出了問題,沒人能保住你!”

理查德嚴肅的語氣讓威斯丁不由自主的哆嗦一下,也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

但事情到了這份上,威斯丁根本不可能退縮,他堅定的告訴理查德自己正是明白事情的重要性,所以才這么說的。

“我知道族內很多人都對華夏抱有極大的偏見,認為那里野蠻落后,甚至隨時可能把我們的工廠給搶劫了,但同樣那里巨大的人口紅利,值得我們去拋棄這些偏見,真正踏上那片土地試一試!”

說到最后,威斯丁還補充一句“一如二十年前我們的美隆叔叔做的那樣!”

威斯丁最后這句給了理查德相當巨大的觸動,他想起二十年前其實美隆家族有一波發展的小高峰的,這一方面得益于他們對當時聯邦總統的投資成功,而另一方面,則是當時的族長力排眾議,配合當時的聯邦總統進行對華輸出戰略,也就是對華投資的成功了。

當時老美隆同樣是剛剛繼承位置,需要一次成功的投資證明自己,于是他選中了華夏。

那時的華夏想要開放,但苦于國內電力設施老舊,無法給工業持續穩定的供電,斷電是整個國家上下的常態,那時華夏的楊老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專門和美國溝通很久,最終老美隆背后接下了這份投資。

于是在老美隆的操作下,西屋電氣秘密在華設立辦事處,幫助華夏電網進行電力設施的升級改造,甚至將一整套的超高壓輸電技術傳給了華夏電網,華夏有了穩定的電網以后,才擁有了迎接世界工廠的底氣。

當然美隆家族的這次投資,回報也是頗豐的,他們每年都要從華夏這里拿走大量外匯,最夸張的時候甚至達到了三分之一。

西屋電氣就是靠著這次對華投資成功,在那段時間完全蓋過了通用電氣的風頭。

同樣的,老美隆也是靠著成功的投資,坐穩了族長的位置,現在二十年后,自己終于也面臨這樣的抉擇了嗎?

“理查德先生,我認為這個險是非常有必要冒的,或者要是理查德先生你實在不放心,我們大可以先搬遷一部分產業,去華夏試試水,如果那邊的情況可以,我們再進行大規模的搬遷……”

電話里,威斯丁仍然在孜孜不倦的勸說著,一副站在家族立場的架勢。

理查德這也做出了決定“好了威斯丁,怎么我在你心里就是那么一個冥頑不靈的老古董嗎?”

威斯丁聽理查德這么說,一下就來了精神“理查德先生看來是支持我的決定啦?”

“我的兄弟能這么為了家族,我為什么不支持呢?”理查德說。

威斯丁同樣不落其后“我的兄弟這么信任我,我也必須為了兄弟拼盡一切!”

如果旁人聽起來,理查德和威斯丁這絕對是一通兄弟情深的電話,但事實上,他們手里都握著恨不能立刻捅死對方的刀子。

重生之商界大亨 https://lnwows.com/info-45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