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理查德的運籌帷幄 回到首頁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理查德的運籌帷幄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理查德的運籌帷幄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當威斯丁接通電話,第一時間那邊卻并沒有人說話,這讓威斯丁更慌了。

“您……您好,我是威斯丁,請問您是哪位。”威斯丁很是心虛的明知故問。

威斯丁還期望是不是有人打錯了,或者是其他人這時候也湊巧打過來,不過最終證明是威斯丁想多了,因為隨后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傳來“我是理查德,威斯丁我現在需要你告訴我,你和周銘那個華人談論的結果,你和他是不是已經談成功了。”

這個答案一出,瞬間擊碎了威斯丁的所有幻想,他知道那就是美隆的掌門人,來向他興師問罪來了。

盡管威斯丁再害怕,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于是威斯丁說道“先生,我想事情可能有些糟糕……”

威斯丁小心翼翼的將自己和周銘的這場飯局,一五一十全告訴了理查德。

這位雄心壯志的美隆新一代掌門人聽完人傻了,本來前半段聽著還很正常,甚至理查德還滿意的恩了幾聲,可漸漸的就不對了,尤其當聽到他們后半段居然就只是簡單的吃飯閑聊以后,理查德整個人當時就斯巴達了。

原本理查德聽到白宮和其他豪門那邊的風聲,心里還有一點幻想,可現在當他聽完威斯丁的匯報,才發現事情根本到了最糟糕的地步。

他于是拍案而起怒斥威斯丁這是在干什么“如果不是我早就認識你,我甚至會認為你是一個華人!你告訴我你都干了什么,在幫助那個華人嗎?你怎么能干出這么愚蠢的事情,真的和他閑聊飯局?”

“我早就反復告誡過你,和那個華人談不談得攏不重要,重要的是展現我們的態度,千萬不能被他抓到任何可以利用的機會!”理查德有種恨鐵不成鋼的說。

威斯丁也感覺委屈,因為他本以為只是吃個飯,誰知道這能被人利用的,太沒天理了。

狠狠罵了威斯丁一通以后,理查德也才冷靜下來,這也是作為領導者最應該擁有的品質。

理查德想了想說“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你應該馬上給那個周銘打電話,再一次向他展示我們的誠意。”

“可這樣一來,我們不就徹底喪失了主動權嗎?”威斯丁下意識脫口而出道。

其實當威斯丁說出來以后馬上就后悔了,自己怎么能說出這么沒腦子的話。

果不其然,理查德聽后勃然大怒“我他嗎也想要主動權,可是從你跟那個華人吃飯以后,就完美的幫我們解決了這個問題!”

理查德生氣到了暴怒,恨不能把威斯丁這個蠢貨給挫骨揚灰了的那種。

因為這不僅關乎到理查德布局伊蘭克戰爭的底牌,更重要的還是這事關理查德自身權力地位的安穩,甚至后面這點才是理查德真正在乎的。

理查德嚴格來說他并不是老美隆的直系后代,而是老美隆的侄子,只是老美隆的幾個兒子要么被毒品毀了,要么更鐘情藝術,總之就是無一人能繼承大統,相反這位侄子理查德卻展現出驚人的能力和進取心,因此最終這個“美隆家族旗手”的位置才落到他身上。

歐美并不反對順位侄子的法理繼承,但不反對是一回事,能接受和認可卻又是另一回事了。

就像此前所有的大統繼承規則一樣,繼承只是一個法理說法,并不代表你繼承了,家族的所有產業就都是你的,這些產業你就能隨意支配了,相反這些人可能并不拿你當回事,甚至還想把你架空,奪了你的鳥位。

而除了本身來自家族內部的爭權奪利,像摩根和洛克菲勒這樣的豪門,也會趁機下場趁火打劫,挑撥讓局面更糟。畢竟要是能削弱美隆,從美隆家族身上咬塊肉下來,對他們可是莫大的吸引力。

正是這個原因,理查德從繼任之初就面臨內外各方面傳來的極大阻力。

不過理查德是個有能力和手腕的,他一方面跟各個叔伯走動,盡可能爭取內部支持,對外抓住威靈頓的丑聞,支持媒體大肆報導拉鏈門,擺出一副魚死網破的架勢,他很清楚摩根和洛克菲勒只是想趁火打劫,并不想動真格的,理查德因此可以很輕松震懾住他們,讓自己坐穩位置。

但理查德很清楚,這樣的壓制只是暫時的,甚至就連壓制可能都不夠完全,理查德要想更進一步的鞏固自己的權利和地位,就必須繼續秀出自己的肌肉。

而這個時候恰逢資本世界大戰,歐元借著安富汗戰爭和小沃爾什專注推動房地產的機會,在凱特琳的領導下,再一次躥出了優勢。

理查德嗅到了機會!

于是他急忙聯絡德州豪門,共同準備打伊蘭克戰爭,這既是為了奪回美元優勢,打壓歐元,理查德也同時能展現自己的強勢,利用投資伊蘭克戰爭的由頭,對內進行整頓清洗和誘導,讓更多人到自己這邊來。

想法和計劃無疑都是好的,可他們畢竟沒有重生掛,誰也不知道這場伊蘭克戰爭能不能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就像當年的索馬里,威靈頓原本是想借著維和的由頭控制亞丁灣這條連接地中海和印度洋的重要航路,結果一個黑鷹墜落讓威靈頓的支持率一落千丈,為此差點輸掉了連任選舉。

戰爭有風險,不管是真正的熱武器戰爭,還是金融戰爭,誰也不能保證不發生任何意外。

理查德不想輸也不能輸,因此他要做的就是盡可能的充實自己的底牌,在打贏伊蘭克戰爭的前提下,讓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理查德這才想到了周銘這個從來沒輸過的男人。

理查德很早就注意到了周銘,并對周銘做過研究,他知道周銘是個很聰明的人,如果自己貿然找他,他肯定會想方設法拿捏。

正是這樣,理查德才利用了霍頓的機會,借道歉的由頭讓周銘來不及準備。

可結果……還是讓威斯丁給搞砸了。

現在是什么情況?

威斯丁和周銘這場飯局那么長時間,尤其他們在開飯前還特意聊了關于伊蘭克戰爭的話題,這傳遞出來的就是一個美隆和周銘至少達成合作意向的信息。

這種情況下其他人會馬上進場,他們一方面是希望將周銘拉進他們的陣營,另一方面則是要攪黃周銘和美隆的合作。

至于周銘這邊,但凡他聰明一點,就知道自己該坐地起價了。

理查德如何不明白這時候他們主動著急的聯系,就是將主動權送給周銘呢?

可他們哪還有選擇?

如果現在不著急聯系周銘,盡快正式達成和周銘的合作,等到周銘和其他人達成合作,那才是最糟糕的了。

理查德甚至已經接到電話,說白宮那邊都已經了解了這個情況。

所以他們現在沒時間了!

不過理查德同時也是理智的,并沒有著急發瘋,他繼續叮囑威斯丁“你可以許諾他掌握海灣石油公司不超過5的股份,甚至還可以搭上05美隆銀行的股份!”

威斯丁那邊倒吸一口涼氣“先生,一個周銘值得付出這么多嗎?”

要知道就是威斯丁自己,也才只有5海灣石油公司的股份,更重要的是美隆銀行,那可是美隆家族真正屹立不倒的核心,連這都要給出去嗎?

理查德有些無奈“因為我們沒有討價還價的時間,爭取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拿下他!”

電話那頭沉默片刻,最終威斯丁重重嘆了口氣“我明白了,我愿意貢獻自己一半的股份,作為和那個周銘談判的籌碼。”

“威斯丁,我的兄弟,你不需要這樣。”

理查德笑著說,這也是在這次通話里,理查德第一次語氣輕松起來。

理查德告訴威斯丁“你應該明白,你不能把責任全歸咎到自己身上,因為在打開盒子以前,你并不能知道里面究竟是怎樣的巧克力。而且如果周銘先生無法證明自己的價值,那這些股份恐怕會長出飛翔的翅膀。”

的確,在資本家眼里,規則不過是弱者的乞求罷了,在理查德這樣的人眼里毫無意義,甚至也沒有背叛的羞恥感。

威斯丁這才心滿意足的掛斷了電話,他表示自己一定會盡全力說服周銘的。

放下電話,理查德同時手上也寫完了最后一個字。

要是威斯丁在這里,他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理查德筆下的這份文件,赫然是收回他股份的文件。

開玩笑,理查德怎么舍得動用自己的股份呢?當然是拿別人的最方便呀!

哦,不對,這可不是欺辱,而是威斯丁先生為自己的過錯付出的代價!

理查德嘴上微微一笑,要是一切順利,自己就將威斯丁的股份給周銘,要是不順,自己同樣可以名正言順的拿走威斯丁的股份,進一步鞏固自己在美隆的地位。

可以說不管最終的結果如何,自己都將是最大的贏家,這個運籌帷幄,很棒!

而另一邊,威斯丁笑容滿面,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被理查德賣得底褲都沒有了,還在為自己能逃過一劫而慶幸。

略略收拾了心情,威斯丁這才撥通周銘的電話“周銘先生,我給你帶來了好消息!”

()

重生之商界大亨 https://lnwows.com/info-45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