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從傲慢到被利用 回到首頁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從傲慢到被利用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從傲慢到被利用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資本世界大戰

周銘當然知道資本世界大戰,甚至周銘還湊巧參與了其中的一些重要事件,比如提前引爆東南亞金融風暴,和港城金融保衛戰這些,還親手策劃了壓制歐元的計劃,可即便如此,周銘也沒想到會在這里又聽到。

周銘皺起了眉頭,因為周銘雖然被限制離境,但卻并沒有就這樣放棄消息了,周銘仍然會定期和凱特琳林慕晴蘇涵他們通電話,哪怕大智近妖如凱特琳,她在缺少足夠信息的情況下,也沒有重生的外掛,根本無從思考中間的關聯。

難道這其中還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隱秘嗎一如南聯盟戰爭一樣的猜想。

威斯丁注意到了周銘緊鎖的眉頭,他揚起嘴角,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什么從來沒有輸過的華人,那是摩根和洛克菲勒那些蠢貨沒有找對方法。

抱著這樣的想法,威斯丁還故意等了片刻才接著說道:“看來周銘先生并不知道,不過這也難怪,畢竟有些事情是需要對這個世界隱瞞的,以周銘先生你現在的身份,是不應該知道的。”

威斯丁隨后話鋒一轉:“但周銘先生你是幸運的,我現在可以給你一個了解的機會,只要你答應為我們美隆家族工作,我們甚至還可以放你回華夏,我認為這是一筆非常劃算的交易。”

威斯丁的語氣是非常傲慢的,就像是貴族老爺在施舍給自己的下人什么東西一樣。

這讓周銘感到非常不舒服,可卻沒什么辦法,畢竟自己是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眼見周銘沉默,這讓威斯丁更加得意,他回頭看了一眼霍頓:“你認為我的提議怎么樣”

霍頓立即會意的回答:“那當然是最好的,畢竟這可是自己難得的機會,因為本來你是沒機會參加的,現在是威斯丁叔叔你給了這個機會,這就是最大的恩情!”

霍頓還說:“而且你本來也不知道什么是資本世界大戰,更不知道資本世界大戰是如何進行的,這種情況下,聽從命令是最正確的選擇!并且你還應該懷著一顆感恩的心,感謝給你這樣的機會!”

威斯丁滿臉微笑,顯然霍頓的話都說到了他的心坎上。

威斯丁也接著對周銘說:“我知道周銘先生是擁有遠大夢想的人,我也非常尊重周銘先生的夢想,我也非常希望為周銘先生提供必要的幫助。”

霍頓這時插話道:“我希望周銘先生能懷著一顆感恩的心,畢竟你只是一個被排除在資本世界以外的華人,就是舊金山的唐家,他也沒資格參與這種高規格的全球化大事,更沒機會了解這種秘密!”

威斯丁最后還用非常居高臨下的語氣說道:“我希望周銘先生能考慮清楚,用你的能力,來最大回報我的善意,否則你將永遠被世界拒之門外,你永遠不會知道這個世界正在發生了什么!只有我愿意和你分享!”

周銘緊繃著臉色,盡最大的努力壓制著自己的情緒。

威斯丁太傲慢了,但他也的確有自己傲慢的資格。

自己是重生是兩世為人了,這也不意味著自己就全知全能了,相反由于自己重生前普通人的身份,記住一些歷史大事件還行,但要說了解這些歷史大事件背后的真相,那就是天方夜譚了。

雖說后世互聯網上有大牛分析,自己也真的根據這些分析還原了南聯盟戰爭背后的美元和歐元之爭,甚至自己還親手參與了做空歐元的大戰。

但這始終只是運氣事件,周銘從來不會將希望全寄托在虛無縹緲的運氣上。

而這一次的伊蘭克戰爭就很好證明了這一點,關于伊蘭克戰爭也是資本世界大戰中的一環,周銘是真無法給出答案。

當然周銘不是不能猜測,說伊蘭克戰爭是為了石油,然后通過能源來拿捏歐羅巴大陸,一如當年中東戰爭時期,中東產油國拿石油當武器要挾全世界一樣。

這很有理有據,也是后世談論的最多的。

周銘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卻并沒有說出口,畢竟這是機會只有一次的問答游戲,自己無法判斷他是不是在故意試探,而一旦自己答錯了,他會完全確認自己真的不知道,這樣他就能放心大膽的拿捏自己了。

可如果不是石油,那還能是什么呢

在周銘皺眉思索的時候,陳樹卻率先給出了答案:“什么資本世界大戰,無非就是伊蘭克決定用歐元結算石油交易罷了,你們需要阻止這件事。”

哦呦歐元結算石油交易,還有這事

周銘感到了驚訝。

不過更驚訝的還要數對面的威斯丁,他當時就站起來露出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什么你們連這都知道了”

好小子!0

周銘心里暗暗夸贊道,因為從威斯丁這激動的反應來看,很顯然被陳樹說中了。

而且如果伊蘭克真的使用歐元結算石油交易的話,這對美國的戰爭理由,那可遠比單純的石油要硬多了。

畢竟美元才是這個世界帝國的基石,他也是靠著美元收割全世界的,而你伊蘭克居然想棄用美元,通過歐元結算石油交易,這都不是在挖美帝的墻角,是在刨他家祖墳了,資本家要答應那才有鬼了。x

歐盟作為世界第二經濟體,又是美國的傳統盟友,美國教訓不了他們,就只能從伊蘭克這里下手了。

只需要一場伊蘭克戰爭,美國一來能繼續坐鎮中東壟斷石油,二來則是震懾世界,讓其他也想和美元脫鉤的國家考慮清楚。

好家伙,又和南聯盟戰爭一樣,是一場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把戲呀!

“不可能!你們不可能知道,這肯定是陳樹你瞎猜的!”霍頓比威斯丁更激動,更不能接受周銘和陳樹了解內情的現實。

見這兩位如此激動的樣子,周銘不得不提醒他們:“如果我沒記錯,現在也才01年,距離南聯盟戰爭并沒過去多長時間,還是美隆先生你對那次戰爭缺乏了解呢”

“什么南聯盟戰爭,那和你這個華人有什么關系”

霍頓滿臉迷茫的嘀咕,因為南聯盟戰爭的時候他還在下面的分行,還是邊緣人士,因此很多事情他才是真沒了解的資格。

但另一邊威斯丁則臉色凝重,毫無疑問他是知道的:“所以周銘先生想說這個事情,你也接到了總統先生的電話,他再次向你發出了邀請嗎”

周銘搖頭告訴他:“那倒沒有,只是對于這種簡單的事情,我隨便就能想到了。”

周銘還說:“而且就在威斯丁先生你打電話來之前,我剛結束分別和洛克菲勒還有摩根的通話,談論的正是投資相關企業的話題。”

“誠然正如威斯丁先生所說,我因為族裔身份還有其他原因,被刻意排除在圈子外面,但這卻并不代表我就真的對圈子里面的事情一無所知了,畢竟你們搭起的圍墻,可不足以遮擋我的視線。”

“最后,我其實今天是滿懷著誠意過來的,我很希望能和威斯丁先生你達成平等的合作,伊蘭克戰爭一旦開打,就等于是在下一場黃金雨了!”

周銘說到這里嘆了口氣:“不過通過剛才威斯丁先生的表現來看,我想美隆家族也可能還沒有準備好,或許還需要更多的時間。”

周銘說著拍拍桌子:“那么我們現在就暫時先不討論這個話題了,還是先吃飯吧,畢竟這里是高檔餐廳,對這里最好的尊重,就是享受這里的美食,威斯丁先生你說呢”

威斯丁沒想到周銘突然點到了自己,下意識的點頭說是,但緊接著又皺起了眉,似乎覺得周銘的話里有深意。

不過不管威斯丁心里怎么想,但接下來餐廳還是給他們上了菜,周銘也的確沒有再和威斯丁聊起任何關于伊蘭克戰爭還有石油相關的話題,甚至威斯丁有時提起,周銘也會不著痕跡的跳過。

整個一頓飯,周銘就只聊起自己知道的美隆,知道他們是過去美國的金融豪門,只以為美隆最多在鋁業和鋼鐵行業份額很大,卻沒想到現在居然在石油產業上,也將迎來如此巨大的投入。

威斯丁則說能源產業是未來發展的大趨勢,同時化工產業也同樣是美隆家族的核心產業,而石油就是化工產業的最大原料。

除此之外,威斯丁還告訴周銘,隨著時代發展,像過去那種一家壟斷一整個行業的事情不可能再存在了,都是各大豪門相互交叉持股,這樣才能保證各個行業的穩定發展,不至于出現一場危機斷掉一個供應鏈的事情。

周銘就這樣和威斯丁胡天海地的聊著,時不時陳樹和萊斯也都會插上幾句嘴,總之畫面還是非常和諧的。

這頓飯他們吃了整整兩個小時,吃完以后,周銘帶著陳樹萊斯起身離開,同樣也沒有再聊關于伊蘭克戰爭的事情。

威斯丁微笑著起身送周銘離開,可當周銘真的離開有,威斯丁的笑容立即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嚴肅和認真,他在想周銘究竟是什么意思。

突然威斯丁大驚失色:“壞了,我們成替身,被利用了!”div

重生之商界大亨 https://lnwows.com/info-45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