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章 重生 回到首頁

第一章 重生
重生之商界大亨第一章 重生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六月,炎炎夏日,蟲蟬鳴鳴,午后的滾滾熱浪讓人無煩躁。

周銘睜開眼,看著頭頂的吊扇在吱嘎吱嘎搖搖晃晃的轉著,好像隨時會掉下來一樣。

不會吧?這是真的嗎?我不會只是在做夢吧?如果這是夢的話,那也太真實太長了一點吧?

周銘心想著,他又閉了眼睛又睜開了,在反復做了很多次以后周銘才相信,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如果自己真的重生了的話,那么那件事……

想到這里,周銘一下子從床坐了起來,他看向墻,面的日歷清楚的顯示著今天的日期:七月十二日。

今天,是今天,自己父親是從今天開始感覺身體不舒服的,開始父親以為只是吃壞東西了,并沒有在意,后來實在痛得受不了了才被送去的醫院,檢查結果是患有闌尾炎。那時由于家里沒錢給父親做手術,父親在醫院里生生把闌尾炎給拖成了闌尾穿孔。最后母親雖然借到了錢,但父親由于手術不及時,闌尾穿孔引發了腹膜炎和敗血癥,只撐了不到一年去世了。

那是自己一輩子的痛,如果自己這時候能為家里掙錢的話,那父親不會在醫院里把闌尾炎拖成闌尾穿孔,更不會因為這么個小病讓他痛苦了一年最后去世了,不過自己既然重生回來了,那自己一定會拼命賺錢,一定不會讓這些事情再發生了!

當周銘再抬起頭來的時候,他的眼神里滿是堅定。

想到即做,周銘跑出家門,在經過一個路口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自行車的鈴聲,周銘轉頭看去,見一輛單車朝自己沖撞過來,周銘來不及躲避被撞倒在地。

“誰啊?騎車不看路的嗎?”周銘怒罵道。

“喲?這不是咱們760廠的大學生嗎?實在不好意思啊,我是真沒看到你,不過這也沒辦法,誰讓你在這個時間不好好在廠里班,還在路閑逛呢?”

一個讓人厭煩的聲音傳來,周銘抬頭望去,只見一個梳著分頭的年輕正扶著自己的自行車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眼神很是輕蔑,在自行車的后座還坐著一個穿著碎花連衣裙的女孩,這兩個人周銘都認識,他們一個叫馬林一個叫張倩,都是害自己沒了工作的罪魁禍首。

周銘還記得自己自從大學畢業以后被分配回南暉縣的760廠班了,一同被分配來的還有他的女朋友張倩,但是后來馬林仗著他爸是副廠長把張倩給搶走了,馬林搶走了張倩還不算,還天天帶著張倩在他面前炫耀,后來周銘有一天忍無可忍和馬林在廠里打了起來,馬林仗著他父親的關系把自己開除出廠了,自己一直沒工作到現在。

如果是在經濟發達的后世,這倒無所謂,了不起再找個工作是了,但這是在80年代末,一個人要是被單位開除了又沒有其他單位愿意要的話,這個人會被人看不起了,這個情況在這個760廠里尤為突出,周銘記得自己那時是被人指指點點了整整一年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每一次馬林見到自己都要用這個嘲笑自己一番,周銘可以想象,他肯定是故意騎車來撞自己的。

周銘不想理馬林,他起身想走,但馬林卻攔在了他面前說:“周銘呀,不是我說你,你說說你在咱們廠技校學門手藝多好,那樣至少也不至于在家里好吃懶做嘛!你非要去什么省城大學,還學什么經濟?你看看有什么用?回來以后連工作都沒有,多可悲呀!還得讓你爸媽天天在廠里累死累活的干活。你看要不這樣,你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響頭,我幫你去找我爸,說不準能同意你在廠里打掃衛生呢!”

周銘緊握雙拳,心里無氣憤,而馬林看到周銘氣憤的樣子,一下變得更開心了,他說:“干嘛?你想打我?那你來呀,我保證不讓你父母下崗,來呀來呀!”

“你不覺得你現在的樣子很賤嗎?”周銘冷聲道,“你不是因為我考了大學你沒考,你一直都在嫉妒我嗎?”

馬林笑道:“我嫉妒你?哈哈!你是在跟我講笑話嗎?還是你以為現在咱們還在學?你可是真能拿自己當盤菜,你也不撒泡尿好好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和寄生在你父母身的毒瘤有什么區別?而我馬要提干了,你覺得我還要嫉妒你嗎?”

面對馬林的羞辱周銘也不生氣:“你不是不知道我學經濟有什么用嗎?過幾天我會讓你知道的。”

“好哇!老子等著!”馬林很囂張的說。

周銘看了張倩一眼,坐在馬林車后座的張倩無動于衷,好像根本不認識自己一樣,這讓周銘心頭一痛,不過周銘畢竟是重生回來的靈魂,他很快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離開了。

馬林看著周銘一言不發的離開不由愣了一下,因為在他的印象里,周銘一直是一個脾氣很暴躁的人,要不然也不會被自己說了兩句和自己打架被開除出廠了,怎么今天這么能忍?而且他給自己的感覺好像也不一樣了。

馬林隨之吐了口唾沫說:“娘的,你在老子面前使勁裝吧,我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

周銘離開了馬林,直接來到了760廠里找到了父親周國平的車間,這個時候周國平正坐在椅子休息,周銘走過去問道:“爸你沒事吧?”

聽到周銘的聲音,周國平驚訝的抬起頭:“小銘你怎么到廠里來了?快,快出去,這里有很多伽馬射線,而且很臟的。”

“爸您都在廠里了二十多年班了都沒事,我進來一會也沒關系的。”周銘說。

“這怎么能一樣呢?我是工人,在這里習慣了,你是大學生,應該當領導的。”周國平說。

“但您是我爸,”周銘說,“好了爸,不說這個了,你有沒有感覺身體有什么不舒服的?”

周國平搖搖頭說:“沒有,我身體好著呢!”

“小銘你可別聽你爸的,他從下午開始肚子不舒服,你沒見你爸都沒站在車床旁邊嗎?你小時候來車間哪次來你爸不是在干車床的?”一個工人走過來說,“師傅你是什么事情都喜歡忍著,這個病可不能忍著,還是要去醫院看一下的好。”

這個人周銘認識,是父親帶的徒弟張建軍,張建軍一直是很尊敬父親這個師傅的,周銘還記得前世父親過世以后,家里有一段時間很困難,都是張建軍幫忙接濟的。

周國平滿不在乎道:“建軍你瞎操心,我不過是午喝了點涼水給肚子吃壞了嘛,這有什么?”

“爸,我覺得張叔叔說的對,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你還是去醫院看看的好。”

周銘有些哽咽的說著,讓周國平和張建軍都一下愣住了,不明白周銘為什么會突然有這樣的表情。

其實周銘也不想這樣的,但他是重生回來的,在前世父親已經去世二十多年了,現在猛然又見到了父親,周銘根本不可能控制得了心的感情。

“你呀!了學是不一樣,”周國平說,“好好好,我去看,下了班我去看,不過現在我得先去看看車床了,這么長時間應該車的差不多了,爭取在下班前多干幾件出來。”

說完周國平起身朝他的車床走去,看著父親的背影,張建軍對周銘說:“小銘你最好還是等你爸下班以后你帶去醫院檢查一下。”

“張叔叔你也覺得我爸不會去醫院嗎?”周銘反問。

“師傅的性格我還不知道?他是那種很節省,恨不能一毛錢掰成兩半來花的,如果師傅不是這么節省,以師傅的工資怎么能供得起你大學呢?”張建軍說,“你也別怪張叔叔說你,你這個大學生還真沒讓你爸省心,大學那幾年的學費算了,那是應該花的,但是現在大學畢業了呢?你好不容易被分配到廠里來坐辦公室,都是未來可以當廠領導的,怎么要和馬林打架呢?現在搞得你自己在家無所事事,師傅師娘都這么大年紀了還要在廠里累死累活的班,現在師傅身體不舒服還堅持要開車床。”

周銘低下了頭,父親的車間他已經不是第一次進來的,這里十年都沒什么改變,永遠是黑黑的,很悶熱,在各個車床旁邊也堆著很多發燙的鐵銷,父親的工作服也永遠都是黑色的油漬,周銘很清楚這都是父親在為了自己和這個家賺錢,但是自己了大學畢業回來,不僅一點沒幫他分擔什么,甚至還加重了他的負擔。

如果說父親是因為沒錢才會導致闌尾炎加重的話,那自己也絕對有很大的責任,因為要是自己能賺錢的話,不會這樣了。

張建軍見周銘低著頭,以為自己說重了,便開導說:“小銘你也別太往心里去,張叔叔也是這么一說,畢竟你現在還年輕,而且你的專業也并不適合在廠里,那馬林也有點故意欺負你的味道,也并不全是你的責任……”

張建軍的話還沒有說完,被周銘打斷道:“不張叔叔,你說的沒錯,都是因為我沒能幫我爸分擔這一切,才讓我爸勞累過度的,才讓我爸不愿意去花錢看病,哪怕廠里會報銷七成的醫藥費。不過這也是現在了,我一定會用我在大學里學到的知識去努力賺錢,讓我爸不再有這些負擔的!”

看著周銘堅定的目光,張建軍一下子愣住了,他看著周銘身自信的氣勢,感覺周銘似乎和以前大不一樣了。

(新書傳,希望新讀者老朋友多多支持!小方片感激不盡!)

重生之商界大亨 https://lnwows.com/info-45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