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949.第949章 番外七、那些曾經被穿越者造訪過的世界(四) 回到首頁

949.第949章 番外七、那些曾經被穿越者造訪過的世界(四)
大穿越時代949.第949章 番外七、那些曾經被穿越者造訪過的世界(四)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番外七、那些曾經被穿越者造訪過的世界(四)

7、明末大亂斗位面

西元1654年,江西“大萌國”京城,南昌

滕王閣下,贛水北流。

距離大明王朝的分崩離析,已經過去二十多年了,但中國的前途和命運,卻依然混沌不明。

此刻,就在這座當年王勃揮毫潑墨,書就錦繡文章的南昌滕王閣上,正舉辦著一場隆重的盛宴——大萌國的開國君主“萌皇”張獻忠,最近與定都金陵的大清帝國結盟聯姻,將他最寵愛的女兒“萌香公主”嫁給大清皇帝多爾袞的養子多爾博,成為大清帝國的太子妃(多爾袞沒有親生兒子)。

對于這樣一樁普天同慶,呃,至少是兩省同慶的喜事,大萌國自然得要好好操辦,熱鬧一番。因為南昌“皇宮”的大殿前不久失火倒塌,尚未修補完畢,所以就在滕王閣設宴給遠嫁隊伍送行。

一時間,留著金錢鼠尾辮子的大清使臣和穿著峨冠博帶的大萌官員濟濟一堂,一邊相互寒暄,相互敬酒,一邊對相貌一點兒都不萌的“萌皇”張獻忠,還有外貌確實很萌的“萌香公主”連聲恭維道賀。

而一眾文人清客們也在外面紛紛吟詩作詞,提筆揮毫,紀念大萌國的此次“邦交”盛事。

與此同時的高閣之上,更是環佩玎珰,彩帶飄飄,歌姬們唱著王勃的《滕王閣詩》,翩然起舞。

“……滕王高閣臨江渚,佩玉鳴鸞罷歌舞……”

舞帶飄飄,歌聲朗朗,恍惚之中,仿佛又讓人看到了那份獨屬于大唐的三千繁華、十丈軟紅。

然而,如今中原大地的現況卻是……

“……沐猴而冠,斯文掃地!”

滕王閣外的偏僻樹蔭下,一位身形枯瘦的年老儒生聽著高閣上的絲竹聲,不由得憤而罵道。

“……噓!”另一位留著金錢鼠尾辮子,穿著清朝官服的老人趕緊開口制止,同時慌張地看了看四周,直到確定了附近并無旁人,才松了一口氣,“……彝仲兄慎言!今時不比往日,當心禍從口出!”

被呼為“彝仲兄”的夏允彝不悅地瞪了他一眼,但終究沒有再繼續口出狂言,只是看著張溥腦袋后面的金錢鼠尾,幽幽地嘆息,“……天如老弟,一別十余年之后,想不到你竟已剃發易服,投了韃虜啊!”

對此,張溥則是無奈地訕訕一笑,“……唉,世事難料啊!彝仲兄,你如今不也投了流賊么?”

一時間,兩位老人相顧無言——想當初,自己這些江南士子是何等的意氣風發,指點江山,激揚文字,想要一己之力,挽住那天傾。而時至今日,卻是風光不再,事業盡敗,名節亦失,直教人黯然淚下!

——當年清軍渡江南下,攻破金陵、屠戮蘇州之后,幸存的江南名士夏允彝、張溥、孫元化、張岱、陳子龍、沈廷揚等人,曾在上海擁戴逃出金陵的永和帝朱以海重建朝廷,據江陰、上海兩縣地盤繼續抗清。然而,在苦苦堅持了兩年之后,清軍終究還是攻入了上海,孫元化、陳子龍相繼戰死,“永和皇帝”于突圍途中落水身亡,張溥則不知所終。張岱前往杭州找澳洲髡賊求援未成,心灰意冷之下披發入山當了隱士。沈廷揚和方以智率殘余水師投降了盤踞浙東的澳洲髡賊。上海******自此煙消云散。

而不屈不撓的夏允彝在上海抗清復明失敗之后,又帶著家眷老小與數百殘兵,輾轉逃到了徽州,投奔駐蹕于此的崇禎帝太子朱慈烺,繼續堅持復明大業。不料在次年春天,徽州******也被一股流寇攻破并屠城,只有夏允彝帶著兒子夏完淳前往杭州找澳洲髡賊采辦軍械,這才僥幸逃過了一劫。

盡管如此,倔強的夏允彝依然不肯服輸,然而環顧天下,卻發現此時的中原大地,已是“萬邦林立”,到處都是各種各樣莫名其妙的國號和朝廷。反倒是明朝宗室建立的幾個小政權,卻成了亂世群雄的重點打擊對象,此時早已盡數覆滅。縱有幸存的皇子皇孫,也只能藏起家譜改名換姓,絲毫不敢暴露行跡。

眼看著大明天下已經徹底完蛋了,夏允彝也只能捏著鼻子降低標準,想要尋找一位“真龍明主”,輔助他掃平天下。然而,在澳洲髡賊的惡意唆使和濫行冊封之下,許多軍頭賊酋只是占了一縣一鄉甚至一村之地,就敢悍然稱帝。弄得全天下自稱皇帝的家伙沒有一萬也有幾千,讓人實在是無所適從。

在此期間,夏允彝也曾想過要不要投靠“澳洲人”。然而這些澳洲髡賊實在是無恥之尤,不僅冒認宋室苗裔,還以夷變夏,推行胡俗,蔑視圣人道統,更重要的是對他這樣的大名士也不肯折節招攬,而是讓他跟販夫走卒一起去參加什么公務員考試。夏允彝覺得這是奇恥大辱,堅決不肯與他們同流合污

之后,經過一番打聽,夏允彝認為坐擁襄陽的大順皇帝李自成不僅兵強馬壯,而且開科取士,尊儒重道,似乎頗有明君之相,于是就帶著兒子夏完淳來到襄陽,設法投入李自成帳下,參贊軍機。而大順朝接下來也是屢戰屢勝,先是北伐中原、攻破洛陽,逼得大周皇帝吳三桂北逃太行山,然后又東征淮上,與剛剛殺侄篡位的韃清皇帝多爾袞鏖戰徐州,大破八旗鐵騎,盡收兩淮之地,隱隱已有橫掃宇內之勢。

然而,就在這個大順朝如日中天的巔峰時刻,李自成卻突然在狩獵時遇刺身亡。他的大順國立刻土崩瓦解,帳下各路兵馬自相殘殺,夏允彝的兒子夏完淳也在亂中遇害。只剩下孑然一身的夏允彝,流亡到了江西的大萌國地界,想要在“萌皇”張獻忠的朝廷里謀個一官半職來養老。但因為在大萌朝中無人幫忙,最后夏允彝只是被打發到滕王閣,充當管理圖籍和替人抄書的小吏,勉強聊以糊口而已。

因為屈身投效了流賊,夏允彝心中多有羞愧,這些年也沒怎么打聽東林和復社故舊的近況。誰知今日見了昔日的復社魁首張溥張天如,卻發現他居然身在清廷的迎婚使團之中,剃發易服當上了禮部員外郎!

如果是在以前,夏允彝早已大罵張溥忘了國仇家恨了。但眼下自己的底子也不干凈,實在沒臉指責別人,只好不尷不尬地跟張溥隨口寒暄。倒是張溥想要招攬他投奔清國,聲稱大清新帝多爾袞雖是蠻酋,卻傾慕圣學,在掃平諸王、一統八旗之后,已經在轄地內開科舉興文教,頗有撥亂反正之象。如果夏允彝肯過去的話,至少能得一個有品級的筆帖式,怎么也比在大萌國給張獻忠這個大老粗當無品小吏要強。

然而,夏允彝卻拒絕了張溥的邀請,“……天如賢弟的好意,彝仲心領了。只是在下如今早已心如死灰,實在無意出仕博取功名。況且如今天下板蕩,稱帝者成百上千,各國旋起旋滅,縱然得了官爵,也是朝不保夕。與之相比,張獻忠這人固然是粗鄙無文,萌朝轄下也不過三府之地,但畢竟享國日久,南昌在他治下太平了十多年,雖然不能說是繁華盛世,好歹物產豐茂,民生尚可,能于此養老,彝仲已是知足了!”

盡管如此,待到黃昏日落,滕王閣上的盛宴散去之后,夏允彝還是胸懷惆悵、心緒難平。于是便跟著那些瓜分剩余酒肴的仆役侍女,從杯盤狼藉的殘席中搶出一壺涼茶、一盤糕點。然后,夏允彝獨自坐在滕王閣的欄桿上,自斟自飲,一邊望著滾滾贛水從腳下流過,朗朗明月從遠方升起,一邊想著四海鼎沸,社稷傾覆,家族絕嗣,壯志成空,不由得黯然淚下,心有所感,隨即口占一首七絕,揮毫提于墻上:

風吹茶香度蹉跎,月照漢櫓犁怒波。

遙知四海微茫外,同文通音作異國。

然而,當落魄一身的夏允彝,在滕王閣上提筆書寫著故國之思、黍離之悲的時候,卻萬萬沒有想到,在千里之外,一支遮天蔽日的龐大艦隊已經駛入了長江口,即將用炮彈砸碎南京城的堅固高墻。而遠在澳洲西海岸“中華城”的全球華人穿越者同盟(簡稱華盟)總部,更是意氣風發地通過無線電波,向云集在遼東、浙江、山東、廣東的四路大軍,下達了一份洋洋灑灑的總攻擊令:《向全中國進軍的命令》!

在經歷了數十年的動蕩分裂、諸侯惡戰之后,混亂至極的華夏大地,終于迎來了走向統一的曙光。

——雖然在絕大部分的封建文人士大夫眼中,這來自“澳洲髡賊”的曙光簡直是堪比噩夢……

※※※※※※※※※※※※※※※※※※※※※※※※※※※※※※※※※※※※※※※※

8、《OVERLORD不死者之王》位面

當征服了諸多部落、國度和城邦,恐怖之名震懾四方的無敵巫妖王骨傲天,或者說安茲.烏爾.恭陛下,在日理萬機、勵精圖治之余,有時候也會想起昔日的同伴和朋友。比如那些曾經以小妖精、貓人、虎人、史萊姆和金屬魔像的形象,跟他一起降臨此方異世界的“二十一世紀地球古人”玩家……

在安茲陛下剛剛來到這個陌生世界的時候,曾經得到了這些“二十一世紀地球古人”的極大幫助。

然而,再接下來,這些“樂于助人(助紂為虐)”的“二十一世紀地球古人”卻集體消失了——當時說是因為要修理服務器程序,所以被迫暫時停服,彈出所有玩家。但時至今日,也沒看到他們再回來。

“……都這么多年了,也沒再回來,如今我身邊連個能夠輕松聊天的人都沒有,感覺真是寂寞啊!”

明亮的水晶吊燈下,巫妖王骨傲天一邊如此嘆息著,一邊在一份關于勒令各處市鎮定期繳納人類或獸人小孩充抵賦稅,用于剝皮造紙,生產魔法卷軸的申請文件末尾,提筆簽上了“許可”的字樣。

——隨著時間的流逝,所謂“身為人類的道德殘渣”,已經在他的靈魂中基本消失殆盡了……

※※※※※※※※※※※※※※※※※※※※※※※※※※※※※※※※※※※※※※※※

9、漫威位面

跟穿越者們的短暫邂逅,似乎并沒有對諸位超級英雄們的人生軌跡,造成多少明顯的影響。

除了鋼鐵俠的女友小辣椒佩珀,非自愿地享受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太空冒險;黑暗精靈入侵地球的登陸場,從倫敦變成了紐約;九十五歲的二戰著名女特工卡特,在人生暮年得以與男友美國隊長史蒂夫.羅杰斯鴛夢重溫……但是,在這些穿越者造成的擾動結束之后,漫威世界的一切又都基本恢復了原本的常態。

畢竟,對于強者如林、浩劫不斷的漫威世界而言,區區幾個穿越者實在是沒什么大不了的。

大穿越時代 https://lnwows.com/info-21028/